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秘呢?这家公司五年多空缺,交易所催了四遍也没用

2021-06-03 20:30 上海证券报阅读 (31699) 扫描到手机

  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董事会秘书应该是个标配,因为这个岗位非常重要。

  但总有个别公司不重视这一重要岗位,中国中期就是其中之一。

  自2000年7月上市以来,中国中期在A股待了已接近21年,但近五年多董秘职位一直空缺。

  深交所年年问、年年催,公司回复开始选、尽快招,但五年多时间过去了,中国中期的董秘,仍不见踪影。

董秘去哪了?

  6月3日,深交所向中国中期发出年报问询函,其中之一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董秘咋还没有呢?

  这已经是深交所第四次给中国中期发函,要求公司尽快针对董秘长期空缺一事作出回复。

  2016年3月25日,中国中期原董秘徐朝武宣告辞职,公司随即安排董事长姜新代行董秘职责。

  按照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上市公司应当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上市后三个月内或者原任董事会秘书离职后三个月内聘任董事会秘书。

  而中国中期在董秘空缺半年多后,始终没有聘任新董秘。2017年1月,深交所专门就公司董秘职务空缺问题发出关注函,要求公司严格按照规定,尽快确定董事会秘书人选,并就此作出专项说明。

  彼时,中国中期回复称,原董事会秘书离职时正值公司计划董事会换届选举工作期间,因此公司按照规定安排暂由公司董事长代行董事会秘书职责。2016 年 12 月 23 日公司董事会换届选举完成,董事会开始董事会秘书的选聘工作。人选确定后,公司董事会将履行相应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

  但是,此后中国中期的董秘仍不见“踪影”。2019年6月、2020年5月,深交所又分别再次发出问询函,直指公司董秘长期缺位的问题。

  “本公司将尽快选聘董事会秘书,并做好信息披露和投资者关系管理工作。”中国中期两次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都是同样的表态,但始终不见具体行动。

  至今,姜新仍旧一人身兼董事长、总经理、法定代表人、董事、董事会秘书职务。

信披屡出错

  在此前回复交易所问询函中,中国中期回复称,自姜新代理董事会秘书以来,公司信息披露工作和公司治理机制有序运行。姜新勤勉尽责履行,确保了公司治理和内部控制机制的有效运行,确保了信息披露工作和投资者关系管理工作的质量。

  从中国中期的回复看,公司没有专职董秘,似乎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事实果真如此吗?

  梳理近年来的公告发现,由于长期缺少董秘,中国中期在信息披露上屡犯低级错误。

  2018年10月,中国中期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承认其财报出现差错。2018年半年报及2017年年报、2016年年报,中国中期频频出现错误。

  2016年年报中,中国中期对参股公司国际期货的持股比例列报错误;2017年年报中,中国中期对实控人描述出现重大失误:披露时遗漏一位实控人——刘润红,公司解释为工作人员失误所致;2018年半年报中,中国中期又对子公司永濠汽车的信息漏填了数据。

  2019年1月23日,中国中期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又承认公司存在信披违规行为。起因是2017年12月中国中期与关联方捷利物流签署协议,拟共同打造一站式工业企业供应链物流金融服务平台,但中国中期没有及时履行审批和信披义务,直到在此后的定期报告中才予以披露。

  2019年6月12日,中国中期称,因公司未及时披露相关交易信息,违反了相关规定,被出具警示函。

  记者梳理发现,自前董秘徐朝武辞职以来,中国中期便是监管关注的“常客”,接到深交所的关注函、问询函已多达11次。

问题还不少

  事实上,不仅仅是董秘长期空缺,中国中期还存在更多的问题。

  深交所在问询函中分别就公司经营情况、财务状况、关联交易等问题进行了深入追问。

  截至目前,中国中期已连续四个会计年度营业收入低于 1 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已连续四年为负。对此,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具备持续经营能力,以及为增强持续经营能力拟采取的措施,以及现金流量净额持续为负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跨期结转成本或计提费用等情况。

  此外,中国中期披露的有关基金业务的财务状况,也让人匪夷所思。根据中国中期2020年年报,公司去年基金业务收入仅一千多元(注意单位是元,而且是业务收入),为1698.35元。

  与此不匹配的是,中国中期去年的基金业务成本则达78.75万元。此外,中国中期年报还披露,中期时代去年实现的净利润达到274.72万元,净利润的数额又远高于营业收入。

董秘空缺绝非个例

  除了中国中期,在A股还有一些公司的董秘也长期缺位。

  截至目前,*ST新亿董秘已空缺长达6年多。而且,公司不仅缺专职董秘,专职财务负责人至今也未聘任。

  2015年2月,*ST新亿前董秘王强因个人原因请求辞去公司第六届董事会董事、公司副总经理、董秘职务。当年底,公司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新调查通字【2015】26号)。

  同年6月,公司公告称,由法定代表人许锡代行董秘职责,直至公司聘任新的董秘。此后,*ST新亿曾长期由公司时任董事庞建东代行董秘职责。庞建东离任后,*ST新亿董秘相关职责由公司实际控制人黄伟实际履行至今。

  缺少专职董秘,信息披露的法定义务就成了大问题。2019年,*ST新亿未能在规定期限内披露2018年年报,同时未能在规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一季报。

  今年1月,*ST新亿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深证调查字(2021)1号),截至目前,该调查尚在进行过程中。

  此外,江西铜业在今年3月份之前,也有近五年时间没有设专职董秘。2016年10月,江西铜业前董秘黄东风提交辞职报告。此后,公司多次表示:“将尽快聘任新的董秘。”

  去年11月,针对江西铜业董秘长期空缺一事,江西证监局发出《关于对江西铜业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

  江西证监局表示,上市公司存在公司所属工作人员长期从事控股股东的行政、人事工作等情形;公司内幕信息知情人登记管理不规范,存在个别重大事项未进行内幕信息知情人登记、未制作重大事项进程备忘录、内幕信息知情人登记表中要件信息缺失等情形。

  今年3月18日,涂东阳就任江西铜业董秘职务,才将“尽快”落到了实处。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