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观察 | “托孤” 律师变内鬼 百亿鲁南制药惊现“狸猫换公主”

2021-07-28 11:40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14525) 扫描到手机

  近日,“律师策划海外信托侵吞资产”一案受到广泛关注。

  鲁南制药25.7%股份到底归谁所有?4年前,鲁南制药已故创始人赵志全独生女赵龙将五方告上了法庭,案情还涉及到国内知名律所金杜合伙人王建平。2021年7月20日,历时4年东加勒比最高法院最终判定赵龙胜诉,她对涉案股权有所有权。

始末:“托孤”律师暗度陈仓

  天眼查显示,鲁南制药集团成立于1995年,注册资本8170.5万元,现有员工19000余名,年产值达100亿元。

  鲁南制药目前共有三类股东,分别是社会个人股、内部职工股、以及安德森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约48.08%、26.22%以及25.7%。

  其中,安德森投资设立在香港,其持有的25.7%股权也是此次案件的焦点。

  2001年3月,鲁南制药与昆仑美国签订《股权代持协议》,由其代持鲁南制药部分股份。昆仑美国是家族信托律师王建平及其妻子魏某在美国设立的公司,这两位也是鲁南制药股权争斗主角之一。

  截至2011年7月19日,赵志全持有昆仑BVI公司100%股权,昆仑BVI公司持有安德森公司100%股权,德森公司持有鲁南制药25.7%的股份,此外还分别持有厚普公司、倍特公司、鲁南新时代生物技术、鲁南新时代医药四家公司的25%股权。

  同在2011年7月,赵志全和魏某签订信托协议,设立“赵氏信托”。该信托是可撤销信托,由昆仑BVI公司作为委托人与受益人,并由魏某担任受托人,信托财产是安德森公司持有的上述5家公司的股权。

  2014年底赵志全去世。据悉,赵志全在去世之前的一段时间,曾经两次给魏某发函,指示她把自己持有的安德森的股权,以及这家公司名下的所有财产,都转给独生女赵龙。

  2014年11月8日,赵志全把自己持有的安德森股权转让给独生女赵龙,并且让魏某签字。14日,就是赵志全去世的当天,他还两次指示魏某,表示自己授权女儿赵龙行使“赵氏信托”下的所有权利。

  从赵志全的上述行动中不难看出,他并不理解这样的一个信托设立后事情会变得多复杂,他也不知道一个所谓托孤的信托到底要怎么设计。

  更加令赵志全没有想到的是,在其去世之后,由于独生女长期在国外留学,并没有管理公司的经验。王建平就联合公司元老进行了一系列操作,企图吞并赵龙的股权。

  首先,王建平向和鲁南制药的两名元老成立了嘉德价值投资公司,以及中智投资控股公司,并担任公司的股东和董事。2015年8月,魏某向这两家公司转移安德森公司的股份,前者被转移了90%股份,后者则接受了剩下的10%股份。

  而这意味着,赵龙和她的母亲都不再是安德森公司的股东。对于这种操作,赵龙完全不知道。

  接下来,在2016年,王建平又新设立了恒德公司,并担任公司的唯一股东和董事。他的妻子魏某作为委托人设立“榕树信托”,指定新成立的恒德公司作为信托受托人,负责管理嘉德公司持有的安德森公司90%股权,原始受益人包括赵龙以及律师王某的女儿。

  最重要的一点是,该信托把王建平设为信托保护人,他有权增加或者移除受益人。

  这场持续20年的戏码听起来惊心动魄,实则却包含暗渡陈仓。

四年:法律主持了正义

  将近20年的时间跨度,这场艰难的战役最终在遥远的国家,东加勒比海岸,落下帷幕。

  法院通过股权收购款的资金来源等一系列证据和事实,最终认定,安德森及其持股公司股权是由赵志全自掏腰包所购买的,所以他就是最终受益人。

  虽然王建平夫妇通过设立公司、设立信托等方式,把安德森以及对应鲁南制药股权转走,但是法院认定,这种行为严重违反了信托契约的相关条款。

  法院认定,涉案的股权,受益人赵志全之女赵龙有所有权。

  7月27日,赵龙在个人微博账号上补充发出了2017年金杜发出的对王建平投诉的后续,表示金杜当时为此成立了调查小组,但可能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及时作出处置。她表示,如今判决已公开,许多关键事实在交叉质证后已得到认定,希望金杜可以给她一个最终的调查结果。

  值得反思的是,身为富二代,除了需要了解一些有关家族企业,金融投资的知识以外,家族信托受益人的教育也是必修课。不了解家族信托复杂的运作机制,不知道自己的权力,不知道如何制约受托人的权力,就无法维护自己家族的利益。

折射:家族信托的风险

  经过长达四年时间的审理,此案的判决书一经公布,就迅速在国内律师圈子中流传开来,并引发了不小的震动。

  根据判决书,此案最关键的问题是——作为家族信托计划的受托人,王某律师夫妇非但没有忠实执行委托人赵志全临终前交代的股权过户事宜,反而在事后通过新设公司、信托的方式,试图将家族信托中的核心资产划走,并试图最终据为己有。从法律角度来说,这是一个极其典型的家族信托受托人道德风险案例。

  所谓的家族信托受托人道德风险,是指信托受托人蓄意违规违法或与受托人的利益主体串通,谋取自身利益而给受益人带来损失的可能性。受托人在家族信托的法律框架性下的角色极为重要,因为在不同的法律环境下,受托人可能会同时或者分开拥有信托财产的所有权和处置权,信托财产的安全、增减、收益往往也都与其有着直接关系。一般来说,正规信托机构都有相应的风控体系去规避此类风险。

  然而纵观此案,此类风险似乎也难以完全规避。从判决书来看,当事人赵志全之女赵龙不仅在信托计划上遭遇了受托人蓄意违法的“黑天鹅”事件,还遭遇过受托人与其他第三方串通的经历,以至于四年来的举证和等待过程显得尤为艰辛。

  事实上,不少企业家在专注创业的同时,也非常关注自身财富的保护问题,尤其是股权的传承问题。股权信托的安排能紧锁家族企业股权,有效防止控制权旁落,确保企业永续经营。

  招商银行《2020中国家族信托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家族信托意向人群数量约为24万人,预计到2023年将突破60万人。与此同时,上述人群可装入家族信托的资产规模估计约为7.5万亿元,预计到2021年底这一规模将突破10万亿元。

  2020年,家族信托、资产证券化等服务信托表现亮眼。据瑞银中国统计,2020年全年,家族信托规模连续四个季度持续上升,环比增幅分别为11.2%、8.34%、35.94%和10.09%。截至去年6月末,中国境内设立家族信托9049个,财产价值1863.52亿元。

  贝壳创始人左晖前不久去世,无论是他的创业历程还是长远筹划都给业内带来很多思考。左晖通过家族信托控制了上市公司26.2%股权,因此其身故后信托的持股比例不受影响。

  不过,家族信托也并非完美的传承方案,毕竟任何方案的设计都不会穷尽所有的可能。

  比如,新鸿基地产创始人郭德胜去世之前,成立信托基金,定下“股份不能卖”的条款,本意是想守护苦心经营的企业,无奈,家族母子反目、兄弟对薄公堂的现实像极了悬念迭出的TVB大戏。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综合整理

素材来源:中新经纬、证券时报、界面新闻、财联社、券商中国、新浪财经、腾讯新闻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