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观察 | 茅台落,宁德起 A股的时代信仰变了?

2021-08-01 19:12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15386)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张亭旺

A股的时代信仰要变了吗?

去年3月19日,贵州茅台股价还是923.78元/股,到了2021年2月18日,贵州茅台股价一度涨到了2608.59元/股,不到一年时间涨了1.8倍。一时间,奉茅台为圭臬,持白酒得天下,成了A股的信仰。

然而,贵州茅台自达到高位以来,股价便一路下行,截至7月30日收盘,茅台股价已跌到了1678.99元/股的年内新低,市值蒸发了1.2万亿!

7月31日,贵州茅台公布了2021年的中报,里面又爆出了两大明显的利空。

第一个利空是业绩增长不及预期。

根据茅台的中报,2021年上半年营收总额为507.22亿元,同比增长11.68%。增速虽然略高于去年同期(疫情期间),但是远远不及2019年的18.24%和2018年的38.06%。

另外,茅台2021年上半年的净利润总额为246.54亿,同比增长9.08%,则是创下近年来新低。因为在2018到2020年同期,茅台的净利润增速分别为40.12%、26.56%、13.29%。

第二个利空是机构开始撤离。

贵州茅台在一季报中披露,“公募一哥”张坤管理的易方达蓝筹精选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持股432万股,位列公司第九大股东之位。

不过,上述基金并未出现在贵州茅台的半年报中,目前贵州茅台的第十大流通股东持股数量为427.49万股。所以,易方达在第二季度减持了贵州茅台。

一年多来,茅台之所以能够这么牛,主要原因就是靠着机构抱团不放,所以大家心里都觉得,只要机构不抛售,茅台股价就不会崩盘,即便是跌了,机构也会加仓购买,重新把股价拉上来。所以在这种心理的影响下,许多小机构、游资、散户也会跟着买茅台。

但是现在代表性的大机构撤离了,就如同队伍的旗帜倒下了,势必会加速人心的瓦解,进而导致抱团资金的瓦解。

不过,与贵州茅台市场持续低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宁德时代作为新能源代表股价不断走强。

今年来,宁德时代股价不断创下新高,从3月25日(年内最低点)至今,宁德时代股价从280.27元/股涨到550.40元/股,涨幅高达96.4%。

若从2018年6月11日上市算起,过去3年多时间,宁德时代股价较发行价涨了20.9倍,总市值1.28万亿元,涨了15倍多。已经成为深市新的市值“一哥”,目前位列A股第三。

宁德时代的万亿市值成长路可谓“风口造英雄”。乘着新能源的东风,宁德时代成为行业标杆企业,其业务进展和估值成为新能源汽车发展和投资的风向标。

从国家政策层面来看,新能源汽车的利好不断。

《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提出,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新车销售量达到汽车新车销售总量的20%左右,到2035年,纯电动汽车成为新销售车辆的主流。而就在日前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更是表态,支持新能源汽车加快发展。

从公司层面讲,宁德时代的成绩也是有目共睹的。6月28日,宁德时代发布公告,公司与特斯拉签订了协议,约定公司将在2022年1月至2025年12月期间向特斯拉供应锂离子动力电池产品。

7月29日,宁德时代“趁势”正式向外发布了第一代钠离子电池。

跟据中信证券发布的研报,宁德时代发布的第一代钠离子电池,在能量密度、AB结构创新等方面均有超出市场预期的表现。结合当前全球动力电池持续紧缺,同时全球储能市场临近爆发等的背景,给予宁德时代2023年65倍的PE估值,对应市值17550亿元,目标价754元/股。

如果照这个势头下去,很难说宁德时代市值不会超过贵州茅台,毕竟茅台的形势还没有好转……

但随着宁德时代股价与市值的突飞猛进,关于其是否存在泡沫也引发争议,而这一点在二季报较为清晰地体现了出来,部分基金经理已经看到了“危机”。

去年的冠军赵诣和2021年上半年冠军韩广哲均减持了宁德时代。赵诣的农银汇理工业4.0中,该股由上一季的130.23万股减至二季末的86.28万股;韩广哲的金鹰民族新兴也将宁德时代的持仓由3.06万股减少至2.6万股。

对于贵州茅台和宁德时代的此消彼长,嘉实基金研究部副总监吴越在微博发文称,最近这一个月是消费的“至暗时期”,最重要的原因是来自于现在市场整体的主线是放在了新能源、半导体等一些高端制造,有产业趋势、政策导向的一些行业上,今年又是一个非常典型的资金面并没有那么宽松的存量的市场,在这种背景下面,一旦出现了某一个非常极致的方向,整体市场的存量资金就会开始进行全面的迁移。但这个迁移的背景下,消费在这个时候变成了“提款机”,无论是A股的内资还是外资,都把消费当作一个提款机,把大部分的仓位放到了这些新兴的方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