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观察 | 临空经济“拉杆”起飞!引进投资468亿,胶东临空经济示范区缘何成为产业新磁场?

2021-07-25 10:22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19681)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王贝贝  实习生 郑策

  机场转场转出“大磁场”,胶东“临空”展翅待翱翔。

  连日来,入驻胶东临空经济示范区的国网思极紫光(青岛)云数科技有限公司战略发展总监孙祥正忙着筹划开工事宜。“前期我们进行了调研和设计,项目近期将开工建设,预计一年半至两年建设完成。” 孙祥表示。

  据悉,国网思极紫光(青岛)云数科技有限公司(云数项目)由国家电网与紫光集团共同出资设立。该项目将在全国规划建设1个云数公司总部、3个超大型数据中心集群(内蒙古、张家口、甘肃)及N个大中小型数据中心。其中,云数项目总部落子胶州,建成后将成为山东省云服务建设的制高点,吸引大数据、人工智能相关产业落地。

  发挥磁场效应,构建“3+4+4”现代临空产业体系,胶东临空经济示范区正成为青岛崛起的新“支点”。截至目前,临空区共引进项目44个,总投资468亿,一条汇集航空科研、航空制造、航空运营、航空维修和航空偏好型产业为主的千亿级临空产业链不断集聚壮大。

  放眼全球,临空经济区正在成为区域对外开放的“核心门户”,同样,作为全国首个国家级临空经济示范区,胶东临空经济示范区也被赋予青岛全球经济要素资源重新组合“战略节点”的重要角色,成为青岛重塑城市发展格局和产业转型升级的新的动力源。

新兴产业抢占先“机”

  在距离胶州北站东南侧800米处,由青岛天时智能航空科技有限公司投资建设的天时航空大数据计算处理中心及航材仓储物流项目正在紧张的施工中。在现场,一座方正楼体拔地而起,已经初现雏形。

  “在建的是我们的大数据计算处理中心,后面那个工程是航材仓储物流项目,项目全部建成后,将形成涵盖航材、计算、建模系统及人工智能机房系统的数字化全产业链。“青岛天时智能航空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国杰说,“未来3年,天时航空将发展为拥有30架飞机机队的新技术型科技通航公司,大数据处理机房软硬件设备集群达到1000节点以上,高精度实景三维地图达到日处理500平方公里,年处理180000平方公里,形成全国最大的实景三维数据处理存储中心。”

  针对青岛胶东临空经济示范区重点打造的航空产业,未来,天时航空规划在青岛落户通用航空飞机4S店、支线客运飞行,飞行员培训学校等项目,建设通用航空全产业链,打造全国一流的科技通航企业。

  除了航空产业,高新技术产业也是临空经济示范区打造的重点产业之一。总投资50.3亿元的国网紫光能源科技城项目(一期),是临空经济区新基建的典型代表,该项目的入驻,不仅可以让临空经济区在集成电路、云计算、大数据、智慧能源、智能制造等新兴产业抢占先机,而且项目本身也是吸引芯片产业链聚集的磁石。

  伴随国网紫光能源科技城项目的入驻,国网芯片和云数总部两个项目也纷纷落户临空区。以 “云数总部”项目为例,该项目总投资20亿元,在综合保税区建设“云数”中国总部和“胶州数据中心”。项目主要是提供智能电网相关云平台研发和运营服务,政务云、智慧城市等云计算、大数据服务等。 预计建成运营3年后,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将超过100亿/年,形成总部经济。

从“招商引资”走向“招商选资”

  “作为较早入驻的企业,我们将充分利用先驱优势,发挥头部聚集效应,带动新一代信息技术上下游产业链聚集,例如光伏、电池储能等新能源产业发展。”孙祥说。

  在胶东临空经济示范区管委产业促进部副部长李辉看来,高新技术企业、航空产业等重点项目落户临空经济区,是胶东临空经济示范区建设的浓重一笔。

  “我们在招引项目时,看中项目的发展前景,以及对整个产业链的带动。”李辉表示,聚焦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十强产业”,围绕青岛新旧动能转换“956”产业体系,结合临空区实际情况,明确了“3+4+4”现代临空产业体系,全力打造航空保障、航空物流、航空维修与制造等3大航空服务业;高端制造、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科创研发等4大临空高新技术产业;会展商务、金融贸易、文化旅游、健康医疗等4大临空现代服务业。积极开展精准产业链招商,“建链、补链、延链、强链”,全力引进投资规模大、产业层次高、创新能力强、带动能力足的大项目,打造汇集航空科研、航空制造、航空运营、航空维修和航空偏好型产业为主的千亿级临空产业链。

  截至目前,临空区共引进项目44个,总投资468亿,建筑面积531万平米。其中,29个项目已经开工,总投资达到了229亿元,一条汇集航空科研、航空制造、航空运营、航空维修和航空偏好型产业为主的千亿级临空产业链不断集聚壮大。

  项目是园区发展的生命线,也是决胜未来的强支撑,为提高土地利用率,实现集约化发展,在项目招引和建设过程中,临空区管委始终坚持“以亩均论英雄”、“向地下要空间,向空中要效益”,从“招商引资”走向“招商选资”。

  “我们制定完善了《产业项目入园条件及评估管理暂行办法》,不仅要比较项目土地利用、生态、资源消耗等指标,还增加了临空指向性指标、社会效益指标等,规范项目准入程序,严把项目入园关,抬高项目准入门槛,真正使技术含量高、市场前景广、临空关联性强的项目入园落地,确保招商引资质量。” 临空区管委产业促进部科员王惠说。

打造“多元综合型”空港经济

  随着经济全球化发展,城市对于机场的依赖程度愈加提升,城市竞速进入了“飙机场”时代。临空经济区在积极实践中被证明能有效推动大城市产业发展与空间布局优化,是城市转型的新动力。

  从国家级临空经济示范区城市看,各大城市早已发展成势,成为城市发展的重要引擎。北京顺义临空经济打造高科技产业、现代制造业产业、饮料产业、现代服务业产业和现代农业产业“五大产业区”。上海虹桥临空经济园区已经聚集2600余家企业,吸引汇丰、壳牌等600多家企业总部进驻,年税收近百亿元。成都临空经济区以机场为龙头构成一个空、铁、水、陆“四网合一”的网络,形成西部最大的临空经济区。天津航空城建设集机场作业、航空保税物流、民航产品生产制造、金融商贸会展于一体的临空产业区。

  而作为17个国家级临空经济示范区之一的胶东临空经济示范区,早在2016年10月获批,是全国首个国家级临空经济示范区,也是全国范围内首个先有临空区、后有机场运营的城市。与其他城市相比,“首个”临空经济示范区发展成熟度较低。

  王惠表示,相较于其他的示范区,胶东临空经济示范区从0开始规划,而其他示范区是先发展起来后获批,这让青岛的规划有很多经验可以借鉴。

  相关专家表示,国内外机场及临空区发展历程,大体经历了吸引期、溢出期、成熟期三个发展阶段。但胶东国际机场比较特殊,吸引期和溢出期双重叠加,转场后客运量将迅速突破3000万,进入国际一流机场行列,因此短期内必须大手笔、高强度、饱和性投入,才能匹配机场发展,释放更多拉动效应。

  李辉告诉记者,目前全球空港经济发展出四种模式:物流主导型、商务会展型,休闲旅游型和多元综合型。

  “我们调研了国内外很多的机场,积极寻标对标,结合胶州实际进一步细化完善临空产业规划,最终,规划是全力打造以现代物流、航空工业、高科技制造、休闲会展等为主导产业的“多元综合型”空港经济,构筑高端临空产业基地,推动胶州产业链迈向中高端。”李辉说。

  根据2019年《青岛市机场建设系统工程综合效益分析报告》,对临空区经济效益的测算。预计到2025年临空经济示范区板块临空产业可实现增加值489.01亿元,到2030年可实现增加值635.8亿元。

由“港”到“城”的进击

  对于空港来说,拥有超级机场的同时,如何将“城市的机场”转换为“机场的城市”乃至航空大都市的发展引擎,便成为新的突破口。对于志在加速新旧动能转换和高质量发展的青岛而言,临空经济将是一个城市崛起的新“支点”。

  多位专家提出,“从城市的机场”到“机场的城市”的转变,以机场导向的城市空间开发模式(AOD),是全球城市发展的未来趋势。

  青岛新机场是国内首个集航空、铁路、公路、城市轨道等多种方式于一体的“全通型”综合交通枢纽。经测算,新机场可实现中心城区1小时、市域范围1.5小时、山东半岛2小时的交通集疏目标。这加速了区域交通一体化,使得机场服务客群从传统的本地客群扩大到更大范围的腹地客群。

  而以新机场为核心,将带动半岛城市群,乃至全国、全球的人流、物流、资金流、技术流、信息流等高端资源要素向临空区快速集聚。

  “之所以落户临空经济区,主要是从政府政策和招揽人才两方面来考虑的。一是我们落户在临空经济示范区的综合保税区,这样一来,我们的需要进口的大型设备、封装设备等是可以享受税收减免政策的;二是青岛是高校密集的城市,可以满足未来我们人才的供给。”  孙祥表示。

  在胶州东部,大临空经济带连线成面,岛状格局加速向带状格局演变。通过项目带动,加速产业集聚:临空经济区、大沽河度假区、上合示范区持续发挥项目引推主阵地作用,青岛航空科技城等一批大项目加速聚集,营造了大临空经济带“企业成群、产业成链、要素成市”的聚集发展态势。

  如果说交通决定城市速度,那么商业、医疗配套、教育资源便决定其基础。上合示范区青岛大学胶州校区等城市配套加速推进,环湾慢行步道建成启用,如意湖景区品质不断提升。大沽河度假区万豪五星级酒店、宝龙艺悦酒店等4个大型酒店加速装修,板桥丝路文化小镇等16处建筑主体竣工,产、商、住、游的多元业态正在加速成型。

  随着胶东国际机场迎来转场,青岛也将迎来机场建设的2.0时代。新机场建成启用,城市转向以基础设施为导向的城市空间开发阶段,“城市的机场”也就向“机场的城市”开始跃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