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观察:财富管理能给城市带来什么?青岛用七年时间给出答案

2021-07-25 17:42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16142)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王好

“当前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突破100万亿元,人均达到7万元,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3.2万元,中等收入群体超过4亿人,财富管理需求进入新阶段,资产管理行业迎来新的发展机遇。”7月24日,银保监会副主席肖远企在“2021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如是表示。

论坛现场

机遇意味着挑战与突破。今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如何顺应以内循环为主的双循环国家战略,通过财富管理放大财产性收入,助力消费循环?财富管理行业的发展对于城市又意味着什么?论坛期间不少业界人士在与记者交流时表示,财富管理行业需加强改革创新,从以产品销售为导向的阶段向以资产配置服务为核心的新业态转变,而青岛市财富管理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作为拥有7年发展积累的金融平台,或许可以此为突破口,实现在财富管理中心城市建设方面的持续升级。

标准化市场呼唤理财业者“专业化”

作为一种金融理财服务,财富管理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个人和企业投资者所熟悉。据统计,2020年底,全国银行理财市场规模为25.86万亿元,证券基金市场规模近60万亿元。与此同时,疫情所带来的全球经济低迷、宽松浪潮开启背景下,投资者对于理财收入的关注度空前高涨。这些无疑为财富管理行业带来了更高的要求和期待。

如何把握这些新变化,在民生加银基金副总经理宋永明看来,财富管理机构作为整个产业链条中的一环,今后比拼的是资产管理能力。具体来说,包括资金从居民财富流向财富管理机构时的获客能力,从财富管理机构到资产管理机构的一种资产配置能力,以及从资产管理机构到底层资产所体现的投资能力。“资产管理的目标就是投资者利益最大化,也就是客户利益最大化。”

而要达到这一资产管理的理想状态,事实上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现在中国正面临一个非常大的变化,就是从非标准化市场迈向标准化市场。”2019年底,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的全资子公司青岛意才基金销售有限公司落户青岛,并成为了国内第一家持有基金销售许可证的外资银行子公司。作为联合圣保罗银行在中国发展财富管理服务的项目核心,谈及几年来的市场感受,青岛意才基金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坦言,面对资本市场波动性,标准化的理财产品可以更好保护投资者,但目前行业现状是专业人才不足,这无疑会对标准化推进造成不利影响。另一方面,随着数字化迅速发展,投资者的购买习惯也发生变化,通过手机等移动端获取、购买理财产品场景大大增加的同时,新的风险也在发生。因此,让从业者从目前产品销售的身份向专业理财师转型,为客户提供个性化的理财方案,是当下财富管理机构面临的一项重要工作。

上市企业成青岛“吸金利器”

今年是青岛市财富管理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批复设立七周年。七年来,财富管理行业对一座城市的经济发展意味着什么,有着怎样的互动与耦合,青岛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

截至目前,青岛全市年内新增上市公司10家,已经超过去年全年。上市公司总数达到69家,这个数字市2015年末的三倍多。与此同时,截至今年上半年,全市金融机构总数达到284家,比试验区获批前增加91家。法人金融机构达到37家,是试验区获批前的2.5倍。此外,2020年末青岛市财富管理资产总规模1.8万亿元,是试验区获批前的5.2倍。

试验区金融机构规模的不断扩展,除了与青岛辖区上市企业数量同频共振,更为直观的表现在于企业上市速度。有关数据显示,青岛A股上市公司从2015年时的第20家到第30家,需历经两年多;从第30家到第40家,历时1年半;从第40家到第50家仅用12个月。

当然,随着金融开放不断推进,资产配置行为是全球化的。但是在上海交大兼职教授、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理事、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屠光绍观察看来,青岛的上市公司近年来由传统的制造业为主,向“工业+互联网”、高端制造、生物医疗、新材料等新兴领域转型升级,形成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推动力,这些必然受到资本的关注,“青岛的上市公司发展质量和效果,为财富管理提供了很好的基础。”

事实上,深圳证券交易所首席风控官张兆义就在论坛期间表示,青岛经济出现了很多新变化和新亮点,深交所一直与青岛保持密切联系和紧密合作,下一步将不断完善在地化企业上市培育长效机制,支持青岛金融生态建设,支持青岛上市企业做大做强,形成一批具有示范效应的龙头企业和支柱产业。

促进国内大循环 财富管理或成“关键变量”

除了服务投资者与实体经济,在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中,财富管理亦是驱动消费初始动能的关键变量。

以计划单列市为样本来看,作为反映城市综合实力、发展潜力的单项指标,在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方面,按照2020年统计公报显示数据,深圳市一骑绝尘,大连、青岛、宁波、厦门四市的资金总和,只占到深圳市的72.2%。除深圳外,青岛仅次于宁波,位列第三。不过,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这一重要的消费经济指标方面,青岛位列宁波之前,位于五个计划单列市第二位。

显然,消费驱动方面,财富管理的作用不容忽视。青岛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副局长王锦玲就表示,青岛居民财富管理意识越来越强,特别是青岛打造财富管理中心城市以来,居民在科学理财实现财富保值增值方面的意识有了很大提升。

在法国巴黎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陈兴动看来,要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改变在过去几十年以外循环带动内循环增长的方式,最大挑战就是内循环能不能起来,也就是能否“把消费搞起来”。而消费要看收入,如此一来,作为收入来源之一的财产性收入无疑为财富管理行业的发展带来广阔空间。

对于立足“南有陆家嘴,北有金家岭”品牌塑造的青岛市财富管理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来说,这无疑是一次顺势飞跃的绝佳机会。

“全国来看,财富管理机构能力建设仍有短板,机构很多,但同质化明显,亟待摆脱以往的体制机制束缚和路径依赖,从帮助卖者推销产品转变为帮助买者增加理财收入。”屠光绍建议,除了行业整体存在的“通病”,青岛如果能在财富管理机构种类丰富、配置均衡方面通过不断开放,逐步形成与自身城市地位相符的产业格局,无疑会使青岛的综合优势具备更新更强的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