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访深陷华尔街英语倒闭风波的贷款学员:“学不能上,贷款、利息照还”

2021-08-23 08:21 国际金融报阅读 (16699) 扫描到手机

  在深度场景金融中,除了借款人的还款风险外,第三方场景平台的经营和道德风险更加凸显。

  “学员大多办了贷款,4月到8月进来的学员大多数交了十万以上的学费”,“现在是学不能上,贷款和利息还照样要还,不然可能会上征信,关键是投诉无门,暂时也没给解决办法”……深陷华尔街英语倒闭风波的贷款学员,近日陷入“没学上仍要背贷款”的尴尬境地。

  华尔街英语的倒闭或波及6000多人,有十多亿元的“学费”窟窿,涉及平安银行、支付宝(花呗、借呗)、度小满金融(百度有钱花)、北银消费金融、招联消费金融、中信银行(信用卡)、浦发银行(信用卡)等十多家金融机构。

  《国际金融报》记者近日走访了解到,华尔街英语在上海的注册地职场也已经关闭,上海各地区门店陆续有学员上门了解情况,各门店物业工作人员在登记上门学员情况,或引导学员到门店所在地的派出所登记。

  不过,有派出所民警告诉记者,“目前看是企业经营不善导致的纠纷,这类属于民事纠纷,不属于派出所的管辖范畴,派出所也是代为登记,会及时转交相关部门,后续若发现有欺诈情形,会介入。”而面对学员的立案申请,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也建议先进行调解解决。

走访:上海在收集学员信息

  据天眼查信息,华尔街英语主要通过北京华尔街英语培训中心有限公司、华尔街英语培训中心(上海)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华尔街英语”)、华尔街英语培训中心(广东)有限公司三大运营主体开展业务,其中上海华尔街英语是主要运营机构。

  华尔街英语官网也由上海华尔街英语运营,记者掌握的华尔街英语董事王成茂的一张名片显示,王成茂对外的一个身份是华尔街英语(中国)董事,办公地址就是上海华尔街英语的注册地址:世纪大道的金茂大厦。

  8月18日下午,记者来到金茂大厦,发现楼层指引牌上的“华尔街英语”字样已经被抠掉。金茂大厦前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还没有到期,但已经和金茂大厦解除租赁合作了,已经不在这边办公了,员工门禁卡都已经注销了,华尔街的情况(倒闭风波)你也了解的,也是因为这个事情才退租的。”

以上照片由记者拍摄

  随后,记者来到位于上海黄浦区马当路的华尔街英语新天地中心店和华尔街英语梅龙镇广场店,上述两家门店皆已关闭。两处门店的物业工作人员在登记来访的学员信息。记者在现场看到,不少学员都办理了贷款,有学员刚交了近十万元的学费。

  华尔街英语新天地中心店物业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租期还没到,物业费也没交,员工已经三个月没拿到工资了,华尔街英语已经倒闭了,上海所有门店都关闭了。你们可以在这里登记,我们(把登记信息)交给派出所,或者你们直接去新天地派出所登记也可以,如果有进展了会打电话给你。”

  上海黄浦区新天地治安派出所民警对来访的记者表示:“因为华尔街英语门店已经关了,你们可以在物业登记,派出所也是代为登记,后续会转交给相关部门。目前看是企业倒闭,属于民事纠纷,不是派出所管辖的,你们还是要通过法律手段维权。”

  “假如存在欺诈的行为,(公安)相关部门会介入。现在看是经营不善倒闭了,没有证据表明法人潜逃了,相关方应该是可以联系上华尔街英语方面的,大家也在等消息,我们也积极向有关部门反映。”新天地治安派出所民警称。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金融科技室主任尹振涛对记者表示,企业并非破产了就可以不承担任何责任。对于破产企业而言,法律上的规定和约束还是存在的。比如,破产企业是否在经营过程中明知自己存在破产的可能,依然敛财骗钱,或者从事一些其他违法行为?如果存在这样的行为,企业就要负连带责任。

“没学上仍要背贷款”

  华尔街英语的突然倒闭,让不久前办了大额贷款购买课程的学员陷入困境。记者在一个500人的维权群里了解到,“学员大多办了贷款,4月到8月进来的学员大多数交了十几万,有些甚至交了几十万的学费”。在投诉网站,有投诉指出,“华尔街英语隐瞒合同内容,并诱导学生大额贷款购买课程”。

  华尔街英语广东学员自发登记的一张统计表显示,实名登记的757名学员,累计合同金额达4688.03万元,平均学费金额6.19万元。据央视财经报道,8月11日,华尔街英语董事王成茂和员工的对话透露:创始人为了填窟窿,卖房产,房产抵押借高利贷,贴了8500多万元。被问及“12亿学费”,他说,“我觉得是挺艰难的……”

  实际上,在8月15日,华尔街英语通过邮件向学员表示:“将在未来几天内就公司情况和您的课程与您进行正式沟通”,但截至发稿,华尔街英语方面仍未就公司情况和学员的课程安排进行沟通。记者也多次联系华尔街英语董事王成茂,其固定电话和个人手机都能接通,但始终无人接听。

  记者了解到,与华尔街英语有合作的金融机构包括平安银行、支付宝(花呗、借呗)、度小满金融(百度有钱花)、北银消费金融、招联消费金融,及工商银行(信用卡)、中信银行(信用卡)、招商银行(信用卡)、广发银行(信用卡)。

  在广东工作的李铭(化名)先后通过百度有钱花办了两次24期的贷款来购买课程,一次本金1.44万元,手续费931.87元;一次本金2.44万元,手续费1581.71元。目前,李铭马上要还最新一期的本息。面临没课上还有按时还贷款本息的困境,李铭联系度小满金融希望暂缓偿付本息,被告知逾期将可能上征信。

  记者以学员身份与度小满金融客服沟通希望暂缓偿付本息,度小满金融客服表示,公司已经履行了相应的借款协议,学员作为借款人,应按照合同履行还款义务,如果没有按时还款,可能会影响个人征信。

  有钱花相关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目前还没有官方回复”。招联金融方面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回应称,“公司与华尔街英语的合作在2020年1月初完全停止,目前在贷用户业务量很小。关于华尔街英语事件,我司流程均合法合规,贷款前均明确提示和告知用户。关于在贷客户情况,已安排专人跟进用户咨询与服务,积极协助用户维权,切实保护用户合法权益。”

  尹振涛认为:“学员是与贷款机构签署的协议,不管谁破产,学员依然是贷款人。从法律上看,学员的确有还款义务。学员需要先跟银行或金融机构解决还款问题,再去起诉破产机构。”

场景方风控要加强

  近几年,教育、培训市场上,机构发生停课闭店事件时有发生。《国际金融报》此前曾报道,成立21年的英语培训机构韦博英语突陷“跑路”风波,多位学员面临“没学上仍要背贷款”的尴尬境地,招联消费金融、度小满金融、京东数科、广发银行等多家金融机构牵涉其中。

  近期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下称“双减”政策)也关注到培训贷、教育分期市场“退费难”“卷钱跑路”等问题。随后,广州、重庆等地纷纷开启对涉及培训贷、教育分期的小额贷款公司的风险核查,要求小额贷款公司严格管控资金流向,依法合规经营。

  “之所以出现华尔街英语爆雷引发教育贷纠纷问题,就是因为在平台经济新的业务模式下,缺乏新的风控方法。特别是在导流平台、互助平台承担更多责任的业务模式下,金融机构和导流平台其实都是B端(代表企业用户商家),通常我们认为C端(代表消费者)属于弱势群体,因此两个B端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消费者在签订协议时,也应该在合同中明确规定B端的责任。这需要相关监管部门有更好的、约束性的合同规范。”尹振涛认为,不管是消费金融公司还是银行,都应该在审核合作机构方面承担更多责任。

  有钱花的相关人士曾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有钱花将加强对合作教育培训机构的审核,针对培训机构实行严格准入制度,严格要求合作机构依据国家法律法规开展培训业务。有钱花还将推出按服务进度给培训机构打款的分期产品“分期付”,通过该产品,可及时获知用户消课和结业进度,通过冻结资金、缓释解冻等手段实现机构风险可控,若机构倒闭跑路,可退还机构未提供服务部分的费用,有效保障用户权益。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指出,在近几年获客难度增加的背景下,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金融机构与电商、教育、租房等场景方积极合作。在这种模式中,金融机构将借款资金直接支付给场景方作为风控一环,防止了借款人资金的挪用。但在深度场景金融中,除了借款人的还款风险外,第三方场景平台的经营和道德风险更加凸显。

  “培训贷具有明显的消费金融属性,也是近些年比较有代表性的新型场景金融业务。在此类业务中,消费金融公司、小贷公司涉足的会比较多一些。此类业务占比较高的金融机构受到的影响会比较大,一方面要对现有培训贷业务进行重新梳理和整改,对合作教培机构业务是否合规进行充分审查,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避免发生风险;另一方面也应积极拓展其他业务场景,补充培训贷市场突然变化带来的冲击。”于百程表示。

  于百程认为:“经过多次场景金融风险后,金融机构不断加强对场景方风险的防控,采取增加担保机构等风控手段。另外,目前地方监管机构也在试点部分场景方的资金监管,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避免因场景方风险导致的消费者预付资金损失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