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工厂订单全是盲盒 泡泡玛特业绩大增却挽不回股价

2021-08-28 09:27 财联社阅读 (12672) 扫描到手机

  业绩大涨之下,泡泡玛特股价却依然下滑。

  8月27日,泡泡玛特发布半年度业绩报告。数据显示,该公司上半年实现收益17.73亿元,同比增长116.%;净利润为3.59亿,同比增长153.8%。

  虽然业绩亮眼,但依然略低于机构预期。天风证券此前预计2021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长174%,中信证券预计净利润同比增长183%。8月27日,泡泡玛特午后跳水,收报52.15港元/股,跌幅为7.21%,总市值731.11亿港元。

泡沫被戳破?

  IP是泡泡玛特的业务核心。数据显示,上半年泡泡玛特自有IP、独家IP、非独家IP收入占比分别为50.9%、22%以及16.2%。自有IP中,Molly和Dimoo贡献最大,在2021年上半年分別实现收入2.04亿元和2.05亿元,同比分別增长81.9% 和74.5%。新IP SKULLPANDA收入1.83亿元,其4月份推出的SKULLPANDA第二个系列熊喵热潮,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销售收入达9.28亿元。

  “潮玩行业目前依然是IP敏感的行业,这也是为什么泡泡玛特有些IP能火,有些IP不能火。长期来说,依然要重点关注IP的可持续性和独立IP的生产能力。” 浙商证券海外首席分析师朱芸在接受新消费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潮玩产品上,泡泡玛特正在向高端化布局。其在上半年正式推出高端产品线MEGA珍藏系列,并在6月发售MEGA珍藏系列SPACE MOLLY × 海绵宝宝联名款。

  不过,泡泡玛特自主产品的毛利率从2020年上半年的71.1%,下降到 了2021年上半年的66.9%。

  对此,泡泡玛特表示,毛利率下滑主要是由于提高产品的工艺质量,设计上更加精细, 产品工艺愈加复杂,以及2021年上半年原材料成本和供应链人工成本上漲。

  从渠道来看,上半年泡泡玛特新开32家线下门店以及126家机器人商店。截至上半年,泡泡玛特共有215家门店以及1477家机器人商店。零售店收入为6.75亿元,占总收益的38.1%;线上渠道收入为6.78亿元,占总收益的38.3%。

  业绩增长、线下渠道稳步扩张、线上渠道增长,泡泡玛特交出的亮眼的业绩,但二级市场却并不买账,发布业绩当天股价便下滑7.21%。事实上,今年以来泡泡玛特就一直在被“挤泡沫”。今年2月,泡泡玛特股价一度到达107.34港元的高点,此后便一路回调。如今的泡泡玛特股价,较年内最高点已经跌超50%。

  “其实泡泡玛特在上市之初就超出了合理估值,目前泡泡玛特股价下跌了50%,市盈率依然达到了80以上,这在港股是很稀少的事情。如果单纯从估值角度来说,泡泡玛特的估值其实并不低,港股中很多业绩好的上市公司市盈率还不到10倍。目前的泡泡玛特正在回归合理估值的道路上。”一名熟悉资本市场的业内人士告诉新消费日报记者。

300亿市场迎更多玩家

  泡泡玛特发布业绩的当天,“玩具工厂订单全是盲盒”的话题也登上热搜。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潮玩经济的市场规模达到294.8亿元,预计2021年将以30%的增速升至384.3亿元,而2023年有望达到600亿元。

  而这一赛道也吸引着传统玩具商、文化公司、创业公司等不同类型的玩家。2020年10月登陆纽交所的名创优品也瞄准了这条赛道,在上市不久后便推出上市潮玩品牌TOPTOY。

  不过,与泡泡玛特不同,TOPTOY定位为“潮玩集合店”,自有IP占比很少,大部分营收来自于外采IP,主要是做渠道商。

  而此前一直将自己的产品授权给其他店铺售卖的52toys,也开始做起了自己的店铺。在其创始人陈威看来,做自己的店铺主要是打造品牌影响力,让大家知道有这样一个潮玩品牌。

  在业内人士看来,潮玩品牌打开市场、打造品牌影响力最快的方式就是做展会。52toys在今年就创办了第一届原创设计师收藏玩具展,在此之前,泡泡玛特、TOP TOY也都多次举办了潮流玩具站。一位曾在多家潮玩公司任职的业内人士告诉新消费日报记者,泡泡玛特在北京开了一次展会之后,出圈效果非常明显,潮玩公司办展是打造知名度最快的方式。

  “目前的潮玩市场依然处于发展初期,品牌发展的速度也非常快。在当前的时间点上,每家企业在全产业链、IP、渠道等不同环节都有不同优势,把自己擅长的一块做好,就会有非常确定的市场占有率。”朱芸坦言。

  不过,朱芸强调,像TOPTOY这样的集合店在短期会跑的比较快,TOPTOY借助名创优品,主要优势在于渠道的复制能力及价格。不过,特别优质的独立IP,是不太可能把自己的产品独家给其他渠道销售,因此第三方的改造难度上也比较大。

  随着竞争者不断增多,老玩家泡泡玛特也在寻找新的增长点。今年以来,泡泡玛特连续投资汉服品牌十三余,以及潮牌买手店Solestage。据了解,这是Solestage首次接受融资,泡泡玛特是此轮唯一投资方。

  “潮玩作为成年人的玩具,是具有广阔的市场的。在这个市场中,核心是IP,企业要关注的重点是在IP方面是否做了充足的准备。泡泡玛特向其他产业的投资,是无关痛痒的,投资者对于这部分的预期是很低的。他的核心是IP,应该将资源导入到扩大IP,形成IP宇宙上,才能筑牢他的保护墙。”沈萌表示。

  朱芸则表达了不同的看法,在她看来,不应该把泡泡玛特理解为一个盲盒公司,泡泡玛特需要在自己已有的IP产业上做更多的变现的可能性。现在的潮玩产业还是非常新的,做这样的尝试也是有好处的。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