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货之光”橘朵变外资控股?公司否认:依然是国货

2021-07-21 14:31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23736)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董婉婉 实习生 汤雨欣

  国货美妆品牌橘朵是否已经成为“纯外资品牌”的讨论在近两日发酵,不少网友对此发表评论,称“本是为了支持国货而买橘朵”,却没想到橘朵“用国货之光做宣传,到头来卖给外资”,“以后不要再打着国货的旗子来圈钱了!”

  这样的讨论,直接将#橘朵#送上了热搜。

持股人变更与回应

  7月16日,橘朵品牌母公司上海橘宜化妆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橘宜)股权发生变动,创始人郑自跃、投资人郑自维、张晓飞等4名自然人股东及Astrend IV (Hong Kong) Alpha Limited、湖州泓煜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海橘宜拓新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5家机构在内的9名股东已全部退出,公司由GeneralAtlantic Singapore JD Pte.Ltd.(以下简称,泛大西洋资本)全资控股。

  企查查信息显示,除股权变更外,上海橘宜的注册资本也从507.4989万元变更为405.9991万元,公司类型显示为“有限责任公司(外国法人独资)”。

  7月19日下午,橘朵品牌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目前网上信息为相关人士不实猜测。创始团队仍是公司最大股东,并长期控制公司。公司经营健康稳定。橘朵依然是国货品牌。

  不过天眼查显示,目前橘朵最大股东为General Atlantic Singapore JD Pte.Ltd.(以下简称“泛大西洋资本”),且为100%持股。所以,网友们并不买账,纷纷挂出天眼查、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网上泛大西洋资本100%持股橘朵的截图。

  对此,橘朵回应称:“目前对外信息显示工商信息并非全貌,详细信息会持续更新。”

  橘朵品牌母公司上海橘宜化妆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4月5日。2018年1月17日,法定代表人由刘兰英变更为橘朵品牌创始人郑自跃,同时郑自跃投资入股上海橘宜。

  但从2019年开始,郑自跃持有上海橘宜的股份比例开始不断下降。信息显示,2019年至2020年期间,郑自跃持股比例由51.84%减少至36.0234%;2021年5月20日后,郑自跃的持股比例更是减少至9.0536%。随后在2021年7月16日,郑自跃彻底退出上海橘宜股东行列。

  在过去的一年里,上海橘宜的股权变更过程中有三次与泛大西洋资本相关。2020年9月30日,泛大西洋资本成为上海橘宜新增投资机构,认缴资本32.365万元,持股24.177%;2021年5月20日,上海橘宜注册资本由133.865万元增至507.499万元,其中泛大西洋资本认缴额为405.9991万元,持股80%;7月16日,上海橘宜注册资本由507.499万元减至405.999万元,泛大西洋资本持股达到100%。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企查查信息显示,目前上海橘宜的法定代表人和最终受益人仍为郑自跃。

  随后,风口财经记者联系了上海橘宜化妆品有限公司,对方以不是橘朵联系人为由拒绝接受采访。

橘朵发展史

  资料显示,橘朵成立于2016年,凭借单色眼影切入彩妆市场。2017年登陆淘宝,其单色眼影、腮红产品大爆。整体上,橘朵产品线偏向平价路线,主力产品的价位在50元—70元之间,走清新可爱风,以学生等年轻人群为主要受众。

  2018年7月,橘朵天猫官方旗舰店上线,入驻首年,“双11”销量便破千万。2019年1—3月,淘宝及天猫彩妆类品牌销售额排行中,橘朵品牌跻身TOP3;同年6月淘宝/天猫全网高交易品牌TOP20中,橘朵品牌位列TOP14。

  线上爆火后,橘朵双管齐下,积极布局线下渠道。2019年3月以来,橘朵开始在上海、长沙、武汉、成都、广州等城市开设快闪店。2020年4月,橘朵入驻快时尚百货三福和美妆集合店WOW COLOR,合计入驻了千家线下店。2020年6月,橘朵进入屈臣氏。2020年8月,橘朵又在杭州湖滨银泰in77开设首家线下旗舰店。

  凭借良好的发展势头,在2018年-2020年期间,上海橘宜共经历了4次股权融资,仅2018年,橘朵便先后完成种子轮、天使轮融资,而具体融资金额并未公开披露。

  销量大增的背后,是橘朵铺天盖地的营销。

  据悉,橘朵主要采用明星代言+KOL带货+素人种草的模式进行推广。数据显示,橘朵在邀请当红流量明星黄明昊成为代言人的同时;曾在仅3个月时间内,合作网红种草达人数量为6094位,同时开启直播带货141场。

  截至目前,Judydoll橘朵天猫旗舰店粉丝数量为660万,店铺页面显示,月销量过万的彩妆单品有16个左右,涵盖了不同种类的腮红、眼影、遮瑕液/膏、唇泥、眼线液、修容粉饼、眉笔、蜜粉等细分品类。

美妆公司烧钱逻辑

  从橘朵的成立、发迹,到创始人离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出凭借烧钱营销模式出位的国产彩妆品牌从营销出圈到受困烧钱模式的发展历程。

  从2018年开始,橘朵、完美日记、花西子以及2019年诞生的珂拉琪等国产美妆品牌出现了爆发式增长,这些品牌身上有着同样的特点:抓住了小红书、抖音、KOL等新渠道带来的流量红利,擅长营销玩法,从线上起家。

  同时,本土新锐美妆品牌的快速崛起,吸引了资本的注意。自2020年以来,美妆赛道热度不减,融资数量将其他赛道远远甩在后面。

  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国内美妆行业共发生39起融资事件,披露融资金额超50亿元。资本的入局,加速了行业竞争。

  对于此次橘朵事件,美妆行业营销专家张兵武分析称,具体退场的原因不是很清楚,不过从橘朵近期的发展来看,创始人及股东的离场或许和橘朵品牌发展潜力不足有着一定关系。

  近几年,烧钱营销成为了彩妆品牌出圈的惯用模式。譬如完美日记,仅2020年营销费用高达21.6亿元,高营销的背后是与包括李佳琦、薇娅在内的近1.5万个不同知名度的KOL合作,其中百万粉丝级别的KOL仅有800多个。

  同样,花西子每月营销费用达2000万元。2020年1-2月,花西子旗舰店中40%的销售额来自李佳琦直播间;同年1-7月李佳琦总共直播卖货118场,其中有45场涉及花西子的产品。

  然而,不是所有品牌都能拥有雄厚的资本支持,凭借疯狂烧钱模式复制一个成立五年登陆纽交所的完美日记或年销售额达30亿元的花西子。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