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聚焦 | 校外培训的囚徒困境:强监管来袭,教育股“跌跌”不休,该往何处去?

2021-06-18 15:41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综合阅读 (28695)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风口聚焦 | 校外培训的囚徒困境:“中小学生网课”成“网络犯罪”?强监管来袭,教育股“跌跌”不休,该往何处去?

17日晚间,“中小学生网课”已被列入“网络犯罪”范畴的言论在网络上一时甚嚣尘上,源头竟是一张截图?事实真相真是如此吗?

同日晚间,中概股教育股又遭到重锤,好未来、高途、新东方纷纷暴跌超10%。

与此同时,强监管不断。此外,多地发布通知,要求严禁暑假期间办班补课。

2020年在疫情催化下,资本纷纷涌入在校教育赛道,如今这场烧钱的游戏被叫停,资本的态度也一下子冷却,校外培训巨头又将何去何从呢?

中小学生网课被列为网络违法犯罪行为?

原是大乌龙!

17日晚间,一张显示《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新增“中小学生网课”的举报类型的图片在网络上流传,引起网友们关注。

记者查了一下,国家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的确有这个选项,不过全称叫“中小学生网课中违法违规内容”。

而事实上,这个举报类型也不是近日才出现,根据报道,去年疫情期间,8月份的时候,由于网络“云课堂”已成为广大中小学生疫情防控期间网上学习的重要渠道,但部分中小学网课平台上课期间弹出广告,甚至出现色情赌博等违法有害信息,严重破坏网上教育教学秩序、侵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

为广泛发现线索,营造良好氛围,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当时发布通知,请社会各界及广大人民群众及时向公安机关举报中小学生网课平台传播低俗不良及违法有害信息线索。

其中公安部提到,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中找到“我要举报”功能模块,“举报类型”请选择“中小学网课”类别。

除了这个乌龙事件,近来,校外培训教育机构的日子实际上不太好过,可谓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教育股凉凉!

当地时间周四,美股市场中概教育股全线下跌,好未来跌14.06%,网易有道跌9.43%,新东方跌8.96%,高途跌8.24%,精锐教育跌4.65%。

6月17日港股市场教育股板块集体低开低走,截至收盘,天立教育收跌超20%,新东方-S收跌超12%,思考乐教育跌超10%,睿见教育收跌超7%。

6月18日,港股市场教育股板块延续跌势,板块指数一路震荡下跌。截至15点30分,下跌17家,平盘3家,上涨7家。

昨天(6月17日)A股市场上,核心业务是公务员招录考试培训、事业单位招录考试培训、教师招录考试培训等的中公教育收跌9.88%。此前,中公教育股价曾在3年内涨近10倍。

此前的当地时间周三,美股中概教育股也普遍大跌,好未来收跌近17%,高途、新东方跌超12%,四季教育、流利说跌超7%,51Talk跌超4.5%。

如果将时间拉到今年来看,大部分教育股跌幅惊人,如好未来、高途教育、精锐教育、一起教育科技,跌幅均达到70%左右。

教育股的集体走跌,与近来持续紧张的监管政策动向密切相关。

强监管来袭

6月15日,教育部召开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成立启动会。会议强调,新成立的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要推动“双减”工作落地见效。上月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已经审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

教育部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其主要职责是:承担面向中小学生(含幼儿园儿童)的校外教育培训管理工作,指导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党的建设,拟订校外教育培训规范管理政策。会同有关方面拟订校外教育培训(含线上线下)机构设置、培训内容、培训时间、人员资质、收费监管等相关标准和制度并监督执行,组织实施校外教育培训综合治理,指导校外教育培训综合执法。

值得注意的是,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还将指导规范面向中小学生的社会竞赛等活动,及时反映和处理校外教育培训重大问题。

今年以来,监管部门对违约招生、存在虚假宣传、对于教师从业资质的审核等问题下力度进行整治。

东吴证券在相关研报中指出,随着中央的高度重视与《提示书》、“双减”意见等中央及地方政策文件的陆续出台及未来信用监管、智慧监管、“互联网+监管”等监管创新的引入,K12教培行业在办学从业资质审核、收费管理、广告宣传等方面都将面临更加精准有效的监管。未来校外教育培训市场发展将趋向理性。

在不能输在起跑线的目标下,家长往往会根据需要为子女选择一定的校外培训课程。统计数据显示,在2020年,K12课后辅导行业市场规模预计达到5300亿元,相比2016年的3610亿元,同比增长31.8%。

人民日报客户端发表评论称,校外培训机构做好合规转型,已是必答题,而非选择题。只有回归到其本身的功能定位,为受教育者提供多元化选择,校外培训才能行稳致远。

与此同时,强监管不断。

据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报道,中国最快下星期会公布针对校外培训行业的新规,相关监管规定将比预期更加严格,涉及禁止寒暑假培训,以及在广告、学费等方面进行规管。目前中国民间教育培训行业规模达1200亿美元(约9360亿港元),料将面临整顿。

此外,多地发布通知,要求严禁暑假期间办班补课。

6月2日,郑州市教育局发布《关于2020—2021学年下学期结束和暑假工作安排的通知》,《通知》要求,严禁暑假期间办班补课,从严控制学生的作业总量,拓展创新作业样式,凸显素养导向。

6月17日,山东省教育厅发布《关于做好中小学暑假学习生活安排的通知》,《通知》要求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不得以任何理由组织学生集体到校或通过网络上课、补课或统一组织自习,不得以任何形式参与、组织学生参加各类辅导培训班,禁止学校联合或将校舍租借给社会力量办学机构用于开办补习班、培训班。要求学校在假期中为每个学生至少安排一次家访,了解学生的假期学习生活状况,给予科学指导。

高瓴:清仓了好未来,但加仓了新东方

在教育股大跌之时,高瓴再被夸赞,说其在2021年第一季度就清仓了好未来(学而思)和一起教育,眼光精准。然而,令人迷惑的是,高瓴一季度却加仓了新东方。

5月17日凌晨,高瓴资本向SEC披露的最新2021年第一季度持仓报告显示,高瓴已清仓好未来,将持有的405万股全部出售。好未来曾经是高瓴资本在美股的第一大持仓股,2019年初,高瓴资本还直接参与了好未来5亿美元的定增。此外,一起教育也被高瓴清仓。

除了高瓴资本外,另一家投资机构景林资产也在2021年第一季度大幅减持好未来,卖出257.06万股,占所持股数的77.61%,目前余下74.14万股。

同时披露减仓在线教育的还有老虎环球基金。2020年第三季度,老虎环球基金建仓高途,买入302.08万股,但2021年第一季度则全数清仓。

然而,与清仓好未来相对应的是高瓴资本对新东方的态度。高瓴资本2021年第一季度持仓报告显示,其在一季度重新建仓了新东方7.88万股,买入均价12.2美元。教培行业一直是高瓴资本重要的投资方向之一,2018年张磊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曾表示,“教育是永远不需要退出的投资,做教育是最让人有幸福感的投资。”对于新东方,高瓴资本早在2019年1季度开始建仓,持仓曾一度高达2761.28万股,不过在2020年一季度清仓。但在今年一季度又重新建仓。

此外,瑞银的2021年第一季度持仓报告显示,增持了新东方535万股,买入均价14美元,已亏损近40%。贝莱德的2021年第一季度持仓报告显示,增持了新东方7630.7万股,买入均价14美金,已亏损近40%。

记者了解到,“投资人集体关闭K12教育赛道”之说确有其事,一位此前关注教育赛道的创投人士表示,现在已转型看消费赛道。目前有预期政策可能会限制教育类公司公开上市,届时中后期投资人退出无望,“只能做时间的朋友了,”有投资人打趣道。

Fastdata的数据显示,中国 K12 在线教育行业 2020 年融资额超过 500 亿元。这个数字是此前十年的融资总和。

近日,摩根士丹利下调了上述多家公司的评级。

其中,好未来的评级被连降两级,从增持下调至减持;新东方评级从增持下调至维持;一起教育科技的评级由增持下调至减持。

对于校外教育行业,摩根士丹利给出的熊市概率是45%,并认为辅导时间有50%的可能性将会减少。

教育机构:静待政策出炉

“我们目前都还是正常推进教学进度,没有变化。”

“您是在哪看到的这个新闻?我们没有收到总部的有关通知,目前暑期培训工作没有变化。”

“现在不确定的是深圳疫情影响下,暑期培训是面授还是线上,政策方面的禁令没有听说。”

记者以家长身份,咨询深圳多个校外培训机构,均表示没有变化,在正常安排暑期培训。

但有业内人士表示,已经看了路透的报道,“此前大家预期比较大的是‘三不’,即不准广告,不让上市,节假日不补课。如果真如路透这传闻,那估计整个校外培训都很难了。”

该人士坦言,现在传闻很多,一天一个样,整个行业都在静待细则出台,他预计很快会落地。“大家都应该都在酝酿业务转型,比如说转做成人培训之类的。”

校外培训巨头向何处去?

2020年在疫情催化下,在线教育行业呈现出了爆发的趋势,资本纷纷涌入在校教育赛道。据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年度中国在线教育投融资数据报告》,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领域的融资总额超过539.3亿元,同比增长267.37%。这一总额超过了在线教育行业在2016年到2019年四年的融资总额。

在资本押注下,在线教育行业竞争更加激烈,随之而来的是获客成本也更高。伴鱼创始人黄河曾对记者表示,只要竞争激烈,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的获客成本不会有明显的下降。

一位教育行业上市公司的内部人士表示,目前引流方面仍是以用户增长为目标,教育公司已经不想再做花钱又没效果的投放了。

销售费用高企,获客成本高等等问题导致在线教育行业几乎没有能够有可持续盈利能力的公司,上述业内投资人表示,风口上的在线教育,一面是高融资、高估值、高收入,另一面是高投放、高获客成本、高亏损;一面是商业模式看似跑通,另一面是行业普遍亏损,主要依靠资本输血,距规模化盈利尚有一段距离。越来越快、越来越疯狂的态势没有延续,烧钱的游戏被叫停,资本的态度也一下子冷却,而在线教育头部玩家大多还未上市。

对校外培训的巨头而言,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的成立,短期内可能不会是一个好消息。

这些巨头的生意,实际就是建立在中小学生的内卷与负担之上。当然,市场提供家长所需服务,并没有错,但这个商业模式的底层逻辑是有问题的。如今,这个问题将得到纠正,相关领域的巨头受到影响在所难免。

对于在线教育领域来说,这样一个人人陷入囚徒困境的培训市场,不断给孩子和家长增加负担,其商业模式是有问题的。虽然不能说它们完全做错了,但社会的趋势正在变化,行业只有不断调整发展策略,才能在这场监管趋势变化中存活下来,实现可持续发展。

实际上,长期来看,有了明确和稳定的监管机构,对行业的持续发展也将是有利的。这意味着,该行业将告别野蛮生长的混乱状态,而将进入规范发展的新阶段。

对于校外培训行业来说,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也许是高中教育。

高中是非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年龄也相对大了,课余辅导相对容易接受。所以,这个领域存在可持续发展的空间。另一个方向则是非学科方向的培训,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素质教育,培育孩子的各种才艺,这个市场的未来也值得期待。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综合整理,素材来源:中国基金报、新京报、证券时报、大众日报、澳门商报、银柿财经、新浪港股、大河网等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