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蹭白酒概念”收关注函!海南椰岛一个月股价大涨超150% 大股东减持实控人或变更

2021-06-15 21:21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综合阅读 (14008)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风口研报 | “蹭白酒概念”收关注函!海南椰岛一个月股价大涨超150%,大股东减持实控人或变更,公司未来走势如何?

6月15日晚间,“保健酒第一股”海南椰岛收到上交所问询函,要求核实公司拟推出白酒产品的新闻报道否属实、公司目前是否取得免税业务相关资质,并说明是否存在“蹭概念”、“蹭热点”等信息披露违规行为。

从股价上看,海南椰岛自5月中旬开启大幅上涨后,一个月内涨幅超150%。而其股价大涨的原因,业内人士认为与其宣布进军酱酒有关,而这也正好切合了市场资金的追捧。

从业务占比看,海南椰岛目前还不是纯白酒股,而且其酒类经营业务的客户关系尚不稳定,在经历游资炒作、热点追捧甚至大股东减持后,公司未来的走势仍存在很多未知数。

股价一个月涨超150%

数据显示,在2019年4月之后两年里,从事保健酒主业的海南椰岛股价一直在10元左右徘徊,今年4月份之后突然启动上涨。特别是自5月18日之后,海南椰岛股价从12元左右一路直线攀升,6月7日股价超过25元,仅用15个交易日就翻倍。

此后股价继续上涨,到6月15日,海南椰岛再次上涨4%,最新股价为历史新高的31.86元,一个月区间涨幅超150%。目前公司总市值达到142.8亿元。如果以2020年12月31日8.72元收盘价计算,今年以来,股价涨幅高达265%。

由于股价大幅上涨,最近一个月,海南椰岛发布了多次股价异动公告和风险提示公告,但是股价仍然刹不住。从海南椰岛的交易异动营业部来看,难免会有资金“炒作”。据海南椰岛6月8日的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显示,公司于6月3日-6月7日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构成了相关规定中的股票交易异常波动情形。据Wind显示,买一至买四席位均为游资席位,其中,华泰证券总部更是为今年以来第九大活跃的席位。

之前的6月2日,海南椰岛由于当日振幅达到15%,构成了相关规定中的股票交易异常波动情形,买三至买五也均为游资席位。其中,东方财富拉萨团结路第二和东方财富拉萨团结路第一分别是今年以来的第六和第十大活跃的席位。

从市值上看,海南椰岛市值较小,也更容易吸引资金“炒作”。即使股价如此大涨,其市值目前也仅有140多亿元。

进军酱酒还是蹭热点?

海南椰岛股价为何暴涨?除了资金炒作等原因外,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其作为白酒概念股的特殊身份。

海南椰岛前身为国营海口市饮料厂,建厂于1953年,1993年成功进行股份制改制,2000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海南椰岛主要从事保健酒主业,可是今年却与白酒搭上了关系。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消息面上,海南椰岛进军酱酒领域。今年4月27日,该公司曾发布对外投资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海南椰岛酒业发展有限公司拟与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糊涂酒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糊涂酒业”) 共同出资设立贵州省仁怀市椰岛糊涂酒业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3亿元,其中海南椰岛酒业发展有限公司以现金资金出资2.4亿元,占注册资本的80%。糊涂酒业以0.6亿元的大曲坤沙酱酒实物方式出资,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的20%。

除发布酱酒项目以外,椰岛也明确表示,未来5年将投资50亿元,打造贵州仁怀第二大酱酒产业基地。

6月10日下午,海南椰岛发布对外投资进展公告。披露为了加快推动投资主体业务的开展,经椰岛公司与糊涂公司协商一致,近日双方签署了《补充协议》,补充协议约定糊涂公司由大曲坤沙酱酒实物方式出资变更为现金出资0.6亿元,占注册资本的20%。椰岛公司出资金额与方式不变。截至6月9日,椰岛公司已向椰岛糊涂酒业现金出资4000万元,糊涂公司已向椰岛糊涂酒业同比例现金出资1000万元。本次出资主要用于支付公司与糊涂公司签署的《合作框架协议》中约定的合资公司每年向糊涂公司采购不低于5000吨大曲坤沙酱酒的部分货款。

“公司认为,酱酒正在从部分区域向全国市场呈扩散趋势,未来伴随企业展开全国化布局,酱酒市场区域的下沉与渠道渗透将大大提高,酱酒消费习惯培育将更加成熟,从而有望推动酱酒消费氛围在全国范围进一步扩散,进一步提升酱酒在白酒市场的占比。”海南椰岛证券事务代表蔡专近日表示,上述合作公司为完善在白酒产业上的战略布局,并且将会协助糊涂酒业进行IPO,“按照规划,糊涂酒业将对照IPO的标准与要求,持续规范企业运作,在完成股份制改革后,启动相关上市申报等工作。”

“今年我司与糊涂酒业合作,将深入酱酒领域。目前酱香系列产品已经进入定型阶段,近期正在筹备相关产品发布活动。今年公司会选择合适的运营团队进行合作深入运营线上渠道。”在5月24日举行的海南辖区上市公司2020年度业绩集体网上说明会上,对于投资者提出的海南椰岛与糊涂酒业合作的具体动作,蔡专称,目前酱香酒产品已经进入最后定型阶段,公司将在近期筹备相关产品发布活动。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除了酱酒动作外,在4月29日,海南椰岛还宣布与河北衡湖缘酿酒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椰岛粮造(衡水)酒业有限公司,由此发力草本老白干香型。此前在3月31日,海南椰岛与四川宜府春酒业集团有限公司进行签约,共同投资成立椰岛粮造(成都)酒业有限公司,打造椰岛粮造草本兼香型白酒。

数据显示,自3月9日市场触底反弹以来,白酒股整体表现亮眼,19只白酒股中有18只收涨。其中,舍得酒业、水井坊和皇台酒业涨幅居前,贵州茅台、五粮液等龙头也有10%~25%的涨幅。而这也将白酒股整体的估值提升到了相对高位,或是基于此,部分资金开始寻找与白酒相关的概念股,海南椰岛就于近期频频创出股价的历史新高。

业绩高增或难长期出现?

海南椰岛的市值为何一直在底部呢?分析来看,这或主要与其基本面较差有关。

据海南椰岛公告显示,公司于2000年挂牌上交所,在2001年~2020年的20年间,海南椰岛有5年出现亏损、4年出现净利润下滑(已剔除重复的次数)。其中,海南椰岛于2016年-2017年度更是连续亏损,分别实现净利润-0.35亿元和-1.06亿元,触发了上交所的相关规定,于2018年4月26日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证券简称从“海南椰岛”变更为“*ST椰岛”。

尽管海南椰岛2020年净利润0.24亿元,同比增长109.08%,并且涉及其他风险警示的情形已经消除,但业内分析,这样的高增长或难以持续。

官方资料显示,海南椰岛主营业务为酒类产品的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有健康保健酒“椰岛鹿龟酒”与“椰岛海王酒”,白酒“海酱”、“海口大曲”、“椰岛原浆”等,同时公司布局椰汁类生态饮品和软饮料(非碳酸),并开展大宗商品贸易与供应链业务协同发展。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据海南椰岛2020年年报显示,公司主营业务共有贸易、酒类、食品饮料和其他四类,占当年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50.42%、40.43%、8.91%和0.24%。这意味着,海南椰岛与主力资金追捧的“纯白酒”股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公司贸易、酒类、食品饮料和其他四类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07亿元、3.27亿元、0.72亿元和0.02亿元,分别同比增长0%、104.08%、16.30%和-66.01%。由此可见,酒类业务为海南椰岛的业绩增长贡献了最多。

但海南椰岛在5月12日回复上交所问询函中表示,公司酒类业务的前五名客户收入占比38.47%,前五名供应商采购占比61.82%,而公司与其合作年限普遍较短,如与前五名客户合作最长的年限仅为两年。这也就是说,海南椰岛2021年和2022年的业绩仍存有较大的变数。

酒类业务前五名客户情况。图片来源:海南椰岛公告

酒类业务前五名供应商情况。图片来源:海南椰岛公告

海南椰岛业绩难突破,机构也懒得对其研究。据Wind统计,自2011年至今,仅有10份有关海南椰岛的研报,平均一年仅一份。其中,2016年和2018年均无相关研报发布,并且最新的研报时间显示,券商对海南椰岛最近的关注还是在2019年11月17日。即使是券商对海南椰岛最近的关注也是负面评级。据China Knowledge研报显示,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海南椰岛的外资持股占比为0%,评分为“差”、投资者关系表现为“不活跃 ”、国内中文新闻为“不达标”、海外英文新闻为“不达标”、分析师覆盖(中文、英文)为“不达标”。综合评级结果为“D”,为最低评级。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朱丹蓬认为,2020年海南椰岛经营情况有一定复苏,但整体体量较小,未来在拓展品牌方面仍然面临挑战:一方面名优白酒渠道下沉,一方面其他区域强势品牌以及省级龙头品牌挤压,海南椰岛未来发展挑战重重。

原始股东准备大举减持

近期,公司还有一个利空消息,更是让投资者时刻胆战心惊,那就是减持。

股价接连创出新高,海南椰岛的原始股东已经忍不住抛出了减持计划。

根据海南椰岛6月6日日晚间最新披露的公告,其第二大股东海口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下称“国资公司”)以自身资金需求为由,拟于6月29日至12月24日,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证券交易系统,采用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首次公开发行前上市公司股份,减持数量不超过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减持价格根据减持时二级市场价格确定。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国资公司是海南椰岛第二大股东,持股数量为7873.76万股,持股比例为17.57%。截至6月7日收盘,海南椰岛股价再度涨停,报收25.25元,总市值达113.17亿元,这意味着国资公司持有的股票当时的市值为19.88亿元。

然而,减持消息发布的第二天,即6月7日,海南椰岛股价却涨停。而接下来几天,股价继续上涨,6月9日和11日又收获两次涨停。

公司实际控制权或将生变

除了二股东减持,还有另外一系列减持动作更引人关注——海南椰岛当下的实控人王贵海已经开始频繁减持。

公开资料显示,从4月23日起,王贵海控制的海南红棉多次减持海南椰岛,截至5月28日,海南红棉再次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公司1%股份,减持后持有公司0.15%股份。

对比海南椰岛一季报,截至今年3月30日,海南红棉持有股份为4.38%。也就是说,王贵海控制的海南红棉大举“清仓”其所持股份,发生在4月23日起到5月底一个多月时间。数据显示,仅仅在4月23日到5月28日这段时间,海南椰岛股价涨幅就高达67%。

除此之外,王贵海间接控制的海南红舵也在3月底开始减持海南椰岛。

数据显示,今年3月22日,海南红舵实业有限公司减持377.24万股股份,截止3月24日,海南红舵持股占流通股份总数比例为1.98%。在4月继续减持347万股后、截止4月23日,海南红舵持有股份数量已为0——也就是说,又是在一个月之内,海南红舵清空了自己所持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伴随着王贵海方面频繁的减持动作,海南椰岛的实控人或将再次发生变化。

王贵海成为海南椰岛实际控制人是在两年前。2019年6月19日,海南椰岛第一大股东东方君盛与王贵海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将东方君盛持有的93,410,473 股海南椰岛表决权(占总股本比例20.84%)委托给王贵海,委托期限24个月。公司实际控制人王贵海通过受托东方君盛表决权及控制的海南红棉投资有限公司、海南红舵实业有限公司与一致行动人田高翔、王正强持有的股份合计133,383,814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29.76%。

也就说,在十天之后的6月19日,东方君盛与王贵海的协议将到期。海南椰岛此前曾公告称,“鉴于东方君盛表示将不再续签,预计协议期满后将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化,但不会对公司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股价暴涨之下,大股东纷纷减持,公司实控人可能变更,这对于海南椰岛来说,未来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性。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综合整理,素材来源:中新经纬、财联社、证券时报、中国证券报、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