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聚焦 | 战火阿富汗背后:家里有大矿,遍地是商机

2021-08-17 18:27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23199) 扫描到手机

  据新华社报道,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17日在社交媒体上宣布,该组织对阿富汗政府全体工作人员及安全部队成员实施大赦。

  穆贾希德指出,塔利班目前已完全控制首都喀布尔的局势,法律和秩序已得到恢复。塔利班呼吁政府全体工作人员尽快返回工作岗位。穆贾希德还说,人民的生命财产都是安全的。塔利班已下令,该组织人员未经允许不得进入任何居民的家中,任何人的生命、财产和荣誉都不能受到侵害。

8月16日,民众翻墙进入阿富汗喀布尔机场。新华社发

  即便如此,阿富汗人民的生活依然非常的混乱,当地的民众已经开始抢购食物,在银行排队取款,还有许多民众买好机票逃离阿富汗,导致物价飞涨,机票难求。

  虽然阿富汗现在是全球最贫穷的国家之一,但是这个国家的贵金属、铀、天然气和石油储存丰富,是名副其实的“家里有矿”。据阿富汗政府估测,阿富汗的能矿资源价值超过3万亿美元,但这些资源基本未开发,因此阿富汗被称为“躺在金矿上的穷人”。

  处于战后重建和经济恢复发展中的阿富汗也将释放出大量商机,不过,目前阿富汗局势尚未稳定,想去做生意,还要再等等。

2020年中阿双边贸易额5.5亿美元

  阿富汗人口约3220万,据世界银行官方网站的数据,2020年阿富汗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为198.07亿美元,较2019年的192.91亿美元增长2.67%。在2019/2020财年,阿富汗国内生产总值(GDP)为188.9亿美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586.6美元。

  据外交部网站资料显示,阿富汗同6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贸易往来。主要出口商品有天然气、地毯、干鲜果品、羊毛、棉花等。主要进口商品有各种食品、机动车辆、石油产品和纺织品等。主要出口对象为巴基斯坦、美国、英国、德国、印度等,主要进口国为中国、巴基斯坦、伊朗、美国、日本、韩国、土库曼斯坦、印度等。

  据阿富汗中央统计局数据,2019到2020财年,阿富汗出口额超过100万美元的国家有11个,分别是巴基斯坦、印度、中国、土耳其、伊朗、阿联酋、伊拉克、沙特阿拉伯、德国、哈萨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

  同时,阿富汗进口额超过1亿美元的国家有12个,分别是伊朗、中国、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日本、土库曼斯坦、印度、马来西亚、俄罗斯、阿联酋和塔吉克斯坦。

  中国和阿富汗1955年1月20日建交。两国关系传统友好,2001年阿和平重建以来,两国关系保持健康平稳发展。近年来,两国高层往来密切,经贸合作进展顺利,在国防、安全、文教、卫生等领域合作良好。2006年,中阿签署《中阿睦邻友好合作条约》。2012年,中阿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2002年至2014年卡尔扎伊担任总统期间,7次访华或来华参会。

  2011年11月,中方宣布将对包括阿富汗在内33个最不发达国家97%的税目的产品给予零关税待遇。2020年,中阿双边贸易额为5.5亿美元,同比下降11.7%,其中中国对阿出口额为5.0亿美元。

中国援建的喀布尔共和国医院。图片来源:商务部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阿富汗(2017年版)

基础设施遭大量破坏,日用品依赖“中国制造”

  多年战争冲突下,阿富汗的基础设施遭到大量破坏,铁路、公路、发电厂都残破不堪,亟待重建。

 中国在阿富汗承包工程:建成的贾拉拉巴德公路。图片来源:商务部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阿富汗(2017年版)

  同样由于战乱,阿富汗工业基础十分薄弱。以轻工业和手工业为主,主要有纺织、化肥、水泥、皮革、地毯、制糖和农产品加工等。近年来,由于喀布尔等大城市建筑业的繁荣,带动了制砖、木材加工等建材业相对发展。此外,面粉加工、手织地毯业等也有所发展。

昔日王宫。图片来源:商务部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阿富汗(2017年版)

  阿富汗基本没有大型企业,主要以中小型企业为主。现有的企业中,发电厂、水泥厂等规模企业屈指可数,多数企业属劳动密集型、作坊式的初级加工厂,规模小、生产工艺落后、设备老化、仓储简陋,缺少产品质量标准和质量检测机构,产品主要面向国内市场。

位于首都喀布尔的中国自行车城。图片来源:商务部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阿富汗(2017年版)

  由于阿富汗加工制造业基础薄弱,国内市场供应严重依赖进口,小到日用百货,大到工矿设备,均需进口。主要进口产品有家居用品和医药、食品以及石油产品等。目前,阿富汗的生活用品,如盘子、碗、锅、床铺、地毯等,大都是“中国制造”。

  如果阿富汗政治局势能够稳定,安全形势好转,就可顺利进行基础设施建设,进而发展成重要的区域贸易枢纽,向东亚、南亚、中亚、中东、欧洲等市场辐射。

阿富汗的手工地摊。图片来源:商务部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阿富汗(2017年版)

  农牧业是阿富汗国民经济的主要支柱。农牧业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80%。耕地不到全国土地总面积的10%。主要农作物包括小麦、棉花、甜菜、干果及各种水果。主要畜牧产品是肥尾羊、牛、山羊等。阿富汗是世界第一大毒源地“金新月”的中心。2018年鸦片产量6400多吨,严重影响阿和平重建进程,也对地区和平与安全带来威胁和挑战。

  据商务部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阿富汗(2016年版)统计,在阿富汗的中国企业主要有十几家,包括中石油、中铁十四局等、中国电力工程公司等。有230多家在华阿富汗企业,它们主要为贸易类公司和办事处,从事对阿富汗出口的中国商品的咨询、采购和发运工作,分布在义乌、绍兴、广州、乌鲁木齐、上海、杭州、宁波等城市。

拥有多个世界级矿藏,却未充分开发

  当塔利班8月15日进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时,他们不仅夺取了阿富汗政府的控制权,还获得了阿富汗大量矿藏的控制权,而这些矿藏可能对全球清洁能源经济产生巨大影响。

  2010年,美国地质学家发现阿富汗的金、铁、铜、锂、钴及稀土等矿产资源丰富,价值至少1万亿美元。其中,阿富汗的锂矿资源尤其丰富,美国国防部当时甚至在内部备忘录中称阿富汗是“锂矿中的沙特阿拉伯”。

阿富汗的矿产资源分布。

  2020年,一位分析师曾在时事杂志《外交学者》上刊文称,阿富汗可能拥有6000万吨铜、22亿吨铁矿石、140万吨稀土,以及大量铝、金、银、锌、锂、汞矿。在全球产业向清洁能源转型的背景下,这些矿产预计将为阿富汗带来可观的收入。

  据外交部网站资料显示,阿富汗矿藏资源较为丰富,但未得到充分开发。目前已探明的资源主要有天然气、煤、盐、铬、铁、铜、云母及绿宝石等。位于首都喀布尔南部的埃纳克铜矿已探明矿石总储量约7亿吨,铜金属总量达1133万吨。据估计可能是世界第三大铜矿带。阿还可能拥有全球第五大铁矿脉,煤储量约7300万吨。

  过去,阿富汗前政府官员一直以这批矿产的采矿协议作为讨价还价的砝码,以索要援助金和延长美国在阿富汗的驻军时间,但实际上过去十年这批矿产基本没有得到大规模开发。与此同时,塔利班过去一直在非法开采当地矿产(尤其是青金石),以此作为军费来源,据称每年采矿收入高达3亿美元。

中国援建项目:帕尔旺水利修复工程。图片来源:商务部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阿富汗(2017年版)

中方愿为阿富汗和平与重建发挥建设性作用

  在百废俱兴的经济环境下,要重振基础设施建设,塔利班可能必须走上一条关键道路——引进外商投资。但由于战乱和前政府贪腐严重,阿富汗经济还存在另一个长期存在的关键问题:外资投资异常疲软。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阿富汗过去两年都没有宣布过新的绿地投资(即外国企业在阿从零开始建立业务)。自2014年以来,阿富汗总共仅引进过4家绿地投资。相比之下人口远少于阿的尼泊尔同期引进的绿地投资数量是阿富汗的10倍。

  8月16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中方在充分尊重阿富汗国家主权以及国内各个派别意愿的基础上,同阿富汗塔利班等保持着联系和沟通,一直在为推动政治解决阿富汗问题发挥建设性作用。中方尊重阿富汗人民自主决定自身命运前途的权利,愿意继续同阿富汗发展睦邻友好合作关系,为阿富汗和平与重建发挥建设性作用。

  有海外人士猜测,中国未来可能在阿富汗的基础设施建设和矿产开发方面扮演关键角色。

中冶江铜埃纳克铜矿项目营地。图片来源:商务部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阿富汗(2017年版)

  事实上,早在2008年,中国冶金科工集团公司和江西铜业公司组成的投资联合体就与阿富汗前政府签署了艾娜克铜矿开发项目协议。该协议价值44亿美元,开采期限30年。据信该矿拥有世界第二大铜矿床,价值500亿美元。然而,该项目的开发进展一直非常缓慢。

  阿富汗的铁路规划。

  中国在阿富汗的另一个重要项目是开发阿富汗法利亚布(Faryab)和萨里普勒(Sar-i-Pul)三座油田的合同。2011年,中石油以4亿美元的价格中标,并签署了一份25年的协议,获得该油田钻探权,但随后开发进展甚微。

风口财经综合整理,素材来源:外交部网站、中国驻阿富汗大使馆网站、新华社、商务部网站、澎湃新闻、进出口经理人等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