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东京奥运会|损失或达2.4万亿日元,韩国运动员就差动手了……

2021-07-23 20:16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112668) 扫描到手机

  今晚7点,堪称史上“最惨”的东京奥运会开幕式终于拉开帷幕。

  由于疫情原因,本该2020年在日本东京举办的奥运会延期一年,目前日本的疫情状况依旧不容乐观,本届奥运会可吐槽的地方更是不止一星半点——命运多舛,举世瞩目、状况百出......堪称奥运史上魔幻一幕。

  东京奥运会原本是提振经济,重拾大国信心,让日本再次闪耀世界的良机。但本届奥运会拟全程在紧急状态下进行,门票、旅游、赞助等各种赚钱渠道都因疫情大打折扣,那么,各种情况对日本经济到底会产生多大影响?还须算算东京奥运会的经济账。

史上最惨&口碑最差?

盘点东京奥运会的骚操作

  看看最近奥运相关的新闻,即使说不上是一塌糊涂,也已经惨不忍睹了。

  比如,开幕式就在今晚,此时此刻的东京最出圈的新闻竟然是——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导演被辞退了。

  再比如,这将是第一届在无观众状态下举办的奥运会,东京奥组委曾希望实现 8.5亿美元的门票收入,如今只能放弃。为了让现场有点热闹的氛围,网友提出了放置“机器人观众”的创意……

  还有一些略显抠门的极致操作:用电子垃圾做奖牌、用回收塑料做领奖台,甚至耗资千亿日元的东京新国立竞技场连空调都没有,只装了185台风扇…

  简陋的奥运村更让运动员们像是在“渡劫”—一名美国华裔羽毛球运动员透露:16栋楼,只有3个洗衣点。为了不浪费时间排队洗衣,中国代表队自带了洗衣机。

  运动员睡的床是用纸板做的。中国举重队运动员李雯雯,体重近300斤,选择睡在地上,让网友别担心她。

  在东京奥组委口中,这是在践行低碳环保的理念;而在外人看来,这场东京奥运会堪称被“众筹”出来的。

  中国乒乓球队也遇到了困难,由于防疫规则,乒乓球运动员不能拿手擦球台、吹气等,中国乒乓球协会主席刘国梁说必须尽快磨炼运动员的抗压、抗干扰能力。

  “就像是折好了纸飞机,起飞前不能吹气一样,失去了灵魂。”网友一语道破真谛。

  还有就是场地问题,比起其他世界大赛小了许多,球员跑动不方便。运动员许昕在训练完了说道:“有几个侧身球都要撞到屏幕板上了。”

  听到中国乒乓球队的“怨言”,一些日本网友讽刺道:这是在为输球找借口。

  7月15日,韩国代表团在奥运村的阳台上挂出一条“抗日横幅”,上头写着“臣还有5千万国民的声援和支持。”灵感来自韩国抗日英雄李舜臣的名言“臣还有12艘船”。

  日本方面怒了,最后奥组委不得不出面调节,让韩国代表团撤下横幅。 横幅刚一撤下,韩国代表团又挂了一幅“猛虎图”,同样意有所指。

  悬挂这只猛虎,对于韩国队来说依然意义非凡。据说,有不少韩国民众认为全因为日本侵略者的猎杀才导致了朝鲜虎的灭绝,所以这次挂出朝鲜虎,其实在暗指“朝鲜虎对日本的复仇”。

  赛场内困难重重,赛场外同样诡异连连。或许是为了缓和气氛,他们先是在东京放了一个高20米的人脸气球,名为“正梦”,寓意“能应验的梦”。

  到了晚上,它还会一闪一闪地发光。

  除了“应验之梦”的人头,还有“搬运幸福之旅”的木偶,据悉木偶以福岛一个小朋友的画作为原型。

  对此,不少网友表示,艺术是送给观众,不是送走观众!

  血亏千亿的东奥,原本只是被看作史上最惨奥运会。如今看来,它还很可能是口碑最差的一届奥运会。

门票、旅游、赞助全拉胯

或致2.4万亿日元经济损失

  两个月前,据《朝日新闻》的调查,有83%的日本民众反对今年举办奥运会。反对声音之大令人咋舌,但时间退回到2013年,情况可完全不同。

  彼时,获得2020年奥运会举办权的东京一片欢腾,安倍政府将举办奥运会视为重振经济的武器,希望借此为日本注入活力,帮助日本摆脱持续15年之久的通货紧缩和经济低迷的困境。

  奥运会是东道主国家在经济上的绝佳机遇。往常,从前期投资拉动内需,到奥运中期旅游和服务业的兴盛,再到后奥运时期基础建设的综合开发以及进出口需求……奥运经济对东道主国家的经济刺激显而易见。

  据日本共同社2013年引用的一份报告显示,受益于基础设施建设和旅游业的增长,2020东京奥运会将有望推动日本经济增长0.5个百分点。

  但事与愿违,如果用一句话概括东京奥运会的经济账,不外乎一句严重超支,简直要掏空日本的“家底”。

  光是预算超支就让日本叫苦不迭了。2013年申办奥运会时,日本官方预计举办成本为73亿美元,截至2020年9月,据牛津大学研究计算,日本实际投入达近158.4亿美元,成本超支200%,创下了夏季奥运会的历史纪录。

  面对此情此景,日本政府也只能自我安慰,多花钱不要紧,只要能挣回来,奥运会还是有其价值的。

  可惜,2020年的疫情,再给日本泼了一盆冷水——由于疫情带来的封锁,门票、旅游、赞助等一系列的奥运会“创收项目”几乎完全停滞。

  其中,最能直观统计的就是门票收入。东京奥组委首席执行官武藤敏郎表示,仅门票收入一项,就从预估的9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3亿元)降至数十亿日元。他承认,这将使得收支情况“毫无疑问失去平衡”。

  目前,东京奥运会门票已售出363万张,但这些门票绝大多数都将进行退票处理,后期日本政府还必须追加费用以弥补退票后的财政不足。

  除此之外,观众的缺席可能会导致赞助商重新评估在此次奥运会上的赞助价值。据英国路透社报道,包括佳能、东京海上日动火灾保险和味之素在内的十几家赞助商正在取消或缩减与东京奥运会相关的展位和推广活动。

  据经济观察网报道,日本关西大学名誉教授宫本胜浩(理论经济学)估算,如果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空场举办,经济损失将达约2.4133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420亿元)。而收支出现的赤字,将不得不由日本纳税人的钱填补。

东京奥运会里的中国企业还好吗?

  疫情对东京奥运会的影响同样波及了参与其中的中国企业。

  首当其冲的就是凯撒旅游这个国内旅游龙头企业。2019 年,凯撒旅游确认成为 2019-2020 年中国体育代表团票务销售及接待服务供应商,为 2019-2020年中国奥委会票务独家代理机构,在中国奥委会辖区内负责推广、销售及分配东京奥运会门票,并提供相关接待、保障等服务。换句话说,凯撒旅游就是东京奥运会中国奥委会辖区独的家票务代理机构。

  宣布获得东京奥运会票务代理权当日,凯撒旅游的股价上涨6.19%,收盘价7.72元,当时总市值达61.99亿元。令人始料未及的是,“凯撒”在东京奥运会上遭遇了“滑铁卢”。

  除了凯撒旅游,还有更多的中国旅游企业在这场奥运会投资中“血亏”。新京报曾报道:外界预估阿里巴巴共计花费约8亿美元,获得连续三界奥运会的TOP赞助;随后2019年,基于东京奥运会阿里巴巴也推出了东京奥运会期间“订住宿送赛事门票”主题游套餐。当下,阿里巴巴已宣布订单可无损退款。

  东京奥运会也曾给本就火热的国人投资日本地产再添上一把火,大批集团投资者、个人投资者涌向日本开发商业地产,海外房地产买家网居外网的一组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对日本房地产咨询指数达8933.3,同比增长1260.9%、环比增长179%。

  疫情发生之前,原定2020年东京奥运会期间酒店、民宿房价预计出现疯涨。《日经商贸》杂志2019年12月报道指出,预计2020年奥运会开幕期间7月24日至25日,东京市中心地区民宿价格普遍上涨,平时可能仅为2万日元(1280元人民币)的民宿,可上涨至45万日元(2.88万元人民币)。

  随着疫情的到来和东京奥运会延期,此前由奥运经济引发的日本民宿投资热潮现已近乎沉寂,这批玩家大概率也“灰头土脸”。据环球旅讯报道,2018年轰动一时的“蛮子民宿一条街”,如今也已退出日本市场。

  东京奥运会闭门举办,并非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损失。比如一些当下国内方兴未艾的短视频网站,就赶上了这个风口。特别是对那些手中握有奥运会新媒体视频版权的视频网站来说尤其如此。

费力不讨好,日本为什么不取消奥运会?

  说来说去,日本还是最大的苦主,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东京奥运会办得越久投入越多,可为什么还要继续下去呢?因为如果不举办奥运会,可能会亏得更惨。

  取消是不敢取消的,经济学家们表示,取消东京奥运会将对已经处在双底衰退(编者注:又称“W型衰退”,指在经济已经触底逐渐回升时,经济复苏可能失去动能,在不久的将来会再一次触底)边缘的日本经济造成进一步损害。彭博社指出,取消东京奥运会可能会抹消日本2021年的大部分经济增长。

  根据历届奥运会相关数据显示,门票收入并不是奥组委的主要收入来源,商业化经营的电视转播权与奥林匹克赞助计划才是更为重要的那一部分。

  恰巧的是,东京奥运会正是转播技术爆发的一届。国际奥委会预估,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电视覆盖率预计将是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两倍左右。

  而在美国和欧洲,电视和数字平台上进行转播时长预估将达到创纪录的7000小时和4000小时——虽然是空场比赛,但奥运媒体转播商的报道覆盖量将高于往届。

  据国际奥委会数据显示,如果东京奥运会没能举办,那么他们不得不退还40亿美元的电视转播权收入,这笔收入占总收入的73%。

  除了金钱损失外,日本的声誉损失将更是不可估量的。在日本生活了30多年的投资顾问杰斯珀·科尔(Jesper Koll)说,东京奥运会是一场面向世界的品牌宣传活动。归根结底,问题不在于建设成本能否收回,而在于日本的国家品牌形象能否得到提升。

  对许多国家的奥委会来说,国际奥委会的慷慨解囊是一条至关重要的生命线,涵盖了从行政费用到培训补贴,再到青年发展等一系列项目。例如,据国际奥委会前官员理查德·彼得金(Richard Peterkin)说,在加勒比岛国圣卢西亚,国际奥委会的资助占该国奥委会年收入(60万美元)的1/4。

  奥运经济早已不是东道主东京一家人的事情,而是牵一发动全身的系统工程,东京奥运会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如今种种政策和各方的表现,已经很难让人想象出,这会是一场成功的奥运会,现在只能期盼它能顺利办完。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综合整理

素材来源:金错刀、国防时报社、澎湃新闻、北京商报、金十数据、环球资讯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