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期信用债来了,今年还有这些超长期信用债,谁会买?

2024-06-21 16:23 21世纪经济报道阅读 (31198) 扫描到手机

继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后,超长期信用债也来了。近日,无锡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拟发行50年期中票,成为市场热议的焦点,不过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目前该债券还在研究探讨以及与投资者沟通的阶段。

今年3月份以来市场已经发行多期30年期限超长期信用债,但50年期的信用债并不多见,这也是非央企首次发行50年期超长信用债。截至6月20日,今年以来债市发行了13只30年期的超长期信用债,认购倍数在1.01-4倍之间。

截至6月20日今年发行的30年期信用债认购倍数一览

多位机构人士均对记者表示对这只债券很关注。有分析认为,如果该只超长期城投债顺利发行,可能后续会有更多省份发行超长期城投债。在当前资产荒加剧的环境下,险资被认为是可能对此类超长期信用债感兴趣的资金类型。

50年期中票来了

据了解,此前发行的中票期限大多在10年期以下,市场鲜见如此长期限的信用债,也正因为如此,“24锡产业MTN007”受到市场的广泛关注和讨论。发行该期超长期信用债的主体为城投公司无锡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今年以来数据显示,此前城投公司仅重庆渝富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发行过一期30年期公司债,票面利率3.27%,认购倍数3.16倍。

截至6月20日,今年3月以来,已有13只30年期信用债发行,发行主体包括中国国家铁路集团、中国诚通控股集团、长江三峡集团、中国中化股份有限公司等央企国企,以及重庆渝富控股集团、无锡产业发展集团等城投公司。无锡产业发展集团此前6月5日已发行一期30年期中期票据。

“无锡产业发展集团试水发行50年期超长期信用债可能是地方优质国企在‘资产荒’行情下的大胆尝试,不仅可以减轻企业短期偿债压力、优化债务结构,也可借助当下“资产荒”行情下锁定长期融资成本,避免后续利率波动、债券供需等因素产生的发债成本抬升风险。若发行成功,预计将有更多地方的优质国企发行超长期信用债。”DM债券分析师董璐分析认为。

近两年来随着资产荒持续演绎,信用债发行利率大幅下行。在目前低利率环境下发债偿还此前的高成本融资也有助于降低融资成本。重庆渝富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此前发行的30年期公司债“24渝富02”的募集说明书显示,发行人重庆渝富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拟使用不超过 15 亿元(含)本期债券募集资金用于偿还部分银行贷款、信托贷款等有息债务,这些银行贷款、信托贷款的到期日在今年8月~12月。

此前50年期超长期特别国债已成功发行并于6月19日上市,发行总额350亿元,票面利率2.53%。部分20年期、30年期特别国债受到追捧。险资机构成为抢配超长期特别国债的“主力军”。

谁会买?

超长期信用债发行近几个月明显增多,据华泰证券研报统计数据,截至2024年6月11日,今年5年期以上的超长信用债发行额共计4883亿元,净融资额2985亿元,发行额已超去年全年发行总量。由于超长期信用债流动性较弱、需求相对较少,往往期限越长发行难度越大,发行主体以信用评级较高的央企国企为主。据上述研报统计数据,从发行主体性质来看,央企发行占比40.5%,地方国企发行占比59.5%。从行业类型来看,城投债共发行1550.21亿元,产业债共发行3332.70亿元,产业债发行主体所在行业前五大为综合、交通运输、电力、建筑工程和化工。城投债中,江苏、广东、四川发行总量位列前三。

“以前通常是交通、轨道企业发30年、50年期限这么长期的信用债,城投公司发行这么长期限债券并不常见,市场接受度还有待观察。”某基金公司债券基金经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此前超长期限信用债因收益率相对较高而发行热度不低。天风证券研报数据显示,2023年第三季度以来,超长信用债一级投标热情快速提升,2024年4-6月,超长信用债一级市场平均有效投标倍数分别为1.67、1.61、2.11,达到2021年以来的最高点。

在债市收益率持续下行以及资产荒加剧之下,目前收益率相对较高的资产已经越来越少,简单的信用下沉和中短久期品种已经无法获取足够的收益,不少机构选择适当拉长久期提高收益率。招商证券研报显示,上周五(6月14日)基金久期均值为2.01年(不含货基),较前一周五回升0.06年;保险久期为4.50年,较前一周五回升0.04年。而随着超长信用债关注度越来越高,其流动性也有明显改善。

接受采访的多家机构表示会关注该债券,也有理财机构认为该债券期限太长了。“还是会有机构冲着收益相对较高去买,尤其险资现在也缺资产,35号文出台后,他们保债计划就少了很多。”一位评级公司人士认为。

从银行间现券交易情况来看,2024年前23周保险公司是超长债的买入主力,理财、证券公司和银行业金融机构则表现为净卖出。“保险机构的负债端较为稳定,因此通常具有较高的超长债配置需求。除此之外,基金公司及产品也是超长期信用债的重要购买力量。2023年基金公司及产品配置了863.52亿元的超长信用债。”天风证券上述研报称。

“基金的久期确实在适当拉长,主要还是大家觉得利率下行的概率还是比较大,至少短期还不具备反转的条件。”上述基金公司债券基金经理认为。

债券期限越长通常价格波动风险越大,若不能持有到期,则中途交易可能要承受流动性风险和利率波动带来的价格波动风险。“这个券适合放在持有至到期科目,如果后面利率涨上来了,这个券的风险就会比较大。”上述评级公司人士称。

记者了解到,目前该期债券仍处于研究探讨阶段,承销商招行仍在与投资者沟通当中。招商银行此前曾担任“24三峡GN001(碳中和债)”、“24诚通控股MTN010B”等多只30年期信用债主承销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