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募端午忙换人,半个月7家换血!这位副总也离职了,曾连升三级

2021-06-15 17:33 券商中国阅读 (17308)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生存压力大?!小公募端午忙换人,半个月7家"换血"!这位副总也离职了,曾连升三级

小公募的高管人事变动有时就像电影。

趁着端午假期,多家迷你型基金公司发布高管变更公告。6月12日一天之内,就有3家小公募发布了高管变更公告,涉及董事长、总经理、副总经理。这些公募基金公司的资产规模均低于300亿的行业生存线。

实际上,随着行业马太效应显著,资源向头部基金公司集中,小公募的资产规模增长压力巨大,面临生存危机,今年6月以来的公募基金公司高管变更,几乎清一色集中在小公募,6月还未过半,就已有7家迷你型公募发布高管变动公告。

值得一提的是,6月以来的高管变更公告中,东海基金邓升军的岗位变动引起行业关注,也凸显了小公募的生存问题。

邓升军曾在半年时间内连升三级,由总助升至副总,再升至总经理,而在任职总经理三年后,邓升军在去年8月被免职总经理,降至副总。记者注意到,邓升军任职总经理的3年时间内,东海基金的资产规模原地踏步,一直维持在10亿规模的水平。今年6月初东海基金发布了“副总”邓升军的离职公告。

生存压力大,小公募人事变动多

频繁的人事变动,已成为小公募的一大特点。

6月12日一天之内,3家小公募发布了高管变更公告,涉及董事长、总经理、副总经理。惠升基金公司公告称,原公司董事长蒋宁因个人原因离任,董事长职位将由万跃楠担任。万跃楠在今年4月份之前曾在另一家小公募长安基金公司担任董事长。红塔红土发布公告表示,原公司总经理饶雄因工作调整离任总经理,总经理职位将由该基金公司董事长李凌代任。

同一日,中信建投基金公司也发布高级管理人员的变更公告,聘任方俊才担任公司的副总经理。中信建投基金也是高管人员变动频繁的一家小公募,今年1月初公司发布公告,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袁野因个人原因离任。两个月后,该公司又发布公告,公司董事长蒋月勤因工作安排离任。在去年5月底6月初,该公司甚至在相隔十天内接连发布总经理、副总经理的离任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惠升基金、红塔红土基金、中信建投基金均是典型的迷你型公募基金公司。根据基金公司披露的信息显示,截止今年一季末,惠升基金、红塔红土基金、中信建投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分别是215亿、82亿、299亿。而300亿的资产规模通常被视为公募基金公司生存的荣枯线。

实际上,随着行业马太效应显著,资源向头部基金公司集中,小公募的资产规模增长压力巨大,生存面临危机。今年6月以来的公募基金公司高管变更,几乎清一色集中在小公募,6月还未过半以来,总计已有7家小公募发生高管岗位变动。

除了前述的三家小基金公司外,6月9日,明亚基金发布高级管理人员变更公告,聘任邓译娜为公司新任督察长。在6个月前,明亚基金发布高级管理人员变更公告,高海涛因个人及家庭原因卸任督察长,之后,该公司由董事长肖红代任督察长职务半年时间。

6月7日,先锋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发布高级管理人员任职公告,新任朱明方为副总经理,任职日期为2021年6月3日。公告显示,朱明方曾在华泰证券任职,历任鹏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交易主管;华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筹备组成员拟任投资总监;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证券研究室副主任(主持工作);常州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等职务。

6月4日,华融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发布高级管理人员变更公告,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冷慧卿因个人原因于2021年6月2日离任,总经理丁卓代任董事长一职。华融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3月1日,公司股东为华融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100%。截止今年第一季度末,该基金公司的资产规模不足50亿。

连升三级后,降职又离职

在众多迷你基金公司的人事变动中,颇被市场关注的是另一家迷你型公募基金公司。

6月3日,东海基金发布高级管理人员变更公告,副总经理邓升军因个人原因离任,新任宗华俊为副总经理,新任刘爱华为副总经理。

副总经理邓升军原为该基金公司的总经理。在2017年东海基金公司内部的一次人事变动中,从总经理助理职位升任公司副总,又在五个月后正式接棒总经理一职,半年时间连升三级,颇有职场励志的故事效应。

然而在执掌东海基金的三年时间内,东海基金公司的资产规模,从邓升军上任总经理时约11亿,在三年后的2020年7月,该公司资产规模原地踏步,依然维持在10亿的水平。且在2020年第一季度,这家迷你型基金公司还遭遇旗下债券型基金的巨额赎回。

显然,无法力挽狂澜的总经理,对公司大股东而言是失望的。2020年8月15日,东海基金发布公告称,总经理邓升军因个人原因于2020年8月14日转任东海基金副总经理,严晓珺担任东海基金总经理。而降职之后的邓升军,此前已被外界预期或难继续在该公司任职较长时间,而此次离职公告也印证了这一点。

资源集中头部,小公募逆袭有点难

迷你型公募基金内部人事变动频繁的背后,是公募行业呈现出头部效应和两极分化。

“市场的主要资源都集中在大型公募基金上,资金方和渠道方都认可网红明星基金经理,小公司做大规模面临很多压力。”华南地区一家迷你型公募副总经理在一次聚会上对记者表示,头部基金公司虹吸效应太严重,主要的渠道资源都掌握在大公司手中,小公司可能需要差异化的竞争才可以走出,但如何差异化本身也是难题。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基金公司非货币型资产管理规模超过千亿的已经达到37家,创历史纪录。易方达基金以9548.68亿元的非货币型资产管理规模居于第一;广发基金、汇添富基金位列其后,非货币型资产管理规模分别为5940.14亿元、5808.71亿元。

就在头部基金公司借助顶流基金经理不断做大基金规模、频频推出新基金产品之际,还有40家基金公司总资产管理规模不足百亿元,11家甚至不足10亿元。在非货基规模上,先锋基金、新沃基金等6家公募的非货规模不足5亿元,明亚基金、兴华基金等公募的非货规模不足1亿元。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