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任性or难言之隐?上市只差临门一脚却拒答问询,主动撤单,这家公司的事没完!

2021-07-21 21:33 上海证券报阅读 (11059) 扫描到手机

  上市,对绝大多数企业来说,应该是一件梦寐以求的事。

  然而,就有人不把它当回事——明明都已经过会了,距离上市只差临门一脚了,却偏偏要“任性”一把:拒绝答复监管问询,主动撤回上市申请!

  是有钱任性?还是有难以启齿的秘密?

一份特殊的监管函

  7月20日,深交所公布了一份《关于对深圳市乾德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的监管函》。

  这是一份特殊的监管函——对象是一家已经终止(撤回)上市的公司。

  根据监管函,深交所上市审核中心决定对乾德电子采取书面警示的自律监管措施。

  事实上,乾德电子距离上市只差临门一脚。今年1月28日,乾德电子的首发上市申请获得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委员会审议通过。

  资料显示,乾德电子于去年7月10日申请创业板IPO并获受理,此后相对顺利,并且在今年1月过会。

  不料,到今年4月26日,乾德电子突然提交了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文件的申请,保荐券商招商证券也撤回了申请文件。5月7日,深交所作出终止审核决定。

  在这背后,乾德电子为何有如此突然的意外举动呢?

匪夷所思的拒答

  深交所监管函揭开了乾德电子突然主动撤单的细节。

  监管函透露,乾德电子在发行上市申请文件进行审核过程中具有违规情形。今年1月31日,也就是在公司过会后的第三天,深交所要求公司就报告期内实际控制人是否截留发行人废料收入等事项进行核查,并要求于2021年2月15日前回复。

  但是,乾德电子未在规定时限内回复,且未说明理由,迟至2021年4月15日方提交延期申请拟于4月30日回复。

  让人意外的是,公司最终没有回复,而是直接撤单。4月26日,乾德电子向深交所提交了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文件的申请。

  一撤了之,就万事大吉了吗?

  没有上市就可以无视监管吗?乾德电子匪夷所思的举动,最终换来了一纸监管警示。

  深交所指出,作为发行上市申请文件信息披露的第一责任人,乾德电子应当按本所发行上市审核机构审核问询的要求进行必要的补充调查和核查,及时、逐项回复本所发行上市审核机构提出的审核问询,相应补充或者修改发行上市申请文件。乾德电子的上述行为违反了《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四十二条、第六十九条的规定。

  鉴于上述事实和情节,根据有关规定,深交所上市审核中心决定对乾德电子采取书面警示的自律监管措施。

  与此同时,深交所指出,乾德电子应当引以为戒,严格遵守法律、法规和本所业务规则的规定,诚实守信、规范运作,保证发行上市申请文件和信息披露的真实、准确、完整。

任性撤单的背后

  资料显示,乾德电子成立于2001年9月,是一家专业从事精密连接器的研发、设计、生产及销售的高端制造类企业,产品广泛应用于消费电子、汽车电子等领域,客户群体主要是3C产品厂商。

  此次冲刺IPO,乾德电子拟募集资金5.69亿元,将投入(郑州)年产10亿只精密连接器项目、(启东)年产10亿只精密连接器项目和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从近年来的财务数据看,乾德电子看似一家挺不错的公司,营收连年超10亿元、净利润增速成倍增长,但业绩背后却有蹊跷之处。

  在深交所要求公司核查报告期内实控人是否截留发行人废料收入等事项之前,创业板上市委员会也对乾德电子存在的问题进行了问询。

  当时,问询的问题主要有三方面:

  1.发行人所处消费电子行业市场竞争较为激烈,技术迭代较快。发行人毛利增长的幅度持续远高于收入增长的幅度,且毛利率远高于可比公司水平。请发行人代表说明:(1)高毛利率的原因;(2)高毛利率的趋势是否具有可持续性,未来是否存在重大不利变化,相关风险提示是否充分。请保荐人代表发表明确意见。

  2.2018 年 8 月,启东市环境保护局因启东乾朔废气治理设施运行不正常,对启东乾朔处以 36 万元的罚款。请发行人代表说明上述处罚是否属于重大违法违规行为,并说明依据。请保荐人代表发表明确意见。

  3.报告期内,发行人电声产品收入于 2019 年出现大幅下滑。请发行人代表结合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说明用于生产电声产品的长期资产是否存在减值迹象及减值风险。请保荐人代表发表明确意见。

  据乾德电子招股书披露,2017-2019年,乾德电子营业收入分别为10.23亿元、11.94亿元、12.55亿元,2018年、2019年同比增速分别为16.64%、5.18%;同期净利润分别为2513.36万元、5372.87万元、1.64亿元,2018年、2019年同比增速分别为113.76%、205.34%。

  营收增速下滑到个位数、净利润增速则由增长1倍扩大到增长2倍,乾德电子营收与净利润的背离,离不开公司与同行毛利率的背离。

  根据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乾德电子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9.89%、29.73%、38.21%、39.87%;同行可比公司同期平均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8.17%、25.02%、23.18%、24.26%。

  在同行及平均毛利率处于下行的趋势下,乾德电子的毛利率不仅明显更高,而且逆势处于上行态势。到2020年上半年,乾德电子毛利率已经比平均值高出15.61个百分点,而在2017年,乾德电子毛利率只比平均值高出1.72个百分点。

  消费电子行业面临这激烈的市场竞争,技术迭代也较快,乾德电子的“毛利率之谜”,同样令人匪夷所思。

  当然,乾德电子的“谜团”不限于此。

  招股书显示,乾德电子发行人控股股东为王涧鸣,实控人为王涧鸣、马广敏和王佳文。其中,王涧鸣直接持有56%股份,其妻马广敏直接持有24%股份,其子王佳文直接持有5%股份,并间接持有4.97%股份。实控人合计持有公司 89.97%的股份。

  除此之前,乾德电子员工持股平台富连康达持股10%。查阅富连康达的股权结构显示,潘昊出资2000万元占20%股权,王涧鸣出资4500万元,占45%股权,汪海领出资2500万元占25%股权,毛海燕出资995万元,占9.95%股权,马广飞出资5万元占0.05%。

  其中,除王涧鸣妻弟马广飞出资的5万元外,其余出资全靠王涧鸣的财务资助。招股书披露,王涧鸣向汪海领、毛海燕、潘昊分别提供了2500万元、995万元、2000万元的借款。

  此外,马广飞此前直接参与乾德电子增资的5000万元资金,也是来自于王涧鸣的借款。

  从上述财务资助看,作为乾德电子实控人的王涧鸣,的确“不差钱”,但这是他“有钱任性”无视监管、放弃上市的理由吗?还是他有更多的难言之隐呢?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