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观察|恒大市值跌破千亿,许家印站在了“悬崖”边上

2021-07-20 21:02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19155)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谢文倩

  这两天备受关注的“顶流明星”,一个是吴亦凡,另一个就是恒大。

  7月19日,一则涉及中国恒大的民事裁定书再度将恒大送上了风口浪尖。裁定书显示,广发银行宜兴分支行申请冻结恒大1.32亿元资产,恒大随后发布声明反斥宜兴支行滥用诉讼前保全,将依法起诉,与讨债的广发银行对薄公堂。

  一石激起千层浪,受此消息影响,恒大系股价持续下跌。截至7月20日收盘,中国恒大股价报收7.37港元/股收盘,市值976.4亿港元,创下近五年以来最低纪录。

  此次银行催还贷款金额并不算多,资本市场不安情绪却如此紧张,不得不令人担心起恒大的资金流问题。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幕像极了当年乐视网如日中天之时,贾跃亭突然接到了一纸通知,法院裁定招商银行对乐视网申请的财产保全有效,冻结了12.37亿元的资产,往日风光戛然而止。

  这二人同有一个造车梦,此前,许家印还曾以“白衣骑士”的身份出现在贾跃亭人生的关键时刻,没想到有朝一日同样深陷债务泥沼。现在看来,谁的梦想更让人窒息还未可知,而我们也难以用常人的眼光去给他们分个高下。

1.3亿债务“压垮”恒大,市值创下近五年来最低纪录

  一纸裁定书,撕开了恒大股价暴跌的口子。

  7月19日,根据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显示,广发银行近日请求冻结被申请人宜兴市恒誉置业有限公司、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银行存款1.32亿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财产。

  突如其来的市场关注度杀了恒大一个始料未及,当天恒大系股价遭遇重挫。在当日收盘前,恒大方面紧急发布声明回应,“我司江苏省公司旗下项目公司宜兴市恒誉置业有限公司与广发银行宜兴支行项目贷款1.32亿元到期日为2022年3月27日。对于宜兴支行滥用诉讼前保全的行为,我司将依法起诉”。

  也就是说,此时距离贷款到期还有8个多月,现在广发银行准备提前收回贷款。那么问题来了,仅仅1.2亿的标的物,对于房产巨头恒大来讲就是九牛一毛,为什么广发银行突然要跟恒大撕破脸?

  对此,广发银行给出的理由是情况紧急,不立即申请保全将会使其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但有业内人士指出 ,一般来说,银行给开发商放贷都会拿相应的物品来抵押,房地产商一般会拿出房子作为抵押物。此次广发银行提前收贷可能是嗅到了某种信号。

  不过,记者注意到,该裁决其实在 7 月 13 日就已经公布法院官网,但由于金额不大且还在诉前阶段,所以关注度不高。但平稳度过一个周以后,裁决突然发作,其中意味颇为玄妙。

  而在此之前,恒大曾频频向市场释放“不缺钱”的信号,不仅推出特别分红计划,还提前偿还136亿港元的美元债,但眼下这一切很可能使恒大在市场努力建立起来的信任化为泡影。

  恒大集团市值严重受挫,已连续两日跌破千亿港元。截至20日收盘,7月20日,中国恒大以7.37港元/股收盘,市值976.4亿港元,创下近五年以来最低纪录。

负债5700亿,恒大到底怎么了

  成立25年后,恒大集团已经摇摇欲坠。

  房产市场波谲云诡,今年以来洗牌不断加速。据人民法院公告网数据显示,2021年破产房企数量已超过200家,更有已有多家房企迈向被收购的命运,其中包括红星地产、彰泰集团、SOHO中国等。

  洗牌背后是房地产行业监管的全线收紧。2020年8月,住建部与央行要求控制房地产企业有息债务增长,并抛出“三条红线”:剔除预收款的资产负债率不得大于70%、净负债率不得大于100%、现金短债比不得小于1倍。

  政策发布之时,一直奉行高杠杆的恒大属于三条红线全部踩中的状态,此后的日子更是走在下坡路上。财报显示,过去三年,恒大总负债金额连年增长,从2018年的1.57万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1.85万亿,直至2020年的1.95万亿元。

  尽管许家印信誓旦旦的保证,今天的新恒大已经不是过往的恒大,但违约债务还是层出不穷。6月以来,恒大下游供应商的商业承兑汇票出现逾期,并有几张逾期未付的商票截图流传于网络,事件涉及恒大旗下宁波、南阳、阳江等多个城市的项目公司。此外,国际评级机构惠誉评级也在上个月下调了恒大的评级。

  背后的雷早已埋下,许家印从来不满足于恒大只是一个“地产航母”。2010年开始,许家印就不断拓展自己的业务版图,在文娱、文旅、物业、新能源等业务领域排兵布阵,试图打造一个完整的商业帝国。

  不幸的是,恒大文化和文旅等板块都相继挫败,没能撑起许家印的野心。

狂砸474亿,性感的造车故事能救恒大吗?

  恒大跟许家印需要更多时间。

  2021年6月底,恒大对外透露,中国恒大净负债率已降至100%以下,实现一条“红线”变绿。其有息负债与2020年的峰值相比,大幅下降约3000亿元,但仍高达5700多亿元。

  为了还债,恒大这一年变卖了不少资产。2020年11月,恒大集团将其持有的广汇集团40.964%股权出售给申能集团,套现约148.5亿元;今年6月21日,恒大将持有的29.9%嘉凯城股权转让给深圳华建,套现约25.08亿元;6月25日,恒大继嘉凯城后,再卖恒大文化;节流方面,恒大今年几乎没怎么拿地。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控制支出方面如此拼命的恒大,却非常舍得为造车花钱——目前,恒大在新能源汽车产业累计总投入474亿,数额之高令人咋舌。

  那么,恒大为什么非要造车?许家印是不是着了贾跃亭的道,也开始为梦想窒息?罗振宇在某次演讲中说过一个关于乐视的段子:也不知是乐视为干事忙着圈钱钱不够干事了又回来圈,还是乐视为圈钱假装干事事不足圈钱了又找个事,这句话同样可以适用在恒大身上。

  要知道,造车新势力目前堪称是资本的“春药”,若能融到钱便可缓解公司的资金问题。

  虽然饱受外界质疑,但恒大还是凭借着造车概念高歌猛进。自从恒大汽车在港股借恒大健康上市成功后,顺利引入了腾讯,滴滴,红杉资本等6大资本保荐机构,购股总额40亿港币,车还没有看到一辆,就一度超过比亚迪成为国内市值最高车企。

  尽管一无所有,但又应有尽有,用威马沈晖的话说,恒大汽车就差汽车了。虽然目前恒大汽车尚未受到事件的直接影响,但其命运却与恒大唇齿相依,股价较最高点时累跌近 80%。7 月20 日收盘,恒大汽车股价 14.3 港元/ 股,市值只剩下 1397 亿港元。

  不过,恒大的底气还是在的。恒大集团司歌《崛起》中,有一句许家印亲自参与创作的歌词:荣耀与辉煌不只是胜利,逆风展翅,腾空崛起。作为恒大掌门人,许家印39岁白手起家,带着七八个人创立了创立恒大,这些年,与恒大一起经历了多场生死之战,数次力挽狂澜。

  这一次,恒大又站在了悬崖边上,胜负生死未有定论,不如给许家印和恒大多一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