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培企业7个月吊销超15万家,教育投资的下一站在哪里?

2021-08-11 22:10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63083)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谢文倩

  教培行业狂飙时代落幕。

  监管风暴之下,K12学科类行业的黄金时代近乎终结。7月24日,“双减”政策下发,众多在线教育明星中概股开盘应声大跌,而这只是推倒了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裁员潮接踵而至,据报道,高途、好未来、字节教育已经开始集体裁员,其中高途裁员比例高达50%以上。

  大破大立之际,有关教育投资何从何从以及教育行业的未来在哪里等问题,也被业内热议。事实上,教育投资的风向早已出现端倪,风口财经梳理发现,今年年初开始,职业教育和素质教育领域成了投资的高热赛道。

  那教育行业的未来呢?遥想2016年,意气风发的俞敏洪放出豪言,“100年后教育在,新东方就在。”马云回应说,100以后教育还在,但是新东方不一定在。没想到才仅仅过去了5年,一句成谶。

潮水褪去,2021年前七月教培企业吊销超15万家

  尽管7月“双减”政策才刚刚落地,但风声早就开始了。

  2021年以来,教育行业持续面临监管压力。3月初的“两会”期间,多位政协委员提议对校外培训机构进行规范;3月中旬,一份被业内称为“双减”的文件在社交平台上流传;4月,学而思、新东方在线等四家头部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因虚假宣传等问题被顶格罚款。

  到了5月,监管信号愈加清晰。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审核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内容提及对校外培训机构要从严治理、全面规范。

  严监管之下,K12市场万亿市值灰飞烟灭。《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下发前一个开盘日,教育板块剧烈波动,其中,新东方港股跌幅40.61%,新东方在线大跌28%,高途集团跌超63%,51talk跌超43%,掌门教育跌超35%......7月26日,教育板块继续跳水齐跌,据统计,从年初至今,整个教育板块市值已经蒸发近万亿元。

  一时之间,教育培训机构风声鹤唳,何去何从成了急需解决的问题。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史无前例的“双减”新政提供了缓冲期,“1年内有效减轻、3年内成效显著。”此外,目前确定了北京、上海9个试点城市,其他地方的K12教育机构则有更多的调整时间。

  转型是大多数教育机构的应对之道。据公开信息显示,好未来原本的“励步英语”已经更名为“励步”,推出英文戏剧、口才、美育等素质教育产品,同时推出好未来轻舟品牌,进军职业教育领域;字节大力教育的清北网校也推出了美育大师课系列内容。

  新东方也加紧了动作。7月26日,新东方在云南成立一家全新子公司——云南新东方教育培训学校,经营范围包括露营地服务、体育竞赛组织、体育用品及器材零售出租、中小学校外托管服务等。

  关于新东方,最近一条传言流传甚广:俞敏洪在内部会议上落泪了。事件真实性我们不得而知,但这确实可以称得上是俞敏洪创业近三十年来的一场最大危机。

俞敏洪朋友圈发文

  头部的教培机构还可以断腕考虑转型,而许多中小企业或许连机会都没有。天眼查发布的《2020教育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20年我国在线教育相关企业总数从15万家上升到了70万家,增幅超4倍;截至7月31日,2021年教培相关企业注销或吊销的数量共计约15.37万家,较2020年同期相比,同比增长约34.59%。

众生百态,裁员潮席卷在线教育

  与此同时,裁员潮开始席卷整个在线教育行业。

  焦虑来的猝不及防,双减文件下发后,多家在线教育机构被曝出裁员消息。记者在脉脉上搜索“裁员”两个字,自动匹配靠前的都是“作业帮裁员”、“高途裁员”、“猿辅导裁员”等话题。

  就在一年前,K12教育行业还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许多年轻人满怀希望而来。2020年,疫情期间,“停课不停学”对教育行业产生正向推动力,将教学场景从线下强制转换为线上,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用户的学习习惯,推动在线教育升温。

  世事无常,随着境况的逆转,一场自上而下的裁员风暴席卷而来。7月30日,高途发出公开信,创始人陈向东说,再次走到存亡边缘,不得不作出艰难抉择;7月27日,好未来创始人、CEO张邦鑫在内部沟通会中向员工确认:“裁员肯定还是会裁员的。””7月29日,掌门创始人张翼在其朋友圈发文称:“不得已送别一些业务的伙伴。

  就连巨无霸字节跳动也撑不住了。8月5日,字节跳动旗下教育板块大力教育将被全部裁掉的消息在网络流传引发热议,对此,字节跳动方面回应称,存在部分裁员的情况,但教育板块全部裁掉的消息不实。多位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员工均回应称,确实存在裁员,赔付为N+2。

  即便没被裁员,大家也难以对行业感到安心。在北京从事在线教育投资研究的分析师张彰已经在家躺了一周了,“正在考虑转行,每天都在投简历,行业都这样了呆着还有啥前途?”在招聘平台拉勾上,在线教育行业人才的7月人均登陆频次高达92.8次,是互联网行业的1.85倍,庞大的求职需求一览无遗。

  “作为行业的一员 ,我就像是在参加前女友的婚礼,”脉脉上,一位认证为作业帮员工的网友这样形容自己的感受。他表示自己从一毕业就投身教育行业,而现在“宾客散去良久也想不清楚自己究竟错在哪里。”

  但他也承认,最近几年这个行业的发展确实太快了,“快到学员的体谅需要用百万来做单位,快到自己也有点沾沾自喜,教育终究是要回归教育的。”

素质教育和职业教育是下一个风口?

  “不要浪费每一场危机。”丘吉尔的经典名言告诉我们,每一次危机, 都隐藏着机会。

  双减”政策落地前夕,梅花创投创始人吴世春在朋友圈调侃,“今天还有FA孜孜不倦在推给我校外培训的项目,说估值合适。大兄弟,这是讨论估值合适的事情么?”

  前期砸进教育的重金或将血本无归,一度热捧K12教培机构的资本正在远离。景林资产在2020年四季度分别清仓了朴新教育、新东方,今年一季度卖出持有好未来股数的77.61%;瑞银卖出8740万股持有的高途股票;老虎环球基金在一季度清仓了高途;“公募一哥”、顶流基金经理张坤的易方达亚洲精选基金,一季度还重仓好未来和新东方,但在最新公布的二季度报中显示清仓了在线教育股。

  教育领域还有的投吗?风口财经梳理发现,今年年初开始,职业教育和素质教育领域成了投资的高热赛道。其中,红杉中国、经纬中国、腾讯投资等投资机构频繁加码职业教育赛道。

  单是腾讯一家,今年就迅速跑马圈地,投了企业内训平台“云课堂”和“魔学院”、IT人才培训机构“思博网络”、在线职业教育公司“秒可职场”。据《2021年上半年职业教育融资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职教领域的融资总额达62.1亿元,创下十年来职教赛道融资额新高。

  职业教育备受资本青睐,很大一个原因也是在产业结构调整的需求下,政策给予了大力支持。新华社报道,6月7日,《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初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这是《职业教育法》施行25年来首次大修,草案提出“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

  7月至今的教育行业融资情况也印证了这一事实,同样受青睐的还有素质教育。对此,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表示,“本身该领域就已经有机构在里面,新玩家进去之后不一定能赚到钱,反而会导致竞争更加激烈。”

  此外,如果这些资本还没有吸取以前操作学科培训的教训,他表示,“恐怕同样的问题会再次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