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富裕”深观察 :发达国家如何缩小贫富差距?

2021-08-29 13:30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29018)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石冰冰

  缩小贫富差距已成为全球各国普遍面临的社会问题。

  作为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贫富差距的“尺子”,基尼系数反映了居民收入分配情况。近日,浙商证券研究所根据2010-2017年间的最新数据,公布了不同国家人群收入占比和基尼系数。

图片来自:浙商证券研究所

  从海外发达国家来看,挪威、冰岛、瑞典、丹麦、芬兰北欧五国在控制贫富差距方面表现最为出色,基尼系数均低于0.3。发达国家中,日本、德国贫富差距同样较为健康,基尼系数均为0.32,离低贫富差距的标准较近。

  缩小贫富差距也是中国迈向未来的一个极为重要的战略方向,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明确提出,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

  14亿人口的大国推进共同富裕,在人类发展史上史无前例,如何形成合理的收入分配格局?如何缩小贫富差距?我们不妨来看看国际经验。

完善的现代税制体系

  在控制贫富差距上,日本是亚洲国家中当之无愧的“领头羊”,根据2018年联合国开发署数据,日本是唯一一个进入全球差距贫富最小国家排行榜TOP20榜单的亚洲国家。

  日本重税,且拥有完善的社会福利制度和社会保险制度。从税系来看,日本以直接税为主体;从税类来看,日本共计48个税种,第一大税收来源为对个人所得征税,个税收入约占总税收的三分之一。

  日本的个人所得税实行累进税制,即高收入者多纳税、低收入者少纳税,收入在一定金额下免税。根据日本个人所得税税率,年收入在900万—1800万日元的部分,税率为33%;1800万—4000万日元的部分,税率高达40%;超过4000万日元,个人所得税高达45%。

  日本有1.3亿人口,其中,中产阶级占比接近90%,富裕阶层占4%,而富裕阶层缴纳的所得税,占了日本所得税的一半。另外,日本还通过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降低税率、增加纳税人家属的补偿额度等方式进行全民减税,守住税负不超过个人收入20%的红线。

  可以说,作为全球贫富差距最小的国家之一,日本分阶细化的个人所得税率,在调节民众实际收入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除了个人所得税和公司税外,日本还有着苛刻的“财产赠与税”和“遗产继承税”。日本继承税是典型的分遗产税制,根据继承人继承遗产数额的多少征税,税率共分13个档次,最高达70%。日本的赠与税也实行超额累进税率,最低一级税率为10%,最高一级税率为75%。

  德国长期以来也实行较高的税率。德国个人所得税同样采用累进税制,税率从0-45%划分为四档;遗产税根据亲属关系和继承的资产规模不同,实行7级超额累进税率,税率从7%最高到50%不等;房产税则依据房产价值和当地税率计算,税率从0.26%到1%不等,每年进行缴纳。

  可以看到,日本、德国等发达国家已建立起了相对完善的现代税制体系。发达国家的个人所得税负普遍要高于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除了有世界各国普遍开征的个人所得税以外,在财产税、资本利得税、遗产税、赠与税等领域均有较强的征收力度,这对于缩小贫富差距、消除世代间的贫富悬殊上发挥着重要作用。

借鉴国际经验,中国如何做?

  在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召开之后,14亿的人口大国如何缩小收入分配差距、推进共同富裕,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贾康在接受风口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缩小贫富差距的国际经验可以借鉴,但也要结合着中国情况来研究、总结交流和有意推广一些比较好的经验。

  贾康认为,从公众普遍关心的第三次分配来看,我国可以借鉴国际经验,通过引导和鼓励,比如设计一个公益目标或者成立一个规范的基金,引导和鼓励人们做公益,同时也要配合上遗产税和赠与税,“标准的公益性基金会,在美国等发达国家经济体已经形成了很大的社会影响力,富人们与其准备缴纳高额的遗产税和赠与税,还不如有生之年就按照自己最关心的公益目标,来成立一个规范的基金会,比如促进世界和平的、比如关于治疗肺癌的研究,都可以。一般情况下,通过做公益慈善,个人也会得到个人所得税上的抵免和优惠”。

  贾康也指出,这些都是需要在自愿原则基础上,给出一些制度性的促进因素,但是目前,我国的制度建设在这方面才刚刚起步。对此,我国需加快相关制度机制优化、政策优化的研究和设计,尽快形成可操作的工作方案和要领,要动真格,只有动真格才能在改革深水区攻坚克难。

>>相关链接:1、风口聚焦 | “共同富裕”再思考:调节收入分配,税收如何更给力?

  2、风口观察 | “共同富裕”深思考:读懂这场宏大叙事中的几个关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