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聚焦 | 风波又起!富时罗素剔除新东方,股价暴跌近9%!强监管后,在线教育行业迎史上最大裁员潮?

2021-06-03 20:12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14123) 扫描到手机

  继前日包括新东方在内的15家校外培训机构被顶格罚款后,在线教育领域再掀风波!

  富时罗素6月2日宣布富时中国A50指数将剔除新东方(09901)。受此影响,新东方和新东方在线股价大跌近9%。

  屋漏偏逢连夜雨。美股市场上教育股亦表现不佳。近日,高瓴资本向美国证监会(SEC)披露了2021年第一季度持仓报告。报告显示,高瓴资本在2021年第一季度大手笔减持教育中概股。

  近期教育行业迎来监管风暴。值得注意的是,亏损大、获客难、忙裁员,种种问题显示出在线教育行业正步入泥潭。

富时罗素剔除新东方

高瓴移仓教育股

  6月2日消息,富时罗素宣布对富时中国A50指数、富时中国A150指数等指数年度审核变更,该变更将于6月18日收盘后生效。在香港上市的中远海控、中信股份和小米集团加入富时中国50指数;而吉利汽车、中国恒大、新东方被剔除指数。

  受此消息影响,新东方和新东方在线股价大跌。具体来看,截至港股收盘,新东方-S(09901.HK)和新东方在线(01797.HK)大跌近9%,新东方-S今年累计下跌超40%,新东方在线今年累计下跌60%。而港股在线教育指数也大幅下跌超过4%。

  此外,美股市场上教育股亦表现不佳。截至美东时间周三收盘,教育股普跌,好未来跌5.46%,流利说跌5.56%,网易有道跌3.11%,跟谁学跌4.37%,新东方跌4.42%。

  近日,高瓴资本向美国证监会(SEC)披露了2021年第一季度持仓报告。

  报告显示,高瓴资本在2021年第一季度大手笔减持教育中概股,其中,遭遇清仓的有好未来(NYSE:TAL)和一起教育(NASDAQ:YQ)。高瓴资本又在该季度重新建仓新东方(NYSE:EDU),持有数为7.88万股,价值110.30万美元。

  事实上,高瓴资本与教培行业的爱恨纠葛在多年前就开始了。2018年,高瓴资本创始人兼CEO张磊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就曾表示,“教育是永远不需要退出的投资,做教育是最让人有幸福感的投资。”

  不过随着对一起教育、好未来的清仓,高瓴资本在美国二级市场仅持有两家教育上市公司的股票,分别是博实乐教育(NYSE:BEDU)和新东方。

教育行业迎来监管风暴

  近期,校外培训机构频频遭到监管部门的顶格处罚。6月1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集中公布一批校外培训机构虚假宣传、价格欺诈典型案例,对新东方、学而思、精锐教育、掌门1对1、华尔街英语等13家校外培训机构予以顶格罚款。

  在此次名单中,除上诉5家公司外,还有哒哒英语、卓越、威学、明师、思考乐、邦德、蓝天、纳思书院等,这也意味着更多的二线或三线教育公司将被纳入检查范围。

  据了解,此次重点检查发现,校外培训机构违法违规行为主要特点是“虚构、夸大、诱导”。一是虚假宣传多样化、普遍化,主要包括虚构教师资质、虚构执教履历、夸大培训效果等。如新东方“名师风采”栏103名教师中,76名教师的实际教龄与宣传不符,虚假宣传比例达到73.8%。二是价格欺诈行为问题突出,主要表现为虚构原价和虚假优惠折价。如邦德在其公众号标示“2节试听课+期末高分秘籍,原价430元,现价仅12元”,事实上该补习套餐是专门为2020年“双12”推出的全新体验活动,其所谓的“原价”此前从未销售过。

  加上前期公布的对作业帮、猿辅导的查处情况,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此次重点检查已对15家校外培训机构处以顶格罚款3650万元。

来源:视觉中国

  事实上,这并不是监管部门首次对教育机构进行整治和处罚。

  5月10日,北京市场监管部门对“作业帮”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诱骗消费者交易的行为和“猿辅导”构成实施虚假或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的行为,分别处以警告和250万元顶格罚款的行政处罚。

  4月25日,因价格违法、虚假宣传等行为,北京市市监局就已对“跟谁学”“学而思”“新东方在线”“高思”四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价格违法行为作出警告和50万元的顶格罚款处罚。

  不光如此,教育部门也频频出手,通报一些企业的违规行为。5月17日,学而思新东方等26家校外培训机构因涉及一次性收取或变相收取超过3个月或60课时费用,擅自恢复线下课程,培训结束时间晚于晚八点半,开展低价营销、贩卖焦虑等不当广告宣传,教学内容超出国家相应课程标准等问题被北京市教委发布通报。

  值得注意的是,5月2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会议强调,要强化线上线下校外培训机构规范管理,全面压减作业总量,降低考试压力,规范校外培训机构,这也是校外教育强监管的一大背景。

亏损大、获客难、忙裁员,在线教育走入泥潭

  “亏损”成为了头部在线教育公司们的年报主基调。

  3月5日,跟谁学公布2020财年未经审计财务报告,全年营收达到71.25亿元,同比增长236.9%;而归母净亏损达到13.929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2.27亿元归母净利润,跟谁学在2020年算是彻底摘下了“唯一一家实现规模盈利的在线教育K12上市公司”的帽子。

  2月26日,网易有道公布2020财年年报,全年净收入达到31.68亿元,同比增长142.7%;但归母净亏损达到17.53%,这也不是有道第一年亏损了,在近三年中,有道的归母净亏损分别同比扩大了56.4%、187.92%和191.4%。

  热闹不断、亏损愈演愈烈的背后是“获客难”。

  比如,跟谁学的销售费用就从2019年同期的4.42亿元扩大至17.98亿元;网易有道2020年全年的市场营销费用近27亿元,同比增长332.9%;仅第四季度的营销费用就达到8.05亿,相比2019年同期的2.06亿元增加了近3倍。

  据行业人士透露,2020年暑假,各家在线教育平台的获客成本大约3000元左右。举个例子,斑马AI课数学思维课一年的费用为2300元左右,若按平均获客成本为3000元来计算,每成交一单,斑马AI课就要亏掉700元。

来源:视觉中国

  近期,有不少在线教育公司大幅度裁员。

  5月28日,有消息传出,高途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陈向东召开了内部员工会,宣布高途课堂将裁员30%。而早在10天前,就有消息称,VIPKID将进行业务和人员调整,包括中外教培优在内的部分业务,裁员比例高达50%。作业帮 5 月 26 日也暂停了辅导、销售岗位的人员招聘。一位作业帮员工说,最近内部说的最多的三个字就是,“活下去”。还有人对媒体爆料称:字节跳动旗下的教育业务近几周频繁召开高层会,教育业务即将进行大范围架构调整。此外,还有不少应届毕业生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被猿辅导等在线教育机构毁约offer(录取通知),理由是公司内部调整,紧急叫停招聘计划。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综合整理,素材来源:证券时报、金投网、投中网、21世纪经济报道、财经郎眼GDTV、凤凰WEEKLY财经、36氪Pro、资本邦、每日经济新闻等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