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观察 | 山东上市民企三成“二代”站前台,财富传承背后是怎样的地域特色

2021-07-12 20:30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13929)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吴思

  从改革中走出,民营企业在经济浪潮中拼搏、成长、壮大。

  据国家统计局统计,2020年山东省实有市场主体接近1200万户,其中民营经济主体占98.7%。民营企业是山东省经济发展的基石,而在这个板块中,家族型企业又是强大的分支。

  近日,威高骨科在上交所挂牌上市,这是陈学利家族控股的第三家上市公司。在2020山东创富榜中,陈学利家族以775.88亿元居第五名。此外,记者在权威机构福布斯、胡润发布的中国富豪榜中发现,山东省的入榜者多是以家族形式出现。

  据风口财经整理,目前山东省上市的156家民营企业中,有44位公司创始人子女已在其家族企业中担任董事或法定代表人,其中有15位取得硕士学位,2位取得博士学位;17位在40岁以下,年纪最小的接任董事长年仅26岁。

聚集财富与产业

  记者根据2020山东创富榜整理,上榜的400位山东富豪中有43位是以家族形式出现,占比超过十分之一。

  从具体财富估值来看,上榜的家族企业中,16位富豪财富突破100亿元,24位财富在10亿元至100亿元之间。其中,掌舵歌尔股份的姜滨家族、道恩集团的于晓宁家族、威高集团的陈学利家族、华勤橡胶的牛宜顺家族财富均超过500亿元,总计控制着3321.84亿元,占上榜富豪财富总值的13%。

  从行业分布来看,能够上榜的家族企业多是从事山东的强势行业。43位上榜的家族企业富豪中,化工、机械设备、轻工制造为主,其余分布在金属冶炼、医药生物、食品、批发零售等行业。

  从地区分布来看,山东创富榜的上榜富豪主要集中在东营、滨州、青岛,三地分别有69人、58人和56人。而榜单中的家族企业则主要分布在青岛、烟台、潍坊,分别为8家、7家和6家。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20年12月,魏桥创业集团的郑淑良以830.46亿元的财富位居山东创富榜第三,虽未以家族形式出现在排行中,但实际上魏桥集团的实控人为郑淑良之子张波。张波在2018年就接过了魏桥集团创始人张士平(郑淑良丈夫、张波父亲)的接力棒,成为魏桥集团实控人。张士平的两个女儿张红霞、张艳红以及侄子魏迎朝也在集团管理中挑起大梁,张红霞任旗下上市公司魏桥纺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在2020山东创富榜中,张红霞、张波、张艳红、魏迎朝分别以172.96亿元、172.96亿元、138.86亿元、121.81亿元位列第33、34、49、53名。包含直系亲属在内,魏桥集团共有31名员工上榜,占榜单的近8%,为占比最大的企业。

  在家族企业中,与创始人有血缘关系的董事或高管很常见,但也有个例。如未名医药的董事长,既不是创始人高庆昌的儿子高宝林,也不是其任何直系亲属,而是儿媳于秀媛,而高宝林则持有父亲的全部股份。

“实在”的地域特点

  山东是我国的工业大省,也是制造业的佼佼者。纵观山东上市产业,化工类企业占比最大,其次为机械、纺织、钢铁、食品、医药等传统行业。

  据最新统计,山东目前拥有全部41个工业大类,规上工业企业超2.6万家,100多种重点产品产量居全国前三位,其中,纱线、机制纸、轮胎、电解铝等46种产品居全国首位。并且,“十三五”期间,山东省全部工业增加值五年持续增长,2020年达到23111亿元,占生产总值比重为31.6%,工业经济规模居全国第3位。

  数十年来,山东省在传统行业辛勤耕耘,许多创业者也在一直坚守初心。

  跻身世界500强的魏桥集团已在纺织领域深耕30余年,创始人张士平从卖棉制品到研究电解铝,打造了完整的产业链和高效的产业集群。也许魏桥集团在他人眼中是一列列整齐的厂房,或是一台台轰鸣的沉重机器,但是,在大众深陷互联网无法自拔时,魏桥已经不声不响地把中国制造运送到世界的各个角落。

  如今,张士平的子女及亲属继续扛起了魏桥集团的重担。魏桥纺织董事长张红霞曾在采访中表示,“我们讲究以实干为主,做得多,说得少。”而这同样也是更多山东家族企业的特点,深耕产业,不问东西。

  山东登海种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创始人李登海,同样在自己的领域默默耕耘。

  李登海作为农民发明家,被称为“中国紧凑型杂交玉米之父”,他醉心于科研,在2013年就将公司的经营管理权转交给了职业经理人。不同于传统的“子承父业”,李登海的儿子李旭华同样选择了和父亲一样的科研道路,“解甲归田”,继续做育种研究。

“创二代”要比“一代”更能拼

  风口财经根据同花顺iFind整理,目前山东省上市的156家民营企业中,有44位公司创始人子女在其家族企业中担任董事或法定代表人。其中10位在50岁及以上,17位在40岁至50岁之间,17位在40岁以下。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些上市的民营企业中不乏青年才俊,共有4位“90后”承担起了公司董事的重任,年纪最小的是保龄宝生物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戴斯觉,1995年出生,毕业于英国曼彻斯特大学,金融经济学理学硕士学历。

  据风口财经整理,44位已接任公司董事的创始人子女中,22位为本科学历,15位为硕士,而取得博士学位的有2位。

  在父辈的创业光辉下,“创二代”又该如何突破?

  玲珑集团的创始人王希成已73岁,旗下玲珑轮胎的董事长已在2013年交由长子王锋担任。在2020创富榜上,王希成家族分别以玲珑集团和玲珑轮胎的身份上榜,财富值为333.55亿元和151.13亿元。

  截至7月8日收盘,王锋带领的玲珑轮胎市值达561.49亿,稳居行业龙头。在近日发布的2021年《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榜单中,玲珑轮胎以596.72亿元的品牌价值位列113位,品牌价值连续 8 年保持50亿元以上的增长。

  传统行业的转型升级在“创二代”的掌控下加快了步伐。

  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脱胎于老牌纺织服装企业——红领集团,其创始人张代理在2009年任命女儿张蕴蓝为新任董事长。看似家族企业理所当然的交接,其实张蕴蓝已准备了数年。

  2005年,张蕴蓝就进入彼时还未改名的红领集团实习,从报关员做起,张蕴蓝熟悉了公司的各个环节。经过数千个日夜的高强度工作,张蕴蓝凭借出色的能力在公司中站稳脚跟。2009年,张蕴蓝成为酷特智能董事长。

  在父辈兢兢业业打下的江山面前,除了财富的传承,子女还要担起肩上的重任。

  在张蕴蓝接手公司后的几年里,酷特智能以“大规模个性化定制”的行业新思路,成功打破了工业化和个性化的生产悖论,从一家传统的成衣工厂转型为一家数据驱动生产全流程,能够以工业化手段、效率及成本制造个性化产品的智能工厂,满足世界各地的个性化定制需求。张蕴蓝创新提出C2M工商一体化商业模式也得到业内一致肯定和广泛应用。

  2020年7月8日,酷特智能作为服装C2M智能定制第一股(300840),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酷特智能变革和创新的基因已经在两代人之间完成了传承。

  创业易,守业难。在许多民营企业家都面临退休的时间点,“创二代”们的表现似乎并不逊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