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观察 | 当腾讯音乐失去“护城河” 网易云的IPO故事就好讲了吗

2021-07-26 21:32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综合阅读 (87551)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风口观察 | 当腾讯音乐失去护城河,网易云的IPO故事就好讲了吗?

在市场监管总局先后多次就网络音乐独家版权一事发声之后,网易云音乐仿佛看到了翻身的希望。

7月26日,递交招股书已两月有余的网易云音乐传出IPO新动态,据香港经济日报引述消息人士,网易云音乐最快于本周寻求上市聆讯,募资约10亿美元(约78亿港元)。

虽然网易云方面对此回应称“不予置评”,但仍引起市场的广泛讨论,当腾讯音乐失去版权护城河,网易云真的能在竞争激烈的流媒体市场突围成功吗?

腾讯独家秘籍被封

网易云失去的版权终将夺回?

网易云音乐传出上市,计划募资70亿港元之后,不少用户都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70亿的募资,网易打算用多少钱来买版权?

版权几乎成了网易云音乐和腾讯之间的一道分水岭。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发布了《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各家以保护版权之名而建造壁垒之实的版权大战正式开始,一年之后腾讯系音乐产品便以90%的音乐版权告捷,网易云音乐则连连受挫。

此后的丁磊紧急在版权方面补课,但此时的版权价格已经水涨船高。

2018年4月,由于腾讯音乐向网易转授权的周杰伦旗下杰威尔公司的歌曲版权到期,网易云音乐失去了大部分周杰伦歌曲的版权,此后引发众多用户出走,网易云音乐一度被看衰,以至于后来网易云不得不宣布失去周杰伦的相关播放权。

版权是在线音乐公司的命脉,是经济利益最初的入口。为了应对版权危机,此后网易云音乐也辗转多方,先后与日本哥伦比亚公司、吉卜力工作室、华纳版权、环球音乐、滚石唱片、贝塔斯曼集团等国际厂牌上游生产商达成版权合作,但无论是哪种方式,各大音乐公司对于版权很难做到无缝对接。

7月24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腾讯控股有限公司收购中国音乐集团股权一案发布公告:因交易“应报未报”对腾讯处以50万元罚款,对原有音乐版权授权模式进行调整,规定与独立音乐人的独家合作期限不得超过三年,与新歌首发的独家合作期限不得超过三十日。

公告刚一发出,网易云音乐即刻抛出一纸公告称,承诺将积极履行平台责任,依法合规经营,坚决不与上游版权方签订网络音乐独家版权协议,抵制哄抬版权价格行为,全力维护网络音乐市场公平竞争环境,促进行业持续健康发展。

因为反垄断,在线音乐独家版权时代恐将终结,对网易云音乐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利好,但并不意味着版权免费或降价。从过往来看,政策的出台改变的是竞争方式和激烈的程度,而在线音乐平台围绕版权的竞争很难终结。

亏损不断扩大

网易云的日子并不好过

今年3月5日,随着虾米音乐的永久停服,阿里正式淡出中国在线音乐市场。传统音乐流媒体中,就只剩下拥有三大在线音乐APP酷狗音乐、QQ音乐、酷我音乐的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成对厮杀。

但在“老大哥”腾讯音乐面前,网易云音乐多少显得有些捉襟见肘。

以最近的2020年为参考,腾讯音乐这一年营收为291.53亿元, 也就是说,大约6个网易云音乐的体量才赶得上1个腾讯音乐。

用户方面,2020年,网易云音乐在线音乐服务MAU(月活)为1.81亿,腾讯音乐2021年第一季度月活为6.15亿,两者不在一个量级。

不过,主要商业化数据的增速、与老对手不相上下的付费率以及用户的超高粘性,给了网易云音乐足够的底气。

招股书数据显示,网易云音乐2018-2020年在线音乐服务MAU(月活)分别为1.05亿、1.47亿、1.81亿,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数分别为420万、863万、1600万,同比增速高达105%、85%。 在这三年内在线音乐服务营收占比不断减少,从89.4%下降到53.6%;社交娱乐及其他营收占比则不断提升,从10.6%上升到46.4%。网易云自“出生”起便具备的社交属性,竟成为其主要营收模式。

网易云社交娱乐收入  来源:招股书 

不过,相比战胜“老大哥”腾讯,网易云现在更应该考虑的是如何战胜自己。

成立八年来,网易云音乐的营收虽连年增长,但亏损居高不下,至今仍未实现盈利。

2018-2020年,网易云音乐实现营收分别为11.48亿元、23.18亿元、48.96亿元,净亏损分别为20.06亿元、20.16亿元和29.51亿元。报告期内,公司亏损持续扩大,三年累积亏损额近70亿元。

据了解,网易云音乐将面向全球发售2.13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10%,其中213万股为中国香港发售,其余1919万股面向国际发售;保荐人分别为中金公司、美国银行及瑞士信贷;其最高发行价定为330港元,计划募资70.36亿港元。

上市之后的募资首先要为三年的发展还债。同时,网易云音乐进一步商业化成为IPO之后的必然举措,在不断商业化的过程里,如何满足音乐发烧友的纯粹的音乐需求成为难题。

短视频入局

流媒体阵地又增新变数

在7月24日市场监管总局的公告发布后,许多网友的讨论是,如果虾米没死,会怎么样?

诚然,如果版权的围城早一步打开,虾米或许能活得更久一些。但时至今日,无论版权是独享还是共享,各大音乐平台都已不再是依靠音乐版权包打天下的时代。

这一决议也并不是仅针对腾讯音乐,而是对行业各大平台都有效,凡是拥有独家音乐版权的平台,或许都会拿出来,与各平台分权。这样一来,除了双方相互授权之外,双方还可以选择与其他平台合作。

整个音乐市场最大的黑马或将成为短视频音乐平台。伴随着短视频的火热,为音乐平台引流无数,而短视频平台也屡屡表现出进军在线音乐的意图。

抖音从去年开始就跃跃欲试,在平台内测后上线“听全曲”和“K歌”功能,在站内打造音乐播放器,放大音乐属性,并且先后与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两大平台都达成了音乐转授权合作。

2021年,字节跳动成立音乐事业部,目前已经有飞乐等多个产品正在进行内测,同时有业内人士此前对媒体表示,抖音从2020年4月起开始向唱片公司寻求拿到独家全曲版权的机会。

短视频另一大平台快手在2018年便成立了独立音乐部门,经过了三年时间的发展,在版权音乐方面形成了一定的体系,陆陆续续已经与超过400家的音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包括周杰伦的杰威尔等知名音乐公司等。

在今年3月份时,快手在北京举办了2021音乐版权生态大会,发布了短视频行业里的首个版权结算规则,也正式打响了短视频音乐版权规范化的第一枪。

在音乐版权放开竞争权限后,或将迎来国内在线音乐市场的繁荣。然而,当微信都在转型视频的时候,网易云在内的流媒体阵地或增新变数,短视频音乐在一众平台内,最具有发展潜力,不排除成为最大赢家。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综合整理,素材来源:中国证券报、投资界、36氪、证券市场周刊、东方财富网等。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