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访谈|安存科技创始人徐敏:从律师跨界互联网 做数据安全取经路上的“玄奘”

2021-07-19 18:57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21829)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王贝贝 实习生 付晓琳

近日,滴滴出行、BOSS直聘等多家互联网企业接受网络安全审查,一时间,数据安全再次成为社会关注焦点。

数据安全的另一主题是可信。伴随着电子数据的爆发式增长,数据如何可信正成为数字经济发展的核心问题。

杭州安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徐敏,十几年前他从律师跨界成为互联网人,并于2008年成立杭州安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他由此开启了让数据变可信的创业之路。目前,安存科技已与全国260多家公证机构,10多个仲裁机构,21个省份的电信运营商建立业务合作关系。全国有760多家人民法院使用安存产品作为日常办公。客户遍及银行、证券、互联网金融、电子政务、公共事业、旅游出行、数字出版、电子商务、第三方支付、O2O等行业,为百万企业和千万个人用户提供服务。

徐敏跨界的缘由是什么?在他看来,数据安全为何如此重要?网络安全又该如何守护?近日,风口财经记者与徐敏就此进行了对话。

—01

偶然中发现必然,坚定创业十余载

记者:十多年前,您从律师行业跨界到互联网行业,是基于什么契机?

徐敏:这是我在律师执业过程当中偶然发生的事情。我们浙江有个义乌小商品市场,在2005年、2006年的时候,市场的商户开始兴起通过网络来进行交易,交易过程中大都通过E-MAIL、MSN、电话来进行交流沟通。但网上交易发生纠纷以后,商户把网络上下的订单或者把MSN、QQ里面交流的内容下载下来,交给法院作为证据的时候,却得不到法院的认可。原因是法官没办法确认商户从下载到打印网上订单或交流记录的过程当中是否人为改过内容。哪怕改动一下小数点,就相差很多钱,亿跟千万也就一个小数点而已。让法官用判决书的形式来确定这个东西没改过,是不可能的。

我当时就在想,如果有一家公司能够瞬间证明在网络上发生的这些事是真实存在的,有没有被改过,而且能被法院法律认可,那一定会是一家很伟大的公司。

所以在2008年的时候,我就开始创办这家公司,想把这件事情做出来,我们把它叫做可信数据,就研究怎么让数据变的可信,变的有司法效力,因为法律认可它是最高维度的认可。

记者:您是怎么下定这么大决心的?

徐敏:第一,因为无知者无畏;第二,我的花名叫“玄奘”,西游记里面他是最没有用的,我也是这样,因为我不懂技术,不懂产品,也不懂运营,但是我在路上碰到了这些人,我把大家聚在一起。虽然技术我不懂,但有一点,就是我的使命和决心就像唐僧一样,不取到真经绝不回头,如果我不把它做出来,也绝不回头。

我当时立下目标,准备用8年的时间完成这个使命。到现在,我已经做了13年了,那时候我37岁,现在已经50岁了,那时候我还有很多头发,现在不仅仅不是白头,而是没头发了。如果要我重复再来一次,我很有可能坚持不下来。因为像互联网这种行业,失败率是很高的。有统计数据显示,互联网公司超过3年的就剩下百分之五了,超过5年的就剩下百分之一了,而超10年的就剩千分之一了。很幸运的是我们的企业一直还活着。

—02

为了解决问题,而不是炒概念

记者:在七八年前,区块链还鲜为人知的时候,您就已经前瞻性布局了,是如何做到的?

徐敏:其实我也没什么布局,我们是解决一件实际问题。2014年,我们跟网易做了全世界第一份可信的邮件公证邮。在以前,所有的数据同步都要求是原文数据,这是因为法律规定是要原始数据或者原始证据才能作为一个定案的依据,我们要得到法律的认可。由于电子数据具有易改无痕的特性,一旦发生纠纷将会陷入真伪难辨的情形。开始,我们做公证邮的思路是认为邮件是可以改的,但是下面的底层代码是改不掉的。但网易一秒钟邮件的并发量高达3000万份,如果把3000万份的原文都给同步过来,服务器宕机断掉了,根本没办法处理。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想了个办法,就是把它的原文放在网易本地,把它的哈希反向了出来,这个就小了很多了,就能实现了。哈希可以理解为是一段数据的串码,那么这个串码可以跟原文进行比照,如果原文动过了,哈希跟原文就对不上了,这证明原文被改过了,不可信了。

所以说,我们其实是解决了一个客观的实践中碰到的问题,不是为了炒一个概念。现在所看到的原文跟哈希区块链的存证就是这么形成的,这个雏形就来自于这个地方。

—03

城市与企业是共生共长的关系

记者:杭州是互联网高度发达的城市,这对您企业的发展有什么助力吗?

徐敏:共生共长吧。杭州有很多比较有名的互联网企业,比如说阿里、网易,还有一些做硬件的企业,比如说海康威视、大华等等。我们是做可信数据的,是伴随着这样的环境生态共生共长的。如果一个企业周围没有发展环境的话,它不可能独立成长出来的。

我们做的第一款可信语音数据叫安存语录,它是一款与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共同合作的公证电话。打个电话就能够把电话的内容保留下来,包括主叫号码、被叫号码、通话开始时间、通话结束时间,而且能出公证书,具有法律效力。

通过这个产品,我们消除了“恶意差评师”这个行业。淘宝里面一个差评,对卖家来说是很重视的,因为差评会直接影响到他的流量、排名和销售。

那么它的原理是什么?故意给出差评后,90%的恶意差评师会指定商家用电话联系,10%的要求商家用QQ联络。恶意差评师不敢用旺旺联络,因为用旺旺联络,淘宝后台是看得到的。当卖家打电话问给差评的原因时,对方承认给差评是故意为之,取消差评的代价是1000块钱。以前商家碰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只能哑巴吃黄连,因为不用旺旺联络,就不会留下任何的凭证记录。对于恶意差评,甚至还产生过商家去砍人的事件。

我们安存语录发明以后,跟淘宝进行合作,淘宝上800万卖家都能够看到我们安全语录上线,可以作为他们的维权工具。安存语录会显示主叫号码、被叫号码,可以出公证书,而且数据是对接到淘宝后台的,淘宝的客服一听就能判断是否是恶意差评。2012年的11月27日,安存语录在淘宝上线,11月28号就有7个恶意差评师被确定,并以敲诈勒索罪判了刑,以后这个行业就消失了。

—04

工业互联网时代,网络安全是新蓝海

记者:青岛有很好的工业背景,目前正在着力打造工业互联网之都,您从中看到了哪些机会?

徐敏:我记得是2017年,我跟吴晓波到德国汉诺威去看了德国的工业制造4.0,也就是智能制造。有个场景,我印象深刻。有一台100多年前的车床,连在现代的电脑上,通过互联网下单,车床在无人操控的情况下,可根据指令制造出想要的东西。这是非常震撼的,要知道那个车床已经很老了,100多年了。互联网和工业这两者需要相容,兼并在一起。

工业互联网比我们传统的消费互联网、娱乐互联网、电子商务等,涵盖的内容更全,要求的程度会更复杂,几乎所有数字化的技术比如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都需要用。

从工业互联网的角度来讲,比如说在制造这一块,它是个封闭的环境,我们可以理解为一个类似于局域网的环境,在这个封闭的环境里,信任都是可控的。但是订单或者需求它是来自于互联网,而互联网是不可控的,我们不知道外面主体的信任度,或者它数据的真实性,甚至是不是黑客都不清楚的。那么怎么将互联网上的这些数据跟我们物联网(类似于局域网)的这些可信的数据兼容起来,相互之间能瞬间转化认同,这个是个很重要的课题。我觉得在这里面有可能会有很多的先进技术产生,包括物联网里面我们工业制造的一些图纸的著作权版权等知识产权如何确定、订单之间的真实性的证明、责任的确定等等是有很多的想象空间,需要很多人去做。

记者:未来安存科技的发展愿景是什么?如何实现?

徐敏:我们想通过技术手段,跟司法的双轮驱动,塑造互联网虚拟世界里的诚信,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甚至让天下无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