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陌十年:陷入盈利难怪圈 陌生人社交赛道也快熄火了

2021-09-05 19:32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35585)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陌陌十年:陷入盈利难怪圈,陌生人社交赛道也快熄火了

       风口财经记者 谢文倩

  连续26个季度盈利是种什么体验?

  8月26日,陌陌公布了其改名后的第一个业绩报告。财报显示,2021年第二季度陌陌实现了36.7亿元的净营收和5.5亿元的净利润,与财报一起发布的,还有自己集团的中文名——挚文集团。

  但值得注意的是,尽管陌陌想重新出发的意味非常明显,但依然难改颓势。营收同比下降5.1%,净利润4.64亿,归属非GAAP净利润为5.51亿元,同比下降17.7%。付费用户再次下降,仅为1240万,环比、同比分别下降1.58%、3.1%。

  陌生人社交战场上,向来融资易,破局难;雷声大,雨点小。眼下玩家众多、百花齐放,但对于层出不穷的陌生人交友产品,大多数用户的态度却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痛点不止留存难一个,盈利是绕不过去的坎。

  想当年,陌陌摸索了5年才靠直播打通了盈利之路。然而不是人人都有资本烧钱试错,大多数中小玩家都是没等到盈利的那一天,就先死在了亏损的路上。自2020年起,细分赛道的场景化陌生人社交逐渐兴起,年轻人的社交方式在不断更新,剧本杀、狼人杀等线下互动场景俘获大批拥趸,这给了众多玩家一个信号:时代已经变了,难道陌生人社交的宇宙尽头在线下?

       连续26季度盈利难掩困境:社交用户增长见顶

  连续26个季度盈利的背后,陌陌许多方面的表现都不尽如人意。

  Q2财报数据显示,该季度营收净利出现双下滑。此次营收为36.17亿元,同比下降5.1%;净利润4.64亿,归属非GAAP净利润为5.51亿元,同比下降17.7%。利润下滑的背后,是社交用户增长见顶的惨淡事实一览无余。

  财报显示,陌陌二季度月活用户达1.156亿,环比、同比分别增长0.3%、3.7%,但付费用户再次下降,仅为1240万(包括探探付费用户310万),上个季度为420万,去年第二季度则为390万,环比、同比分别下降1.58%、3.1%。

  具体来看,直播服务业务仍然是陌陌营收的主要来源,营收21.013亿元,占比达到57.22%,但同比下滑16%。陌陌表示,直播服务营收下降,主要是由于疫情对付费用户,尤其是头部用户的付费需求造成了负面影响。值得一提的是,挚文集团在2021年第二季度的增值业务营收为 15.073亿元,同比增长25.2%。

  最终,持续26个季度盈利的业绩记录也没能激起市场对陌陌的信心。陌陌的股价在2018年6月29日的最高价52.22美元/股后,开始“波动式”下滑。截至2021年8月27日收盘,陌陌报收12.92美元/股,市值为26.63亿美元,相较其在2018年6月的百亿美金市值,目前陌陌总市值仅172.7亿,是快手市值的7%,B站市值的9%。

  陌陌增长乏力的种子早已埋下。从2019年一季度到2021年而季度,陌陌的营收一直在不断增长,然而增速却是肉眼可见的下滑,同比增长率从34.7%一路下跌到2019年第四季度的21.9%,接着又在2020年迎来了首次负增长,自此再未转正,增长乏力的困境一览无余。

  尽管营收结构在调整,单作为陌生人社交领域的龙头,陌陌未免太过依赖直播和增值服务了。直播行业虽是风口,但在家家布局直播的时代,放眼望去,陌陌的对手简直数不胜数,且不说自带直播基因的YY直播和映客,抖音和快手两家短视频平台就把直播做的风生水起,牢牢占据大量用户,还有最近刚发了财报的斗鱼跟虎牙,同样的环境下,用户规模只增不减。

       陌生人社交头牌不容易:陌陌迭代5年,才靠直播实现盈利

  2011年是一个不平凡的年份,这一年,陌陌与隔壁熟人社交领域龙头微信几乎同时面世,并走向了命运的分叉路口。

  上线之后,陌陌成功抓住了人们的交友需求,仅用一年就收获了1000万用户,彼时的微信来势汹汹,不满足于熟人社交这块蛋糕,针对陌生人社交接连推出摇一摇、漂流瓶、附近的人等功能。

  微信收割陌生人的热情在2013年渐渐的熄了火。这时候,陌陌的用户数已经突破3000万,微信体量同样惊人,全球活跃用户达到4亿,大量基于通讯录添加的用户都在微信中建立了熟人关系,这种情况下,陌生人社交跟微信的底色格格不入。

  另一边的陌陌开始寻求商业化,这条路走的并不轻松。陌陌开过表情商城,推出会员增值服务,打造过游戏开放平台,都未掀起多大波澜,直到2016年试水直播,才找到如今的收入引擎,也令其迎来爆发式增长。至此,陌陌在陌生人社交领域已做到了绝对领先,在一众中概股中变现亮眼。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正值千播大战,为何陌陌能在其中脱颖而出?2016年年底,接受媒体群访时,唐岩做过相关解释,“与其他直播平台相比,我们能赚钱最大的原因是流量获取成本几乎没有,社区生态相对来说有一些优势,比如付费意愿强。”

  这张陌生人社交头牌也吸引了众多VC /PE的关注。事实上,自成立那天起,陌陌就没缺过资本助力,企查查数据显示,陌陌上市前获得过多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红杉中国、经纬中国、阿里巴巴、DST Global、云峰基金等。

  2014年,陌陌顺利登陆纳斯达克,也让背后投资人赚的盆满钵满。招股书显示,陌陌当时的股权架构为:陌陌CEO唐岩持股26.3%,几个主要机构阿里持股20.8%,经纬中国持股17.7%,红杉资本中国持股5%。

       阿里半年减持四次,套现9亿美元:一边是造富神话,一边是看空未来

  上市后的几年,陌陌和投资方各自得偿所愿,一个发展的顺风顺水,一个套现造富喜笑颜开。

  首先有所动作的是阿里,对于陌陌这颗下在社交领域重要棋子,阿里格外重视,重视到什么程度呢?上市半年时,陌陌提出了私有化要约,这意味着要付出巨大的成本代价,当时有业内人士直言这件事最后可能以失败告终。

  关键时期,阿里的挺身而出为陌陌注入一针强心剂。2016年4月,阿里巴巴加入陌陌私有化财团,引发外界广泛关注。但令人没想到的是,仅仅4个月后,陌陌就撤销了提出一年的私有化计划,阿里与陌陌的关系也变得微妙起来。

  自此之后,阿里开始大肆抛售陌陌股票。据新浪科技统计,2016年10月开始到2017年3月底,阿里4次大幅减持陌陌股票,持股比例已从23.2%下降至5.78%,共计减持3千万股,套现超9亿美元。与一次次减持相对应的,阿里与陌陌也在渐行渐远。

  2017年11月,陌陌发布2017年第三季度财报,虞锋、蔡崇信由于个人原因辞任董事会董事,虞锋在2014年5月开始担任陌陌董事,并于2015年12月担任独立董事;而蔡崇信是在2016年2月开始加入陌陌董事会,两人同属阿里系。

  值得注意的是,除阿里外,经纬创投、红杉也在2017年进行了大幅清仓,2017年3月31日,红杉资本中国创始合伙人沈南鹏持股比例为3.1%,但截至2018年3月31日,其股份因不足1%已不在财报中公示;经纬持股比例也从10.8%下降至3.1 %。

  值得注意的是,各家机构减持的时间都卡在陌陌的股价高位,这笔买卖做得不亏,但为何如此着急撤离呢?2017年之后,陌陌直播业务的营收环比增长率一直比较缓慢,付费用户同样如此,这令投资者开始警惕,“陌陌直播的平均付费用户ARPPU(每个付费用户平均收入) 又比高额付费用户 ARPPU 增长的慢,这代表收入空间减少。”有投资人分析称。

  过度依赖直播也令外界费解:陌陌大概是社交门槛最低的直播平台了。

       2021年,陌生人社交走到十字路口:宇宙的尽头在线下?

  眼下,一个困境摆在眼前:陌生人社交从陌陌起飞,却不知在何处落脚。

  作为社交大市场的重要细分赛道,陌生人社交拥有潜在的市场需求,根据iiMedia Research (艾媒咨询) 数据显示,2015年至2020年我国陌生人社交用户规模持续增长,今年预计增长至6.49亿人。

  这也吸引了不少VC/PE的关注。企查查数据显示,在2011年—2021年的十年间,多款陌生人社交产品连续获得融资。从融资阶段来看,大多数软件在B轮融资之前,目前只有陌陌、探探跟soul三家跑过了C轮。

  2019年,陌生人社交领域还展开了一场硝烟大战。陌陌接连推出瞧瞧、赫兹、牵手恋爱等产品;B站推出集社交和语音聊天为一体的社交平台Meet;最硬核的还数腾讯,相继推出卡噗、回音、轻聊、猫呼、有记、灯遇、欢遇、朋友等多款社交APP。

  众多明星资本与互联网大厂齐聚,陌生人社交赛道的爆发只在一瞬间。但遗憾的是,陌生人社交融资易,破局难,雷声大,雨点小。眼下玩家众多、百花齐放,但对于层出不穷的陌生人交友产品,大多数用户的态度却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经纬中国合伙人王华东曾直言,“关系链为核心的通用社交产品太难做了,让用户在新的产品里建立关系是一个极其复杂的事情。”另外,找到稳定的盈利模式也是困扰已久的问题。

  整体来看,陌生人社交产品的变现方式有会员收费、付费礼物、直播、游戏变现等。但目前除陌陌靠直播实现盈利之外,其他赚钱的陌生人社交软件少之又少。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以来,陌生人社交赛道明显安静了许多,这也不难理解,想当年陌陌探索了那么多年,还赶上了直播的风口实现盈利,其他家仍然遥遥无期。

  本打算今年上市的Soul是其中的佼佼者,但上市前夕突然暂停美股IPO进程,引来市场诸多揣测。Soul发展迅速,成立不到五年用户规模已经超过1亿,近来更是打出了“社交元宇宙”旗号以突出差异化,但Soul依旧面临盈利困境,截至目前,Soul累积亏损已经超过10亿元。

  没有人是一座孤单,但社交产品可以是。熟人社交里,微信是不可撼动的霸主,不管多闪、马桶、聊天宝如何想跟we chat “chat”一下,微信都没有给过这个机会。但到了陌生人社交这里,一样无法逃过“微信魔咒”,本来留存率就低,用户熟悉之后还难免要互加微信奔现。

  值得注意的是,眼下,以Z世代为代表的年轻人掀起了“线下体验潮”。以剧本杀、密室逃脱为代表的线下体验式项目俘获大批拥趸,众多玩家也打起了线下社交的主意,像映客就选择将线上社交拓展至线下,旗下的“积目”已经在长沙开设了全球首家实时互动定位酒吧。

  但不管线上还是线下,兜兜转转,用户还是回到了微信这里,这令众多玩家有苦难言:忙活了半天,到头来为他人作了嫁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