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门人”遭强监管:一家券商被罚 60余家公司IPO或受限

2021-09-12 22:05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15975)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白菊

  近日,海通证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一石激起千层浪,或波及60余家公司IPO进程。

  今年以来,中介机构频频收到监管部门“罚单”,掀起一波IPO“中止潮”。此外,又有百余家企业大打“退堂鼓”撤回申请,“短命”IPO频现。

  全面注册制渐行渐近,在提升资本市场包容度的同时,如何把好“入口关”,为资本市场引来“源头活水”?作为资本市场“看门人”的中介机构又将被赋予怎样的责任?

       海通证券曾多次吃“罚单” 或波及60余家拟IPO公司

  海通证券被立案调查,祸起于六年前的一单保荐项目。

  时间回溯至2015年4月,奥瑞德光电股份有限公司借壳西南药业上市,海通证券受西南药业委托,担任独立财务顾问。好景不长,上市后不久,奥瑞德业绩下滑,并存在资金占用、关联交易未披露等违规行为,此后还被查出十份财务报表存在虚假记载。

  实际上,今年以来,海通证券多次因业务违规问题吃“罚单”。

  去年7月,证监会网站设立“投行业务违规处罚信息”一栏,集中公布投行业务行政处罚类违规处罚信息。截至目前,海通证券共被处罚6次,其中包括5次警示函,1次监管谈话。

  今年8月底,由于在北特科技的关联交易中海通证券五位保荐负责人的履职问题,海通证券连续收到上海证监局下发的五份罚单。

  根据中证协网站披露,今年上半年,海通证券已有7名保荐人被点名。截至目前,海通证券保荐人共有315位,其中违反自律规则的保荐人共14人。

  另外,今年7月,证监会公布了2021年证券公司分类结果,曾连续四年被评为AA级的海通证券直接降至B类级别中的BBB级。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海通证券正在保荐的IPO项目有60余家,IPO进程处于受理、问询、过会等不同阶段,青岛朗夫科技、山东天岳先进材料、山东益丰生化环保等3家山东公司也在列。

  据股票发行上市审核的相关规则显示,保荐人、证券服务机构及相关人员因其他业务涉嫌违法违规且对市场有重大影响被立案调查、侦查,尚未结案,交易所不予受理发行人的发行上市申请文件。

       中介机构被立案调查 掀起IPO集中中止潮

  今年8月18日至20日,42家拟IPO公司审核按下“暂停键”,其中创业板和科创板分别为34家、8家。

  据了解,此次IPO集中中止潮出自同一原因,即中介机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涉案机构类型包括投行、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以及评估机构。

  其中,受开元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和北京市天元律师事务所影响IPO中止的公司分别有17家和15家,受累于华龙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的公司各1家。

  早在去年7月,因保荐人广发证券在康美药业的相关业务中违规被暂停保荐机构资格,上海霍普建筑设计事务所股份有限公司等6家公司被中止IPO审核,其中1家公司申请撤回材料终止IPO,5家公司选择更换保荐人。

  有业内人士表示,因中介机构违规而导致IPO中止的案例并不罕见,但是此次IPO中止潮涉及企业数量之多,波及范围之大,前所未有。

  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此前受中介机构影响中止审查的科创板IPO企业中,江苏高凯技术等5家企业科创板IPO恢复正常,晶云药物和浩瀚深度两家企业仍处于中止状态。

  在受累于中介机构的创业板IPO企业中,由于北京市天元律师事务所和开元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部分企业出具复核材料,华达通、天山电子、世纪恒通等多家企业恢复审核,可孚医疗发行注册程序恢复,目前已注册生效。

  此外,瑜欣电子将资产评估机构变更为重庆华康资产评估土地房地产估价有限责任公司后恢复审核,蓝色星际申请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文件,终止创业板IPO。

       注册制下迎强监管 压实中介机构责任

  今年以来,已有百余家企业主动撤回IPO申请,其中近九成企业来自创业板和科创板,仅创业板就有82家。

  业内人士表示,促使企业撤回的原因,在于现场检查与督导的收紧。今年1月29日,证监会正式发布并实施《首发企业现场检查规定》。根据检查规定,中国证券业协会1月31日组织完成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的抽签工作,共有20家企业被抽中。在20家被抽中的企业中,共有16家“知难而退”,宣布撤回材料。

  此后,沪深交易所均表示,对于现场检查进场前撤回的项目,如发现存在涉嫌财务造假、虚假陈述等重大违法违规问题的,保荐机构、发行人都要承担相应的责任,绝不能“一撤了之”,也绝不允许“带病闯关”。

  证监会主席易会满曾针对IPO市场高比例撤回申报材料的现象表示,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不少保荐机构执业质量不高。

  “从核准制到注册制,保荐机构、会计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的角色发生了很大变化,以前的首要目标是提高发行人上市的‘可批性’,也就是要获得审核通过;现在应该是要保证发行人的‘可投性’,也就是能为投资者提供更有价值的标的,这对‘看门人’的要求实际上更高了。”

  政策和制度层面的完善正在为全面注册制的到来保驾护航。

  今年7月以来,《关于注册制下督促证券公司从事投行业务归位尽责的指导意见》、《关于进一步规范财务审计秩序促进注册会计师行业健康发展的意见》等文件陆续发布,进一步压实中介机构的“看门人”职责。

  8月20日,中国证监会召开2021年系统年中监管工作会议。会议要求,为全市场注册制改革打牢坚实基础。重点推进改革优化发行定价机制、提高招股说明书披露质量、进一步厘清中介机构责任、健全防范廉政风险的制度机制等工作。

  中航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董忠云曾表示,“全市场注册制改革背景下,中介机构执业质量的重要性进一步凸显,提高中介机构执业质量,突出实质重于形式,强化制度规则执行,提升专业服务水平,对拟上市企业信息披露等文件进行全面核查和验证,力求把拟上市企业全面、真实地呈现在市场和投资者面前,有利于构建良性的资本市场生态,促进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