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聚焦|这家“股价腰斩”的机场龙头,明起停牌重组!29万股民盼来了春天?

2021-06-09 22:04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22847) 扫描到手机

  6月9日晚间,上海机场(600009.SH)发布公告,正在筹划以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方式购买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上海虹桥国际机场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上海机场集团物流发展有限公司100%股权及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第四跑道相关资产。同时,公司拟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本次交易预计构成《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规定的重大资产重组。公司6月10日起停牌。

  作为国内的机场龙头,上海机场由于免税业务的影响,今年股价的表现让不少投资者感到失望,曾让明星基金经理张坤引以为傲的投资却让29万股民备受煎熬。今年以来,上海机场两度闪崩,股票最低价相比最高价近乎“腰斩”,此次调整,能否成为绝地反击的起跑线,能否重振行业龙头往日雄风,仍需拭目以待。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机场龙头宣布重组

  上海机场公告显示,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拟成立虹桥公司(公司名称以工商部门核准为准)作为上海虹桥国际机场的运营主体,承接上海虹桥国际机场的主要经营性资产、负债及相关业务;拟成立物流公司(公司名称以工商部门核准为准)作为航空物流业务的运营主体,承接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货运站有限公司51%股权。

  公告显示,鉴于目前交易各方对本次交易仅达成初步意向,该事项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经向上交所申请,公司股票自6月10日(星期四)起停牌,停牌时间不超过10个交易日。

  本次交易对方为机场集团,机场集团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而交易标的共涉及三个主体:

  其一是虹桥公司100%股权;机场集团拟成立虹桥公司(公司名称以工商部门核准为准)作为上海虹桥国际机场的运营主体,承接上海虹桥国际机场的主要经营性资产、负债及相关业务,并将其100%股权注入上市公司。

  其二是物流公司100%股权;机场集团拟成立物流公司(公司名称以工商部门核准为准)作为航空物流业务的运营主体,承接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货运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货运站”)51%股权,并将物流公司100%股权注入上市公司。

  其三是浦东第四跑道;浦东第四跑道为机场集团持有的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第四跑道相关资产。

  同时,上海机场表示,本次重组标的的资产范围尚未最终确定,最终标的资产的范围以未来经董事会审议通过的重组方案为准。6月9日,公司与交易对方机场集团签订本次交易的意向协议。公司筹划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尚未与交易对方签订正式的交易协议,具体交易方案尚在论证中,尚存在不确定性。本次重组尚需履行必要的内外部决策程序,并需经有权监管机构批准方可正式实施,能否实施尚存在不确定性。

  一季报显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上海机场一季度国际及地区航线主要业务量同比下降,加之免税业务大幅让利,2021年一季度,公司业绩由盈转亏,营业收入8.66亿元,同比减少47.05%;净亏损达4.36亿元,公司上年同期盈利为8057.71万元。

上海机场2021年一季报

  近期,上海机场披露的4月生产数据显示,飞机起降架次同比增长118.75%,旅客吞吐量同比增长390.36%,货邮吞吐量同比增长15.11%;环比分别+5.86%/+14.50%/-2.08%;2021年1-4月份,飞机起降架次累计同比增长32.22%,旅客吞吐量累计同比增长20.04%。

一再闪崩,股价腰斩

  上海机场集团属于国资委,下属有虹桥国际机场和浦东国际机场两个机场。上海机场是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下属上市公司。上海机场主营场地就是浦东国际机场。在2004年1月,公司进行了资产重组,把绝大部分资产和业务从“上海虹桥机场”转移到“上海浦东机场”。

  上海机场主营就两块,一是为航空业务,为国内外航空运输企业及旅客提供地面保障服务。二是非航空业务,经营出租机场内航空营业场所、商业场所和办公场所。

  从2017年起,浦东机场的免税业务开始爆发。从机场收入结构来看,免税业务占商业餐饮80%,占整体非航收入的67%,为非航业务最主要推动力。从免税销售额角度看,2014年-2018年年分别为44、49、58、81及112亿元,销售额在17年提速至39.7%,18年延续37.5%的增速。

  在2018年7月19日,上海机场与中国国旅(现在改为中国中免)签订了合同,免税业务如虎添翼,七年保底410亿。

  在这份长达七年的合约中,上海机场将在前三年获得40亿左右的销售提成保底,而在2022年,T1航站楼的免税业务将并入此次签订合同框架,同样享受42.5%的提成保底。

  然而到了2020年,受疫情影响,作为上海机场核心竞争力的国际流量全面崩盘,全年起降架次下降了36.4%,旅客吞吐量下降了60%,其中国际地区客流量下降了87.4%。纯粹依赖进出境流量带来免税收入的扣非净利润也应声而落,亏损了近14个亿。1月30日中免和上海机场签订了全新的免税协议修订。

  在旧版协议中,免税合同系保底与销售分成二者取高模式,在新版协议中,当国际客流小于2019年流量的80%时,取销售分成;当国际流量大于2019年的80%时,取保底。这份合同从原先的下有保底,上无封顶,弹性十足的业务模式,一转而变为,上有封顶,下无保底,变成了固定租金合约,不再具有向上增长的弹性。

  协议一出,2月1日、2日,上海机场股价连续两日跌停,市值跌掉了约400亿元。4月23日,上海机场董事长莘澍钧的一句“免税红利难以为继”,令其股票在随后一个交易日26日开盘跳水,随后一周股价接连闪崩,市值跌破千亿元。截至5月10日,上海机场盘中股票最低价达43.95元,较今年1月29日盘中最高价81.42元已跌掉了46%,短短三个月时间股价近乎“腰斩”。虽然此后持续上涨,6月9日收盘价也仅为48.85元。

图片来源:同花顺

能否迎来绝地反击?

  从上海机场业务情况看,公司运营管理浦东机场,目前经营业务主要分为航空性业务和非航空性业务,航空性业务指与飞机、旅客及货物服务直接关联的基础性业务;其余类似延伸的商业、办公室租赁、值机柜台出租等都属于非航空性业务。浦东机场属于一类1级机场,目前航空性业务等收费项目的收费标准按照民航局相关文件规定实行政府指导价,非航空性业务收费项目的收费标准实行市场调节价。

  基于上海机场由来已久的同业竞争问题,外界对于本次重组外界并非没有预期。在过往年报中,公司也曾对存在同业竞争情况及解决措施等予以了披露:目前公司运营管理浦东机场,公司控股股东机场集团运营管理虹桥机场。根据《上海航空枢纽战略规划》对两场功能的布局定位,是以浦东机场为主构建枢纽航线网络和航班波,虹桥机场在枢纽结构中发挥辅助作用,以点对点运营为主,因此,双方的客户基本上是区别化的。浦东机场作为航空枢纽战略的核心载体,将打造成为品质领先的世界级航空枢纽。

  对于解决措施和后续计划,机场集团曾承诺:集团公司将继续努力推进核心资产上市工作,在相关土地合理利用方案获得政府部门认可的条件下,积极履行承诺,实现通过一个上市公司整合集团内航空主营业务及资产、解决同业竞争的目标,并一如既往地注重和保护股东利益。

  只是这一承诺的启动履行,让上海机场的投资者等待了太久。有关“集团公司将继续努力推进核心资产上市工作……解决同业竞争的目标……”这一承诺最早的落款时间为2004年1月3日,彼时承诺对象为公司中小股东,承诺类型为:“解决同业竞争”。

  截至6月9日,上海机场股东总数为299405户。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可能更为关注股价的走势,6月9日重组消息一出,股吧中都在讨论是利好还是利空。

据了解,出现重大资产重组的情况,一般都是公司内部有重大的调整,在拥有健全市场机制、完备法律体系、良好保障环境的社会经济中,企业进行重大资产重组可以壮大自身实力,实现社会资源优化配置,提高经济运行效率。只要重组不失败,在消息面利好的推动下,上市公司的股票在复牌之后都有连续上涨的预期。

  然而,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政策和消息仅仅能起到助攻的作用,能否推动股价持续上涨,关键还要看企业经营状况,对于上海机场更是如此。在全球疫情阴霾退散之前,上海机场恐难再坐享免税红利这块蛋糕,如何主动转型走出困局,仍是摆在其面前的一道重要考题。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综合整理,内容来源:每日金融、财联社、证券之星、e公司等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