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观察 | 半年蒸发2000亿,医药巨头创始人再出山!能否夺回“医药一哥”宝座?

2021-07-12 13:07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20548) 扫描到手机

  接任董事长不足两年时间,4000亿市值恒瑞医药董事长周云曙因病辞职,“还政”于创始人孙飘扬。

  中信建投建议,投资人应理性、客观看待周云曙辞职一事。企业发展和人员更替过程中存在一定波折,都是非常正常的事件,相信在孙飘扬及现有管理层带领下,公司发展仍然稳健务实。也相信此次事件不会影响孙飘扬一直以来致力的管理团队年轻化和职业化的大方向。

周云曙因身体抱恙辞职

  公告显示,周云曙因身体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以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相应职务,辞职报告自送达公司董事会之日起生效。

  从时间表来看,周云曙担任恒瑞医药董事长尚不满两年。2020年1月16日,恒瑞医药第八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在上海召开,选举周云曙接替公司创始人孙飘扬,担任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长。孙飘扬则在公司担任董事及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

周云曙 图片来自公司官网

  公开资料显示,周云曙1995年毕业于中国药科大学,同年进入恒瑞,历任发展部副部长、副总经理、总经理、董事、董事长。在担任董事长之前,周云曙已在公司总经理岗位上履职17年。在周云曙上任董事长时,恒瑞医药曾对外表示,公司选择职业经理人这条路继续发展。

  对于此番人事变动,恒瑞医药在发布的相关公告中称周云曙辞职是“身体原因”。据内部人士透露,此言不虚。周云曙上任的这一年多里,在疫情和股市波动等客观压力下,周云曙工作量超乎寻常,导致身体抱恙,需要及时进行必要的休整。

创始人孙飘扬回归

  有长期关注恒瑞医药的分析人士认为,此番人事变动对恒瑞医药不会造成重大影响,甚至可能利大于弊。孙飘扬作为公司创始人和首任董事长,此前带领恒瑞医药在创新研发、资本运作、国际化发展等方面,都取得不俗业绩。更重要的是,技术出身的孙飘扬对于研发高度重视,正是在他的主导下,恒瑞医药走上创新药研发这条高技术含量的赛道,构建起恒瑞独有的核心竞争力,成为中国创新药研发的先行者和引领者。

  市场人士进一步分析称,孙飘扬重新掌舵恒瑞医药后,相信公司将很快再次步入良性发展轨道,尤其在创新药研发方面,或将有新突破,为公司创造新的业绩增长点。

  7月2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评审中心(CDE)发布《以临床价值为导向的抗肿瘤药物临床研发指导原则》(简称《指导原则》)的征求意见稿,直指创新药行业“伪创新”问题,遏制me-too新药的泛滥。此政策被指利空创新药企。

  对于向来敢于大手笔投入研发的恒瑞医药而言,其早已摆脱me-too的低水平创新,已走在向me-better甚至me-best的转型路上。《指导原则》的出台对于快速仿创的药企会是巨大的挑战,实力较弱的创新药企恐会迎难而退,从长期看将有利于恒瑞这样的头部药企。

  创新被认为是恒瑞医药的护城河,2018年至2020年,恒瑞研发投入分别为26.70亿元、38.96亿元和49.89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15.33%、16.73%、17.99%,今年一季度研发占比更是上升到了18.99%。

  截至目前,恒瑞医药已在国内上市8款创新药,并有40多款创新药在临床研发中,21个制剂产品在欧美日上市,并有多个创新药产品获准开展全球多中心或地区性临床研究。在创新与国际化两大战略已浸透恒瑞组织体系、成为企业文化的一部分后,即使关键岗位的变动也不会影响恒瑞的既定方向,业内更期待老将出马能带领恒瑞医药加速度过“调整期”。

负面新闻缠身

  6月25日,第五批国家组织药品集采拟中选结果公布,恒瑞医药的重磅产品——造影剂碘克沙醇落选引起业内关注。

  对于重磅产品的落选,恒瑞医药方面表示,本次落选集采的两大产品——碘克沙醇注射液及格隆溴铵注射液,2020年度合计销售额为187,336万元,占公司2020年度营业收入比例为 6.75%,2021年第一季度合计销售额为 49,127万元,占公司2021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比例为 7.09%。上述2个产品未中标,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产品销售,但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除了落选的两个品种,恒瑞医药其他六个品种均以“超低价”入选。拟中选结果显示,恒瑞医药的奥沙利铂中选价格为91.8元,仅为齐鲁制药报价的46%;多西他赛的中选价格为22.6元,约为齐鲁制药的一半;苯磺顺阿曲库铵注射剂中选价格15.8元,不到第二顺位中标的澳亚生物的一半。奥沙利铂和多西他赛均是以最低价中选。

图片来源: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

图片来源: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

  上述拟中标全国药品,2020年度合计销售额为255,726万元,占公司 2020 年度营业收入比例为 9.22%,2021 年第一季度合计销售额为54,562万元,占公司2021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比例为7.87%。恒瑞医药方面表示,本次公司拟中选价格与原中标价格相比有较大幅度下降,可能对销售业绩造成一定压力。

  医药战略专家史立臣认为,从第五批集采结果来看,今年对恒瑞来说业绩压力可能还不是那么明显,关键是明年,第五批集采全面落地可能直接影响业绩。

  另外,4月12日,财政部官网披露2019年对77家医药企业实施会计信息质量检查结果,对19家医药企业进行行政处罚,恒瑞医药被处以5万元罚款。

  财政部披露信息显示,恒瑞医药2018年以非本公司发生的机票等报销专家讲课费、点评费、主持费,涉及金额108.80万元;2018年恒瑞医药以非本公司发生的机票及过路费、咨询费、广告费等发票列支公司员工福利奖励支出,涉及金额214.91万元。

  而在4月19日,恒瑞医药公布2020年年度报告和2021年一季度报告,业绩均不达预期。

痛失“医药一哥”宝座

今年累计跌超30%

  周云曙的离职让恒瑞医药再次站在市场“聚光灯”下。

  截至7月9日收盘,恒瑞医药收报62.10元/股,总市值为3972.83亿元。股价与今年1月最高点(97.23元/股)相比,下跌幅度超30%,总市值在半年内蒸发了2000多亿元。

  进入2021年以来,恒瑞医药股价在诸多不利因素影响下持续下跌,公司总市值目前跌至3972.83亿元。而迈瑞医疗总市值达到5403亿元,药明康德总市值4416亿元,均已超过恒瑞医药。曾经的市值“医药一哥”目前只能屈居第三位。

图片来源:同花顺IFinD

孙飘扬回归后将带来怎样的变化?

  值得关注的是,孙飘扬去年卸任董事长时,恒瑞医药总市值超过3800亿元。如今总市值俨然回到“原点”。孙飘扬也在关键时刻重掌“帅印”。

  今年3月份,全国人大代表、恒瑞集团董事长孙飘扬接受新华日报采访时,提及公司研发投入处在国内行业前列,“随着企业发展,这个投入强度还会持续提高。”孙飘扬表示,医药产业竞争异常激烈,卡脖子的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基本为欧美企业掌控。“只有掌握核心技术,才能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这些年,我们把创新作为企业的生命线。恒瑞医药的战略目标,可以概括为三个梦想:第一,高端制剂出口海外;第二,突破性创新药在国内上市;第三,真正意义的原研创新药在全球上市。

  在孙飘扬看来,这些梦想有的已成为现实,有的还在路上,他也分享了恒瑞医药发展的三点经验:

  第一,要务实。建设自主可控的产业体系,不可能一步实现,“在基础研究和原始创新领域,我们与发达国家差距很大,必须正视这一点。所以,对于多数企业来说,跟跑是比较现实的创新策略,在这个过程中,完全可以做得比别人更好。”

  第二,要专注。上世纪末,恒瑞医药就确定创新转型的发展战略。最初,恒瑞医药尝试通过产学研、与国外科研机构合作等方式,但发现这些路都很难走通。与其花巨资购买海外技术,不如花钱引入人才,构建自己的创新体系。孙飘扬强调说,“这是我们这20年专心致志做好的头等大事。”

  2000年,恒瑞医药上市后,立即着手在上海建立研发中心,并从海外高薪聘请专业化人才。目前,恒瑞已在连云港、上海、南京、成都、苏州等地设立研发中心,并将创新的版图扩展到海外,先后在美国新泽西、波士顿和日本名古屋等设立研发中心,形成相对完备的研发体系,“去年,我们又在瑞士巴塞尔投资成立临床研发中心,完善在欧洲的研发布局,为创新药进军全球市场创造条件。”

  第三,要舍得投入。“原创药研发风险高、投入大、周期长,研发人员筛选出1万个化合物,只有不到10个能进入临床,最后可能仅有一两个获批上市,”孙飘扬直言,这一过程要十几年、投入十几亿元。“走创新药这条路,对企业的实力、能力和定力都是巨大的考验。”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综合整理

素材来源:上海证券报、新京报、中国证券报、南方都市报、证券时报、同花顺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