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观察 | A股再无吴亦凡 奢侈品牌“进退两难”

2021-07-19 18:02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综合阅读 (12967)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风口观察 | A股再无吴亦凡 奢侈品牌进退两难

“都美竹吴亦凡”事件持续发酵。

7月18日,19岁女孩都美竹爆料吴亦凡以选演员等为借口,物色、诱骗年轻女性,包括自己在内共有8名受害人,其中有两个女孩至今未成年。都美竹称,收到50万封口费,正在分批退回,已经做好走法律程序的准备,用法律“堂堂正正地战斗”。

截图来源:微博

陷入舆论漩涡的吴亦凡7月19日上午在微博发文,否认都美竹此前爆料中的种种“细节”。吴亦凡工[email protected]_吴亦凡工作室随后也发布声明,称都美竹编造与吴亦凡有关不实信息、蓄意煽动舆论、向工作室索要巨款,上述行为涉嫌违法犯罪,工作室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案件被受理后正在依法侦办。

多个品牌“撇关系”

7月19日,腾讯视频向吴亦凡方进行了品牌代言人合作撤销告知,已与吴亦凡方终止了一切品牌层面的相关合作。

目前,腾讯视频、得宝、康师傅冰红茶、云听app、韩束、滋源、立白,纷纷发声明宣布与吴亦凡解约。腾讯旗下王者荣耀、华帝、兰蔻、良品铺子声明与吴亦凡合作已到期,不再续约。

“吴亦凡概念股”走弱

此事件发生后,良品铺子第一时间站出来切割,早在2020年11月合约就到期,跟吴亦凡结束了合作。吴亦凡代言良品铺子,导致公司销售费用激增,从而导致营业利润率下降。

2020年三季报显示,良品铺子的销售费用率提升了1.27个百分点,营业利润率下降1.22个百分点。同期,良品铺子营收增速1.29%,净利润增速为-16.15%。

7月19日,良品铺子股价低开低走,盘中最大跌幅达9.88%。截至收盘,良品铺子股价报36.30元/股,跌4.60%。

此外,吴亦凡也A股公司华帝股份有合作。从效果看,华帝股份的业绩不仅没有改善,反而进一步恶化。从2019年到2020年,该公司营收增速从下滑5.69%扩大至下滑24.14%。

7月19日,截至收盘,华帝股份股价报6.81元/股,跌1.45%。

奢侈品宠儿 年收入过亿

公开资料显示,吴亦凡出生于1990年,2012年作为EXO组合成员正式出道,曾主演《老炮儿》、《西游伏妖篇》等电影,目前微博粉丝超过5000万。

2012年,顶着男团偶像光环,吴亦凡回国后的演艺事业风生水起,作为穿衣风格大胆前卫的 “潮人”,他的时尚资源和奢侈品代言更是拿到手软。

2016年10月,Burberry宣布吴亦凡出任其品牌全新代言人,此后,推出相关联名款,效果惊人。

2017年1月,Burberry发布2016年三季度财报显示,零售收入同比增长22%至7.35亿英镑,可比销售额录得3%的增长,超出分析师预期,得益中国大陆业绩强劲,亚太地区销售额恢复增长,提振业绩作用明显。此前,Burberry业绩已连续低迷三年,2016-2017财年不仅销售额下降了2%,净利润更大跌21%。

同样在2016年,意大利奢侈品牌宝格丽也宣布吴亦凡成为了宝格丽中国区腕表代言人,这也是该品牌腕表首次启用亚洲男明星。

2018年10月31日,LV官微 @路易威登 正式宣布歌手、音乐制作人、演员吴亦凡成为品牌代言人。2020年背着3米玩偶压轴出现在秀场造型也在当时吸睛无数,2021春夏玩偶系列也成为季节爆款。

2021年4月17日,吴亦凡再拿下一个高奢品牌代言,成为了保时捷中国赛车运动的代言人。从去年开始,吴亦凡便与保时捷互动频繁,还与保时捷拍摄了系列赛车纪录片。甚至还参加了保时捷运动杯冲刺挑战赛,获得CT4组别冠军,这也是吴亦凡赛车生涯的首个冠军奖杯。

事实上,2016年,华为荣耀系列刚推出时,华为也曾选择吴亦凡作为代言人。但当年,有微博名为“小G娜”的女网友曝出了多张与吴亦凡的聊天截图和语音,让吴亦凡公众形象大打折扣。华为后来也将代言人换成了胡歌,在官宣海报上,荣耀手机也打上了选择胡歌的理由: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回国后吴亦凡收入也相当可观。2017年12月19日,福布斯数据显示,当年中国收入最高的10位明星中,吴亦凡以1.5亿排名第10。

榜单中列出了大中华地区收入最高的明星,成龙以3.3亿位居榜首,范冰冰紧随其后,收入为3亿,周杰伦则是2.6亿。杨洋、鹿晗则分别为2.4亿和2.1亿。前十名还有杨幂、Angelababy、赵丽颖、刘涛和吴亦凡,收入分别为2亿、2亿、1.9亿、1.8亿和1.5亿。而据福布斯2020年名人榜,吴亦凡已经排名第8。

奢侈品牌反应慢?

然而,与吴亦凡合作的奢侈品牌目前为止少有对上述事件进行任何表态。

一个现实情况是,品牌与艺人的合约通常包含众多复杂的权责认定条款。是否解约、解约责任由谁来负、如何宣布解约决定,以及后续事宜的处理等都需要艺人和品牌双方进行协调。

吴亦凡目前是路易威登、宝格丽等的品牌代言人。这样高的合作等级通常意味着相关任免工作,甚至是相关表态发声都需要由品牌全球总部决定。而本地团队与总部之间的充分沟通需要时间。

这也是为什么,从目前的情况看,奢侈品牌就此次吴亦凡相关事件的反应相较于本土消费品牌更慢。

而且事实上,当合作的流量明星深陷丑闻,奢侈品牌往往会面对一种进退两难的尴尬。

一方面,滞后的反应到最后可能会给品牌造成更大的伤害。因为非粉丝群体消费者对于品牌的认知和观感,很有可能已经受到了深陷丑闻的流量明星的影响。

可另一面,即使品牌断然决定解除合约,由于流量明星粉丝群体庞大,仅是粉丝群的不满就有可能让品牌陷入到另一场舆论危机中。

值得提到的是,文化、价值观上的差异,也是海外品牌往往难以在国际市场代言人被曝出丑闻时,快速做出回应的原因之一。

欧洲、美洲和中国的社会生态有相当大的不同。换言之,并不是所有问题都会在全球范围内引发相同的关注、讨论,甚至批评。这也意味着如何在一个国际市场的社会语境下去认识问题,并由此提出解决方案,是所有品牌都需要面对的挑战。

(公开资料综合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