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观察 | 多地猪企扎堆冲击IPO,养猪大省山东缘何难觅上市猪企?

2021-06-14 17:52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27876)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王好

  端午节的肉粽并没有让猪价火起来。据农业农村部“全国农产品批发市场价格信息系统”监测,2021年第23周(6月4日―6月11日)全国猪肉平均价格24.64元/公斤,环比下降3.9%,同比下降37%。此前数据显示,猪肉价格已经连续19周下降。

  “猪周期”调头向下并不意外,这是供给逐渐趋于正常的必然。相比而言,一个更为强烈的信号是,“猪周期”迎来了新“解法”。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农业农村部、商务部、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发布《完善政府猪肉储备调节机制做好猪肉市场保供稳价工作预案》,较此前文件进一步丰富了预警指标,调整了预警区间,并提出设置政府临时猪肉储备,旨在有效缓解生猪和猪肉市场价格周期性波动,促进产业持续健康发展。面对新形势,有专家指出,要从抓主产省、抓主产县、抓规模场入手,加快产业升级。

  事实上,近日北京、上海、陕西、四川等地猪企纷纷冲刺IPO,各地生猪养殖升级大战已在资本市场悄然打响。

养猪大省“暗战”资本市场

多地猪企扎堆冲击IPO

  作为全球猪肉生产和消费大国,生猪养殖无疑是整个产业链的关键一环。据统计,我国生猪养殖年产值已超万亿元。这其中,生猪出栏量直接影响市场供给,从而牵动价格波动。

  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生猪出栏量达5.3亿头。分地域来看,排名前10的省份中,四川省以5614.4万头的出栏量位居第一;其次是湖南省、河南省,分别为4658.9万头、4311.1万头;云南省、山东省以3453.2万头、3344.8万头同属“3000万头军团”分列第四、第五位。排名后五位的年出栏量均在2000万头区间,依次为广东省、广西省、江西省、辽宁省、安徽省。

  企业是推动生猪养殖产业创新升级主体,根据机构数据,2020年我国生猪养殖企业CR10依次为牧原股份(河南)、正邦科技(江西)、温氏股份(广东)、新希望(四川)、双胞胎(四川)、正大、天邦股份(浙江)、扬翔(广西)、中粮(北京)、德康(四川)。其中,除正大为外资企业,其余均为国内企业,四家来自四川,河南、江西、广东、浙江、广西、北京均各有各一家企业。

  如果叠加上市猪企要件,则牧原股份、正邦科技、温氏股份、新希望、天邦股份、大北农、傲农生物、天康生物、唐人神等A股上市企业去年出栏量均超过百万头。

  交叉对比不难发现,养猪大省与头部猪企间并不对称。湖南、云南和山东虽然生猪出栏量排名全国前五,但除了湖南的唐人神进入去年上市猪企出栏量前十外,其余两省无论上市还是非上市层面,均无企业进入生猪养殖头部矩阵,显然有些落寞。与此同时,广东、江西虽然出栏量并不靠前,但却拥有温氏股份、正邦科技等稳居上市猪企前排的企业。此外,浙江、北京、福建、新疆等省区市虽然养殖规模相对不高,但同样有企业通过上市在生猪养殖行业开辟了新天地。例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板块的天康生物,作为以饲料和兽药起家的企业,近年来生猪养殖不断扩容,年报显示,其主营业务收入中的饲料营收占比从2016年的49.96%降至2020年的35.17%,而食品养殖行业则从16.01%升至29%。根据天康生物2020年年报,生猪养殖营收占比从前一年的6.44%增至20.36%,已经成为其最赚钱的业务之一。

  事实上,通过上市获得资本助力从而实现跨越,正在成为越来越多地方猪企的发展逻辑。一个堪称业界经典的案例便是被称作“猪中茅台”的牧原股份,截至上周,其上市以来涨幅高达4490.24%,高峰市值更是一度超过4000亿元。去年“猪周期”价格上浮波动助益下,牧原股份净利润达到303.75亿元,成为进入2020年年报净利润TOP50的唯一猪企,排名23位,并以379.37%的净利润增长率成为榜内增长率最高的上市公司。

  珠玉在前,借力去年“猪周期”影响下价格冲高,各地猪企纷纷加快上市步伐。5月28日,神农集团成功登陆上交所主板A股,其生猪养殖营收占比超过6成,也成为了云南板块首家上市猪企。5月29日,由正大集团间接控股的养殖龙头企业正大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大股份”)披露招股说明书,拟在沪市主板上市,发行不超过5.67亿股股份,计划使用约150亿元募集资金建设17个猪产业链项目,正大股份的注册地为北京。此外,上海新农科技、陕西石羊、四川羌山农牧等生猪养殖行业企业也都纷纷尝试冲击IPO。

上市频“告吹” 山东难觅上市猪企

  各地猪企扎堆上市的当下,作为国内最大生猪养殖基地之一,同时在生猪养殖企业注册量方面也位居全国前列的山东似乎有些“量不配位”。梳理目前山东排队IPO企业,难见养猪身影。而纵览A股山东板块已上市企业则会发现,山东猪企的“强项”并非养猪。

  山东板块内与猪肉概念相关的企业包括龙大肉食、益生股份、得利斯。其中,龙大肉食、得利斯主营业务均为下游的屠宰和肉制品加工。龙大肉食年报显示,2020年,公司生猪出栏量为31.85万头,生猪大部分供应内部屠宰工厂使用,少量对外销售。此外,公司选择国内知名生猪养殖厂商牧原股份、新希望六和、威海大北农、正大等作为合作养殖场,通过与其签订《毛猪购销协议》并明确生猪收购标准,确保了大量优良安全的生猪供应。而得利斯年报则显示,主要从山东省和东北地区获取生猪资源,作为其迅速扩大屠宰规模的支撑。由此可见,作为肉类加工企业,相比动手养猪,两家企业仍然更多着眼于屠宰加工市场。

  而益生股份作为全国最大的祖代肉种鸡饲养企业,其虽然也有种猪和商品猪的饲养和销售业务,但占比不到5%。

  作为上市企业,做好传统主业的同时,不断开拓提升赚钱能力才是硬道理。来看一个足以说明问题的例子,以截至上周总市值在上述几家公司中最高的龙大肉食为例,如果与总市值相当的生猪养殖企业天邦股份对比一下就会发现,天邦股份2020年的生猪养殖业务毛利率超过50%,而龙大肉食同期主营业务屠宰行业毛利率仅5.5%,相差近十倍。

  事实上,龙大肉食已经提出以生猪屠宰精加工和肉制品为核心业务,以生猪养殖和进口贸易作为配套补充的全产业链发展模式。目前,其位于安丘市石埠子镇年出栏50万头商品猪项目正在建设中。益生股份也表示,目前公司能繁种猪存栏近5000头,预计今年还将从国外引进3000头丹系种猪和3000头法系种猪。种猪项目全部投产后,原种猪能繁母猪的存养规模达18,000头,祖代种猪能繁母猪的存养规模达25,000头,种猪产能会逐步释放,未来计划成为国内种猪的头部企业。

  另一个值得观察的角度是,比起独立上市,山东生猪养殖等农牧企业似乎更喜欢“背靠大树”。2019年10月,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关于对环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终止上市辅导的申请报告,结束了近三年的上市辅导,报告中的终止辅导原因为资本市场形势发生变化。公开资料显示,环山集团2004年成立于青岛,是山东知名农牧业集团,养猪事业为其业务主线之一。

  很快,环山集团以另一种方式投入了资本的怀抱。2019年12月,万科接连成立万海瑞通、博瑞智信和珠海琴山两等业发展有限公司,开始着手对环山集团的收购。截至目前,万科已经通过上述公司合计持有环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份超过80%。此前有消息称,万科即将在今年6月完成对环山集团100%控股。

  虽然收购尚未落定,但资本的力量也已经有所显现。在环山集团公开的2021届招聘岗位及薪资待遇中,养猪场生产管理人员最高薪资待遇为30000+。

  另一家主营猪饲料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山东企业大信集团也于2017年在新三板终止挂牌,转而与上市企业海大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后者以2.99亿元收购大信集团60%股权。此后,借助上市企业采购、研发、运营、金融等板块优势,大信集团还进军养殖板块,在莱州建设万头母猪养殖场。

瞄准现代化新征程

山东打造全国现代畜牧业齐鲁样板

  “十四五”开局之年,山东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落实支持畜牧业生产政策措施,生猪产能恢复到5000万头左右。近日出台的《山东省打造全国现代畜牧业齐鲁样板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则进一步提出,到2025年,山东省规模化养殖比重达88%,科技贡献率达70%,畜产品精深加工率达40%,畜牧业质量效益和竞争力显著提高,有条件的地区率先基本实现畜牧业现代化,现代畜牧业齐鲁样板建设见效成势。到2030年,在全国率先基本实现畜牧业现代化,齐鲁样板全面成型。

  从畜牧大省到畜牧强省,打造现代畜牧业齐鲁样板,对于生猪养殖等山东农牧企业来说是挑战,更是实现进位反超的机遇。正如山东省畜牧兽医局局长唐建俊所说,“山东是畜牧业大省,多年来主要经济指标均位居全国前列,积累了雄厚的产业基础,在现代化新征程中仍然具有领跑全国的优势。”

  高质量发展新格局下,畜牧业雄厚的产业基础不仅体现在出栏量上,更在于科技创新能力。例如日前在青岛即墨区下线的首批5栋“移动式智能方舱仔猪保育舍”,以集装箱方舱为载体,内部集成了自主研发的 “猪舍冬天不用取暖”、“24小时连续通风保持舍内恒温”等9项专有、专利技术,可安装于田间地头解决用地难问题,实现全智能化生产,仔猪死淘率降低50%以上,每年节本增收6万多元,达到全国领先水平。

  同时,叠加山东完善的工业基础和农业总产值率先过万亿的优势,山东农牧企业与上市企业的战略合作,也为孕育催生“不一样的烟火”提供了沃土。6月7日,青岛证监局披露,注册地在青岛市城阳区的青岛大牧人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牧人机械”)宣告结束辅导。这样意味着,在历经四年多的漫长辅导期后,距离上市终于再进一步。

  公开资料显示,大牧人成立于2005年,是一家从事设计、生产、销售规模化与现代化畜禽养殖装备的高新技术企业,利用物联网等技术自主研发了一套集数据收集、整理及分析为一体的智慧养殖平台,覆盖了肉鸡、蛋鸡、养猪等不同畜禽的养殖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山东新希望六和持有大牧人25.875%的股份,与武汉科谷技术发展有限公司、佳峰投资有限公司(香港)并列为公司三大股东。事实上,山东新希望六和所属的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正是当年新希望通过资产重组“鲸吞”山东六合集团的产物,而新希望如今已经是布局全产业链的龙头上市猪企之一。

  发改委价格司此前在就保供稳价预案答记者问时表示,截至今年 4 月底,全国能繁母猪存栏量已恢复到正常年份的 97.6%,有关方面预计今年下半年生猪出栏量有望恢复到正常水平。随着产能持续恢复,生猪和猪肉价格有望继续向合理水平回归。同时,生猪养殖的规模化、标准化程度以及生物安全防护水平较以往明显提高。

  可以预见,随着“平滑”猪周期各项政策的落地推进,生猪养殖产业升级已是大势所趋。山东此次出台的《方案》也提出,实施融合发展推进行动。支持龙头企业延伸产业链条,完善联农带农机制,发展产业化联合体,推进平台经营。支持超百亿级、千亿级优势产业集群发展,建设现代畜牧业产业园区、产业强镇,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

  “现在对于生猪养殖的规模化、智能化需求越来越高,相关企业可以在这方面施展拳脚的空间也越来越大。”青岛一位畜牧养殖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方案》提出的千亿级优势产业集群发展对于企业来说是极大的利好,“我们今年已经顺利拿到了1个亿的金融贷款,用于支持企业扩大养殖规模,增加产量。”

  事实上,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生猪养殖企业CR10仅12%,不仅头部企业市占率有很大成长空间,作为生猪养殖业大省,山东在政策及产业规划的指引下,出现更多冲击头部矩阵的养殖企业,值得期待。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