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观察 | “国民饮料”如何走上了破产重整之路?汇源回应风口财经:公司运行一切正常

2021-07-22 18:01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16025) 扫描到手机

文/图 风口财经记者 吴思  实习生 夏季

  曾经霸占餐桌的汇源果汁,正在从人们生活中消失。

  近日,天眼查显示,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新增破产重整信息,申请人为山东德源国际物流有限公司,经办法院为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目前法院已裁定受理其重整申请。

  风口财经记者致电北京汇源总部,管理人员表示目前公司运行一切正常。记者走访青岛市市南区多家超市发现,汇源果汁的销量已经大大减少,有店家表示不会在进货时选择汇源果汁。

  这个曾一度被奉为“国民饮料”的知名企业,近年来经历债台高筑到港股退市,同时还要面临市场份额被竞争对手蚕食的窘境。纵观行业发展,除去管理能力带来的影响,产品才是果汁饮料赛道最强大的“护城河”。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被强制执行近16亿元 已受理破产重整

  天眼查显示,7月16日,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汇源”)发布破产重整信息,申请人为山东德源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下称“山东德源”),经办法院为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目前法院已裁定受理其重整申请。风口财经记者致电北京汇源总部,管理人员表示目前公司运行一切正常。

  据相关公告显示,北京汇源与山东德源在2018年及2019年签订合同,约定由后者提供运输服务,运费每半月进行结算。2020年7月30日,双方对账确认,北京汇源欠付山东德源运费24.16万元。2020年8月15日,山东德源公司出具催款函,要求北京汇源收到函件后五个工作日内支付上述运费,但北京汇源至2021年7月16日仍未支付。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今年年初对北京汇源公司启动预重整。预重整期间,临时管理人在分析资产负债及困境成因的基础上,认为北京汇源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但是该公司产业链完整、产能充足,具有品牌价值,在果汁行业具有一定的实力优势,已有多家企业表达投资意愿,该公司具有重整价值和重整可行性。

  事实上,在爆出破产重整消息之前,北京汇源早已深陷金融纠纷的泥潭,票据追索权纠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企业借贷纠纷等多种案件缠身。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7月2日,北京汇源新增一条强制执行信息,执行标的达15.9亿元,涉及7家公司和2位董事。7月7日,曾在港股上市的北京汇源饮料食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汇源集团”)新增一条强制执行信息,执行标的为1010万元。据天眼查统计,汇源集团累计被强制执行金额超过23亿元。

  7月21日,天眼查显示,北京汇源的限制消费令共14条,失信记录11条,历史被执行记录累计为67条;汇源集团限制消费令达88条,失信记录达66条,当前被强制执行8个案件,累计被强制执行133次。

  一名债权人接受采访时表示,其在2019年与北京汇源产生票据纠纷,之后申请强制执行,金额为数十万元,但表示会分期付款的北京汇源在两年内未付一分。该债权人透露,“感觉对方是能拖就拖。”

13年市值蒸发250亿  商超不再进货

  7月21日,记者走访青岛市市南区五家超市发现,仅有宁夏路的大型连锁超市大润发内售有汇源果汁,社区内小超市和便利店均没有汇源的身影。“从去年开始就不进货汇源果汁了,因为销量不佳。很多顾客都表示味道不如从前,或者说不好喝。总的来看,康师傅的饮料卖得更好。”八大湖街道一家便利店店长侯女士向记者透露。

大润发超市中的汇源果汁正在促销中

  曾经的饮料王者,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退场?

  据悉,诞生于1992年的汇源果汁,在创始人朱新礼的带领下发展迅猛。2000年,以23%的市场份额高居果汁产业榜首。此后连续十余年,汇源果汁一直稳居国内市场占有率第一。

  2007年,汇源果汁在港股上市,一时风光无两,不仅募资24亿港元成为当时香港最大的IPO项目,而且上市当日飙涨超66%,总市值一度超过313亿港元。朱新礼也由山东沂源的普通农民成功跻身福布斯中国百大富豪行列,资产达到61.3亿元。

  命运的分水岭很快到来。2008年9月,美国饮料巨头可口可乐公司提出以每股12.20港元、总额179.20亿港元收购汇源果汁,较当时股价4.14港元溢价超200%。这是可口可乐在当时的中国、乃至自身发展史上的最大一笔收购。

  据公开信息显示,为了提高资产评估价值,汇源果汁一方面大举扩产,并进军上游供应链;另一方面,大举裁撤营销渠道、减少成本,花费十六年建立起来的销售体系被一夕砍掉。然而,就在一切要尘埃落定时,2009年3月,中国商务部以《反垄断法》为依据,叫停了这项并购案,这也由此成为汇源果汁发展的第一个转折点。

  并购失败之后,汇源果汁开始频繁爆出债务危机。产能过剩,销售体系截至2017上半年,汇源果汁总负债已高达133亿元,资产负债率超52%,创出历史新高。而且汇源果汁的总负债中,多达84亿都是通过银行、公司债券、融资租赁等渠道拿来的借款,利息负担非常重。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彼时的汇源果汁虽然在2009年后营收总额增加,但资产负债率也在增加,扣非净利润长期处于亏损状态。

  自身业务不赚钱,到期债务却“火烧眉毛”,朱新礼不得不借新债还旧债,也因此迎来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3月29日期间,在没有签订借款协议、没有按联交所要求履行公告等程序的情况下,北京汇源累计向关联方汇源集团借款共计42.82亿元。

  汇源果汁此举不仅没有进行相关披露,更没有通过董事会的批准。此举违反了港交所上市规则中关于关联交易申报、股东批准及披露的条款,港交所对其进行3年停牌处理。在停牌期间,汇源果汁被爆出向P2P公司贷款,甚至以果汁抵债的消息。

  此后,朱新礼多方努力仍未能复牌,最终在2021年1月18日,汇源果汁从港股正式退市。股价最终定格在2.02港元,总市值仅剩54亿港元,蒸发约250亿港元。

产品是果汁赛道的“护城河”

  目前汇源果汁在破产重整阶段,如果有资本注入,汇源果汁仍有机会涅槃重生。

  据业内人士分析,资本面对汇源主要有两方面的顾虑:一是必须面对的债务问题,强制执行的十多亿元;二是管理问题。据知情人透露,一些资本有意在朱新礼退出汇源后接手。

  事实上,汇源果汁上市之后,创始人朱新礼依旧以家族企业的形式管理公司。女儿朱圣琴现任汇源集团执行董事、副总裁;女婿高勇曾是汇源果汁副总裁;弟弟朱新德曾担任汇源果汁总经理;侄子朱胜彪曾担任汇源果汁法定代表人,并负责汇源果汁旗下北京汇源饮用水公司。

  在其家族成员管理公司期间,先后发生以公谋私、违反公司法规等操作,引发数起纠纷。同时,虽然朱新礼挖来李锦记酱料集团前CEO苏盈福、百事大中华区饮料运营前副总裁梁家祥等人,轮番执掌汇源果汁,但最终没有一位任期超过2年。“无论公司讨论出什么决策,家族成员只要在周末回家一起吃顿饭,基本就能形成共识,推翻决策。”苏盈福此前透露。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朱新礼及其女儿朱圣琴仍在汇源集团担任董事。

  公司管理水平是影响净利润的重要原因,而产品则是在市场生存的核心要素。同样是软饮料起家,同样是诞生于上世纪90年代,农夫山泉却在书写和汇源果汁不同的结局。

  根据Euromonitor数据统计,在2020年全球软饮料行业品牌市场占有率排名中,农夫山泉仅次于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旗下产品,位列第六名。目前,农夫山泉主要生产包装饮用水、茶饮料、功能饮料、果汁饮料以及苏打水、咖啡、植物酸奶等其他饮料产品。

  中泰证券分析师范劲松认为,优秀的消费品企业主要是两套打法,一种是差异化的打法,侧重于产品以及系统的设计;另一种是高效率低成本的打法。农夫山泉更侧重于前者。从价值链角度来看,农夫山泉的水、茶饮料、果汁等子行业积极拓展上游,原料选择相对封闭构成差异化,中游设计、技术、宣传等制造差异化,构建极简产品,崇尚健康,回归产品的本质特点。下游应用场景宽泛,产品的兼容性很好,容易诞生大单品。

  近年来,大众消费观念转变,更注重天然、健康,追求“无糖、低糖”,而汇源果汁在发展的近二十年间只关注中高浓度果汁,市场竞争力猛缩,消费需求无法支撑上游庞大的供应链,直至沦为时代的边缘角色。

  产品才是企业最强大的“护城河”。每一个专注品质与创新力的企业,都拥有应对时代变迁的后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