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官员炒股引发华尔街热议:这难道没有内幕交易嫌疑吗?

2021-09-11 21:16 财联社阅读 (19417)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美联储官员炒股引发华尔街热议:这难道没内幕交易嫌疑吗?

本周,就在人们翘首观望美国总统拜登是否会提名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再干一个四年任期之际,另外一则攸关美联储的消息却意外震惊了华尔街——原来美联储官员们在去年“鸽声嘹亮”的同时,也会亲自下场炒股,而更令人“眼红”的是,他们可能还就此大赚了一笔!

据悉,自上周五以来,美国12家地区联储中,除芝加哥联储外的其余11家均披露了其高官们在2020年的财务状况,这些公开披露的信息有助于深入了解帮助制定央行货币政策的这些联储官员们的持股情况。而其中,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Robert Kaplan)由于频繁的巨额交易和丰厚的投资收益,在一时间成为了“众矢之的”!

“股神”卡普兰

根据达拉斯联储提供的一份财务披露表格,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在2020年进行了多次超过百万美元的股票交易。卡普兰总共持有27只股票、基金或另类资产,每类资产的价值都超过100万美元,这些持有标的包括了苹果、亚马逊、波音、谷歌母公司Alphabet、Facebook和马拉松石油等。

表格还显示,卡普兰去年出售或购买了22只公司股票或投资基金,涉及苹果、阿里巴巴、亚马逊、通用电气和雪佛龙等。他还买卖了iShares浮动利率债券ETF,该ETF跟踪五年期以下债券的价格,并直接受到美联储利率政策和预期的影响。

卡普兰自2015年起担任达拉斯联储主席,在金融领域有着深厚的根基:在执掌该地区联储权柄之前,他曾在知名投行高盛工作过20多年,一度升任副董事长,负责高盛的投行业务直至2006年离职。此外,卡普兰还曾是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的教授。

卡普兰的财富和在金融市场的活跃表现,与其前任——达拉斯联储前主席费舍尔(Richard Fisher)颇为相似。费舍尔当初在类似的报告中也曾披露过大量资产和交易情况。达拉斯联储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卡普兰的交易得到了该联储总法律顾问的审核和批准。

在其他地区联储披露的表格信息中,大多数联储主席相较卡普兰而言都还算“低调”,部分人仅持有较少量投资基金,进行大宗股票交易的次数也较少。

其中比较具有代表性的包括: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被列出存在多笔联合交易的股票,但金额不超过5万美元。里士满联储主席巴尔金(Thomas Barkin)在任职之前曾是麦肯锡(McKinsey & Co.)的高管,他也列出了一些金融资产,每一项资产的价值都超过了100万美元。

此外,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博斯蒂克(Raphael Bostic)在他的表格中列出了一系列与抵押贷款相关的房地产资产,而罗森格伦也有一处出租房产。堪萨斯城联储主席乔治(Esther George)则持有一家农场的股份。

一石激起千层浪

美联储官员上述投资信息甫一披露,就在华尔街一石激起了千层浪。要知道在过去这一年里,美联储采取了多项紧急刺激措施来支撑金融市场,以防止其崩溃。这无疑引发了人们的质疑,即随着美联储对市场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其道德标准约束是否已经变得过于宽松。

目前可以肯定的是,上述交易依然是合法的——符合美联储的规定。

一位美联储官员表示,这些交易都没有发生在3月底至5月1日之间,这将限制卡普兰等官员利用有关即将到来的救助计划的信息,以谋求获利的能力。

然而,仅仅是美联储官员有可能通过他们职位获得的信息从而获得投资上的好处,就已经足以引发外界对该机构道德规则存在缺陷的批评。这些规则是几十年前制定的,目前愈发难以跟上美联储在21世纪的职能。

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研究美联储的历史学家Peter Conti-Brown表示,美联储现在的道德体系仅仅建立在央行是什么以及应该是什么这一非常狭隘的概念上。然而,美联储早已从当初主要充当银行的最后贷款人,转而充当起了在2008年和2020年的极端危机时刻利用其工具拯救金融体系的市场“救世主”角色。这也包括了在此次疫情大衰退期间支持长期公司债,并为普通企业提供贷款。

这一角色的转变,足以帮助美联储及其官员提前了解到影响金融市场方方面面的内幕信息。

长期以来,美联储官员们一直被禁止持有和交易受监管银行的证券,这是对美联储在银行监管中扮演的关键角色的肯定,但这些明确的限制并没有随着美联储影响力的膨胀而进一步扩大。

Cornerstone Macro LLC合伙人、曾在美联储任职的经济学家Roberto Perli表示,“有很多人此前担心美联储会做些‘坏事’,眼下的这些新闻显然会助长这种看法。”

事态发酵无奈“金盆洗手”

最新披露的这些2020年的信息之所以受到了额外关注,还因为美联储在去年推出了前所未有的大规模货币刺激计划,而美股则在天量的流动性释放下持续刷新历史新高。

尽管像卡普兰这样的地方联储主席并不是每次会议上都具有FOMC投票权,但在设计货币政策方案时,他们仍会被定期征询意见。批评人士表示,这增加了一种可能性,并可能形成这样一种观点,即美联储官员们总能够获得可能对其个人交易有利的信息。

Conti-Brown指出,卡普兰买卖石油公司股票的时候,美联储正在讨论其在相关气候金融监管方面应该扮演什么角色。美联储在2020年所做的一切——比如将利率降至接近于零的水平,以及购买数万亿美元的政府债券,都影响了股市,推高了股价。

目前,随着美联储官员炒股事件在金融圈引发热议并遭遇广泛抨击,身处漩涡中心的几位地区联储主席,已不得不出面表态以令事态降温。

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和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周四发布了几乎相同的声明,承诺将在9月30日之前出售个人持有的股票,此举旨在消除人们对他们去年交易活动的道德担忧。

罗森格伦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虽然我的个人储蓄和投资交易遵守了美联储的道德规则,但我仍决定采取出售股票的方式来解决任何涉及利益冲突的问题。”卡普兰也呼应了罗森格伦的表态。两人都承诺未来在担任地区联储主席期间不进行任何的股票交易,并且会将股票的收入投资于多元化指数基金,或持有现金。

卡普兰的前任费舍尔在接受电视采访时也试图帮忙缓和这一事态的影响。费舍尔称,相信围绕美联储官员投资的争议“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平息”。他还表示,“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对卡普兰先生持有任何特意的偏颇或有罪推断。”

然而,Perli指出,“即使罗森格伦和卡普兰承诺只要他们还是地区联储主席就不会再交易,但对美联储的损害可能已经造成。”

“这对美联储真的很糟糕,人们会抓住这一点,说美联储在自我交易,”咨询公司Employ America创始人Sam Bell表示,“人们会认为,这些家伙影响着货币政策,他们在股市上为自己赚钱。”

美联储改革势在必行?

毫无疑问,此次事件的发酵可能令美联储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对其官员的市场行为作出更严格的限制。法律专家和前美联储雇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美联储未来可能禁止官员参与更多对美联储政策敏感的证券交易行为。

美联储的体系框架目前由位于华盛顿的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共计7位理事成员)和12家地区联储组成。理事会成员由美国政府任命的,并向国会负责。地区联储主席则是由各自地区联储的董事会任命,并由联邦储备委员会确认,他们不直接对公众负责。地区分支机构以法人形式获得特许,而不是以政府实体的形式设立。

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学家、曾写过一本关于美联储政治类书籍的Sarah Binder表示,去年最值得注意的交易基本都发生在地区联储官员身上,这可能会引起人们对美联储治理的关注。“这也凸显了美联储疯狂、怪异和拜占庭式的架构性质,”Binder指出,“几乎不可能保持规则和问责红线的统一。”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美联储理事会官员去年虽然也报告了一些金融活动,但规模较为有限。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H. Powell)报告称,2019年,他本人或代表其家人进行的有纪录的交易总计为41笔,2020年为26笔,但这些交易通常只涉及指数基金和其他相对广泛的投资策略。

在美联储负责金融监管的副主席夸尔斯(Randal K. Quarles)的信息披露中,记录了其2019年以来对联合太平洋(Union Pacific)股票的买卖情况。美联储发言人表示,这些股票是夸尔斯妻子的资产,他没有直接参与这些交易。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和地区联储遵守的道德协议大致类似:禁止员工利用非公开信息牟利;官员们不能在美联储决议前后交易,许多证券的持有期为30天。地方联储内部有着自己的道德监督官员,他们定期向美联储理事会的道德官员咨询,主席和理事们每年都要披露他们的金融活动。

在去年参与金融活动数量极少的美联储三把手、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John C. Williams)表示,他认为有关交易活动的透明度措施至关重要。“如果你问,这些政策是否应该被审查或改变,我认为这是一个更广泛的问题,目前我还没有一个具体的答案,”威廉姆斯说。

值得一提的是,美联储官员相关金融交易行为的争议最近也部分“烧向”了前美联储主席、现任美国财长的珍妮特·耶伦(Janet L. Yellen),因为在提名她为财政部长时提交的金融文件显示,耶伦在离开美联储后,在2019年和2020年获得了逾700万美元的巨额银行和企业演讲费。

为美联储和耶伦辩护的人认为,如果美联储限制现任和前任官员参与市场交易,美联储将难以吸引到顶级人才。同时,如果他们不得不在开始联储工作时将金融资产转换为现金,他们可能会面临巨额的税收账单。而由于美联储官员往往具有金融背景,在他们离开联储后,禁止他们从事金融业工作也可能会限制其就业选择。

不过,几乎没有人认为,如果耶伦从未担任过联储主席职务,其能够赚到如此高额的演讲费。人们也普遍认为,在任期美联储期间进行大量交易势必存在内幕交易的风险。

在舆论的压力下,美联储的改革或许终有一日得要摆上日程。

美国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长期以来一直是华盛顿对美联储金融监管方式最直言不讳的批评者之一,她本周再度重申不应允许美联储官员进行市场交易。沃伦周五在推特上写道:“我之前说过,现在还会再说一遍:国会议员和高级政府官员不应该被允许交易或持有股票。”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