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观察 | 股价闪崩、市值缩水、资金出逃……在线教育站上了“悬崖”

2021-07-24 17:12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综合阅读 (43383)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风口观察 | 股价闪崩、市值缩水、资金出逃……在线教育站上了悬崖

7月23日,对于在线教育行业而言,是惨痛的一天。

当天,一份有关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文件(下称“双减”文件)在网络流传,随后多地教育部门有关人士相继确认收到相关文件。

受此影响,好未来、新东方、高途纷纷发布公告,称网传法规尚未公布,公司亦未收到任何正式通知,但资本市场闻声而动,教育股集体大跌,全线飘绿。

2021年以来,在线教育便一直头悬达摩克利斯之剑。一级市场投资人关闭在线教育投资赛道,二级市场股价雪崩、市值缩水,更有高瓴资本这样体量的机构大幅清仓退场教育股。

动荡调整之下,在线教育失去了往日的光鲜,如今已是水深火热。

三巨头一夜闪崩

半年间市值蒸发9000亿

虽然网传“双减”文件的真实性还有待进一步验证,但恐慌情绪不可避免地蔓延至整个行业,在线教育行业的可持续性发展受到了质疑,相关上市企业发展的不确定性,笼罩在二级市场每一位投资人的头顶。

7月23日,新东方盘中异动,一度跌幅超50%,股价最低触及25.2港元,最终报30.2港元/股,市值蒸发近354亿港元。

新东方K线图

美股市场,中概教育股集体大跌,在线教育三巨头股价受重挫,好未来暴跌70.47%,高途集团跌63.36%,新东方跌54.22%。

当天,好未来市值蒸发93.62亿美元,约合607亿人民币;高途市值蒸发15.54亿美元,约合100亿人民币;新东方市值蒸发59.49亿美元,约合385亿人民币,三家公司市值在周五共蒸发1092亿人民币。

截至7月23日收盘,好未来、新东方、高途股价分别报6美元/股、2.45美元/股、2.45美元/股,较年内股价高点暴跌93.4%、87.73%、98.35%,市值蒸发约548亿美元、359亿美元、536亿美元。

半年左右的时间,与今年年初各自的股价高点相比,这三家公司的市值共蒸发约9353亿人民币。

除好未来、新东方、高途外,周五还有不少教育类中概股大跌。其中,51 Talk跌超43%,有道跌42.77%,精锐教育跌35.70%,洪恩教育跌21.73%。

7月23日 中概股跌幅榜

监管趋严之下,摩根大通大行下调多家在线教育股目标价,将新东方目标价从19美元下调至3.50美元;将好未来目标价从70美元降至7.6美元,评级从中性降至减持;将高途评级从中性降至减持,目标价从37美元降至3.5美元。

从风口到谷底

头部资本频频撤离在线教育

面对整个行业的“黑天鹅事件”,资本的嗅觉最为灵敏,从资本的“宠儿”沦落为“弃子”,在线教育用了不过仅仅一年的时间。

用一组数据来展示2020年在线教育有多火热。

网经社数据统计显示,2020年全年在线教育融资总金额超过539.3亿元,较2019年的146.8亿元同比增长267.37%,为近五年最高,且超过了过去四年的融资总金额。高瓴、红杉、老虎基金、IDG、华平投资等一系列大大小小的风投机构涌入在线教育的赛道。

随着国家对培训机构营销和广告模式的严控,一级市场的资本对在线教育的态度也开始变得谨慎起来。

2018年,高瓴资本创始人兼CEO张磊曾表示,“教育是永远不需要退出的投资,做教育是最让人有幸福感的投资。”但2021年一季度,高瓴资本清仓了其持有的好未来、一起教育所有股票。

关闭K12赛道,目前成了投资人们的普遍选择,景林资产大幅减持好未来,老虎环球基金也在一季度清仓高途教育。

在基金方面,“公募一哥”张坤管理的易方达亚洲精选也精准避雷。

易方达亚洲精选2021年一季度重仓股

一季报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该只基金的第七大重仓股为新东方,其中新东方港股持股市值为1.48亿人民币,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为4.85%,新东方美股持股市值为1.19亿人民币,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为3.92%。

截至今年3月底,该基金的第八大重仓股为好未来,持股市值为2.65亿人民币,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为8.69%。

但刚刚发布不久的二季报显示,新东方和好未来已经不在该只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之列。

或迎史上最严监管

在线教育面临深度洗牌

2021年以来,随着监管日益趋严,在线教育培训行业也全面收缩,比如,高途旗下小早启蒙叫停、作业帮旗下鸭鸭启蒙被停、猿辅导旗下斑马业务收缩等;教育机构大裁员的消息接连不断,有消息称,高途宣布裁员30%,VIPKID裁员比例则高达50%。

业内人士指出,网传“双减”文件一旦落实,整个教育行业势必要进行一场深度洗牌。

网传“双减”文件提及,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组织学科类培训。这意味着校外学科培训将要被抑制,在线教育主打的校外培训基本没有发展空间。

此外,“双减”文件中提到,各地不再审批新的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这一点意味着,学科类培训机构不仅数量将不会再增加,机构的赚钱空间或将被严格限制。

“双减”文件的覆盖面不仅限于K12学科培训,还提及,“不得开展面向学龄前儿童的线上培训,严禁以学前班、幼小衔接班、思维训练班等名义面向学龄前儿童开展线下学科类(含外语)培训”,意味着0-6岁的校外培训也将被严格监管。

其次,线上培训机构不得提供和传播“拍照搜题”等不良学习方法。这将制约以“小猿搜题”“作业帮”为代表的拍搜软件。

而网传“双减”文件中对于公司和投资人的致命一击是,“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准上市融资”,意味着一批教育机构将被挡在上市门外。

中金公司对该事件点评称,若该文件内容真实,我们认为上述条款的严厉程度超出了此前的市场预期,预计可能对上市公司的后续业务开展和资本化运作产生实质性冲击。中金表示,5月21日,《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审议通过,预计“双减”政策后续将成文发布,教育板块将再迎重大利空。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综合整理,素材来源:中国基金报、财联社、深燃财经、澎湃新闻、中国证券报等。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