张若昀撤回对父亲张健起诉,涉及1.4亿财务合约纠纷

2021-09-13 20:48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21607) 扫描到手机

  天眼查App显示,近日,张若昀与张健等一审民事裁定书公开,案号(2021)京0105民初34321号,审理法院为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裁定书显示,原告张若昀与被告华策影业(天津)有限公司、浙江南北湖梦都影业有限公司、张健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一案,张若昀向法院提出撤诉申请。

  本案裁判结果为,准许原告张若昀撤诉。

张若昀撤回对父亲张健起诉

  9月12日,张若昀与父亲张健等一审民事裁定书公开。根据裁定书显示,原告张若昀与被告华策影业(天津)有限公司、浙江南北湖梦都影业有限公司、张健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一案,张若昀向法院提出撤诉申请。本案裁判结果为,准许原告张若昀撤诉。

图源:视觉中国

  根据华策影视此前披露的信息,2016年12月,其子公司华策影业(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策影业”)与梦都影业及其核心艺人签署了《合作协议》,约定在2017年4月1日至2019年9月30日期间,由梦都影业核心艺人出演华策影业(含关联公司)投资拍摄的四部影视剧项目,每一项目酬金均为5000万元,总额2亿元。同月,华策影视向梦都影业支付了1.5亿元,并向梦都影业以及其核心艺人提供多个影视剧项目,但均被拒绝。

  2017年8月,各方签署了一则《补充协议》,约定梦都影业及核心艺人将其收取的其它影视剧,价值约6500万元的酬金支付给华策影业,以此抵扣此前约定的影视剧项目。

  然而,梦都影业并没有按《协议》办事,只在2017年—2018年,返还了合计约2100万元的酬金,拒不返还其它款项,华策影业变成“冤大头”,被合作伙伴割了“韭菜”。

  但这跟张若昀有什么关系呢?

  天眼查显示,梦都影业由张若昀的父亲张健创立。2015年12月7日,张若昀取代张健担任梦都影业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以及股东。

  各方《合作协议》未签约前,张若昀就是梦都影业旗下核心艺人之一。可当《合作协议》签订后不久,市面上就传出了张若昀突然退出梦都影业的消息。2017年1月18日,梦都影业悄悄发生多项变更,张若昀卸任所有职务的同时,把手中股权全部转让给一家名为“岚莱实业”的公司。

  更为有趣的一幕是:张若昀虽把股权转让了,“岚莱实业”看似跟他本人没什么关联,但其背后股东还是能看到一些跟张若昀有关的身影。

  企查查显示,“岚莱实业”成员企业有12家,包括:北京梦都锦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上海昀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西安梦都锦绣影业有限公司等。

  后来张若昀方拒绝拍摄,华策影视于2019年6月向杭州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要求解除与梦都影业等签署的《合作协议》,并要求各方返还1.44亿元酬金及违约金,同时要求相关责任人员就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之后张若昀表示“没签过约,未曾收钱”,工作室也表示从未授权让第三方机构代理张若昀的经纪事务。

  此后,杭州仲裁委裁定梦都影业要向华策影视支付共计两亿元的片酬预付金以及违约金,张若昀名下资产恐要查封,才有了父子对簿公堂一事。张若昀曾向杭州仲裁委提出管辖权异议,但2019年9月被驳回。

  张若昀父亲张健称,《合作协议》中关于张若昀的演出费用等事宜,为张若昀通过微信授权他及梦都公司去洽谈、确定和签署的;张若昀确未在涉案合作协议上亲笔签名,而是加盖了张若昀的签名章,协议存在瑕疵。今年4月,张若昀正式起诉父亲张健及浙江南北湖梦都影业有限公司。

张若昀与其父

  追溯张若昀的影视人生,实际上都在父亲的影响下长大。

  相比靠影视剧走红、名声大噪的张若昀,张健虽没“火出圈”,却是影视圈犹如“大树”般存在。相关资料显示,张健出生于北京,是中国内地著名出品人、制片人、编剧、导演。曾在多部电视剧中,担任总制片人。

  而张若昀能有今天的成绩与事业,与父亲张健深度捆绑,不仅出演父亲执导的多部剧集,经纪约也签在父亲公司。

  2004年,16岁的张若昀通过《海的誓言》迈入了演艺圈,张健便是该剧的编剧和出品人;2010年,张若昀参演电视剧《雪豹》,饰演主角周卫国的弟弟刘志辉,张健为《雪豹》的编剧和制片人;

  2011年,张若昀主演《雪豹》姊妹篇励志革命剧《黑狐》,饰演男主方天翼,张健担任制片人、导演和编剧;2013年张若昀主演电视剧《雳剑》,父亲张健为导演;同年,张若昀还主演了北京梦舟影视另三部电视剧《风影》《雪豹坚强岁月》以及《恋歌》;2014年参演嘉兴南北湖梦舟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品,张健编剧的电视剧《光影》。

  与此同时,张健的事业版图也正悄悄扩大,梦舟影视便是其中一部分。2010年~2015年,张健先后创立运营以西安梦舟、嘉兴梦舟影视、重庆梦舟等为主的“梦舟系”公司,搞起了资本运作。此外张健还手握上海大昀影视公司、浙江梦都影业。

  2015年,前身为鑫科材料的上市公司梦舟股份,以9.3亿的价格近4倍溢价收购了西安梦舟全部股权,2015年6月5日,张健以投资者变更的方式退出西安梦舟,作为西安梦舟全资控股人的他套现数亿元。

  2018年4月,梦舟股份转手将西安梦舟价值1.96亿元的资产转让给嘉兴梦舟,同年6月,嘉兴梦舟以3800万的价格被出售给大昀影视,而张健持有大昀影视90%的股份。

  2015年,张健以9.3亿元的高价卖了西安梦舟。3年后,西安梦舟的影视资产打包装进嘉兴梦舟,最后又以3800万元的价格又回到了张健手上。这波资本运作让张健大赚一笔。

  在张健将资本玩转得风声水起之时,张若昀的演艺事业也逐步好转。2014年成立个人工作室。2016年随着《法医秦明》等剧播出,张若昀被观众熟知。之后出演《麻雀》这部上星剧,更是提升了他的国民知名度,走进一线小生的行列。

  时间回到2016年,梦都影业与华策之间4部戏的合约,或是通过父亲张健签订,此时的张若昀是梦都持股70%的股东。而后张若昀拒不参演,父子二人的罅隙似乎在那时就暴露于人前了。

华策影视上半年总营收突破22亿

  影视行业的大整顿还在进行,影视股似乎开始有了回暖的迹象。

  8月底,各大影视公司2021上半年财报悉数露面,这一次,不同于以往的高亏损,一个个扭亏为盈的数字,给动荡的影视行业送来了好消息。华策影视、慈文传媒、完美世界、欢瑞世纪、华录百纳,稻草熊等新老影视公司都实现了盈利。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张若昀违约事件的原告华策影视,2021上半年,实现总营收22.13 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98.77% ,净利润2.34 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58.71%。

  电视剧销售是华策的第一大营收来源,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华策影视实现电视剧销售收入 15.31 亿元,同比增长 64.25%。主要确认收入的电视剧包括《长歌行》《你是我的城池营垒》《锦心似玉》《你好,安怡》《觉醒年代》《我们的新时代》《八零九零》《月光变奏曲》《变成你的那一天》《绝密使命》等。但值得注意的是,上半年华策此部分的营业收入和成本都在增加,且成本增幅远超收入,这也使得该业务的毛利率较去年同期减少了9.95% 。

  财报显示,目前华策影视还有包括《与君初相识》《凭栏一片风云起》《两个人的小森林》在内9部作品处在开机、后期制作阶段,5部作品处于筹备期。古代神话、民国历史、都市情感、犯罪刑侦类型均有分布。电影业务则在加大主投主控项目开发,目前共有5部开机、待开机作品。

  不止电视剧,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数据是电影业务成绩。上半年,公司电影销售收入突破 5 亿元,同比增幅达 1005.17%。具体上映的电影 ( 含网络电影 ) 如下:其中,《刺杀小说家》票房破 10 亿,填补了国内动态虚拟化拍摄系统的空白,为中国电影工业化树立新标杆,成为近年来海外同步上映规模最大的华语影片。动画电影《名侦探柯南 : 绯色的子弹》首次做到和日本几乎同步上映,并取得 2.15 亿的高票房。

  华策影视表示,作为电影领域的新锐企业,公司已在电影制作领域做出了标杆性产品,同时汇集了一批年青导演与制作人,巩固了公司在电影领域的行业地位和未来发展空间。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综合整理,素材来源:中国经营报、ZAKER、文旅中国、每日经济新闻、金融界、虎嗅、界面新闻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