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观察丨青岛A股历史上首家退市公司诞生!曾是脑白金母公司

2024-06-03 18:29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46470) 扫描到手机

6月3日,深交所公告,民生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股票在2024年3月26日至2024年4月24日期间,通过本所交易系统连续二十个交易日的每日收盘价均低于1元,触及了本所《股票上市规则(2023年8月修订)》第9.2.1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的股票终止上市情形。

根据本所《股票上市规则(2023年8月修订)》第9.2.5条的规定以及本所上市审核委员会的审议意见,本所决定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同时,根据本所《股票上市规则(2023年8月修订)》第9.1.15条、第9.6.10条第二款的规定,公司股票因触及交易类强制退市情形被本所作出终止上市决定,不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公司股票将于本所作出终止上市决定后十五个交易日内摘牌。

这意味着民生控股走完了其在A股资本市场长达近28年的道路。民生控股也是青岛辖区上市公司进入A股资本市场32年来首家退市公司(以青岛辖区首家上市公司国新健康1992年11月上市计算)。

1996年就登陆A股市场,曾是脑白金母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民生控股在1996年就登陆了A股市场,简称“青岛国货”,前身是成立于1979年的青岛国货公司。青岛国货对于不少青岛人而言,也是具有十足分量的时代记忆。

但在此后的资本之路上,民生控股却数度变身,一场场跨界转型可以从其名称的变更中感受一二:青岛国货—ST国货—ST青健—健特生物—华馨实业—民生投资—民生控股—*ST民控。

其中有几个阶段可圈可点。比如ST国货时期,上海华馨投资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开始了一系列“壁虎断尾”式求生,并剥离原有的零售业务,转向制药保健。其中重要的一步,就是购买上海华馨投资有限公司所拥有的无锡健特药业有限公司51%的股权。

无锡健特大家可能不熟悉,但其生产的保健品脑白金可谓家喻户晓。收购之时,无锡健特已经控制了脑白金的知识产权,并拥有了脑白金的独家生产权。靠着脑白金这棵“摇钱树”,公司完成了ST青健到健特生物的过渡。

但好景不长,随着脑白金的广告效应减弱,它也成了健特生物的弃子。“民生投资”时期开始,公司主业成为了商品零售业务与“炒股”,经营范围也变成了股权投资、资产管理、资本经营及相应咨询与服务。

到了2014年,公司再次启动重大资产重组,更名“民生控股”,并逐渐由传统的商业零售商向现代化金融控股服务平台转型,布局典当与保险经纪等现代金融服务业。但在业内看来,近年来民生控股的业务进展却并不顺利,对外投资多次“精准踩雷”。

民生控股也一直未能扭转业绩常年不振的局面。2022年年度报告更是显示其员工总数仅为41人。

民生控股在公告中表示,截至2024年4月17日,公司股票收盘价连续15个交易日低于1元。根据相关规定,若公司股票收盘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1元,公司股票将被深圳证券交易所终止上市交易。

分析指出,由于股价过低,按照目前的股价测算,即便未来几个交易日连续涨停,该公司股价也无法回到1元上方,达到“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1元”退市条件,已提前锁定退市。

实控人系前山东首富,在地产行业赚了第一桶金

民生控股的上市之路不可谓不跌宕,而其背后实控人卢志强的从商之路则更加精彩。

公开资料显示,卢志强1952年出生于山东威海。当过多年办公室副主任后“辞官从商”,下海经商并在房地产行业捞到第一桶金。他打造的泛海控股,于1994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是中国房地产行业最早的一批上市公司。

卢志强。 图片来源:中国泛海控股集团官网

地产主业之余,卢志强也开始在金融投资领域大展拳脚。1996年1月,泛海控股作为创始股东之一的民生银行正式成立。到了2000年12月民生银行上市时,卢志强为第二大股东。

背靠民生银行,“泛海系”也加速扩张,一度是国内少有的拥有全金融牌照的民营资本系族。有统计显示,顶峰时期“泛海系”版图涉足地产、能源、金融、科技投资等多个领域,参控股数十家上市公司,总资产超过3000亿元。

与此同时,卢志强凭借手中广阔的人脉,经常和其他商业大佬联手做生意,力挺柳传志、支持王健林,他也因此被称为“大佬中的大佬”。其个人财富也水涨船高,2015年,卢志强以830亿元身家位列胡润百富榜第8名,并成为山东首富;2016年,卢志强维持在榜单前十的位置中。

但好景不长,随着公司过度扩张以及频频“踩雷”,泛海控股走上了下坡路,2020年到2022年亏损金额逐年增加。2023年初,民生银行更是发布公告称向泛海控股索债70亿元。

两者正式割席之后,泛海控股铩羽A股,民生控股如今也正走向退市的结局。

链接:

合计被罚2亿元!民生控股内幕交易案披露

2月22日,中国证监会北京监管局公布多条行政处罚信息,详细披露民生控股内幕交易案。民生控股董事长王宏、中国泛海控股董事长兼总裁卢某强的秘书栾某舟等7名自然人,以及红槿资本在内,均参与内幕交易,合计被罚没近2亿元。

记者梳理发现,王宏的多名密友参与其中,包括其曾经的下属、老同学、业务伙伴等。

民生控股董事长泄露内幕信息被罚

2015年初,民生控股拟先收购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泛海)旗下一家非金融公司,再转入其他资产,后转入的资产将作为主营业务,并且拟构成借壳上市。

2015年5月,民生控股受让中国泛海旗下民生财富100%股权。收购民生财富后,民生控股转变成为包括典当、保险经纪和财富管理在内的中小微金融服务业务的上市公司。

2015年8月,民生控股公布收购中国泛海的深圳市泛海三江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江电子)的交易草案,如果收购成功,将实现民生控股向科技创新业务方向发展的战略。

2016年1月22日,中国证监会作出不予核准决定,民生控股收购三江电子计划失败,导致其发展战略和收购民生财富的主要目的未能实现。

收购了民生财富的民生控股,日子并没有那么好过。2016年一季度起,民生财富业绩持续亏损,且亏损额度不断加大。2016年9月1日,民生控股管理层开会讨论商议出售民生财富事宜,一致同意向中国泛海出售民生财富股权。

随后,当年的9月18日,中国泛海通过传签的方式召开董事会,审议通过从民生控股收购民生财富100%股权的事宜。

2016年10月27日,民生控股发布公告,拟将民生财富100%股权以3.5亿元的价格出售给中国泛海。本次交易完成后,民生控股将剥离财富管理业务。

王宏作为中国泛海董事、副总经理,民生控股董事长,民生财富董事长兼总裁,是民生控股出售民生财富的决策和主导人员,为本案内幕信息知情人。

经查,王宏作为内幕信息知情人,在内幕信息公开前与栾某舟、刘某久、杨某林、于某镭通话联络,栾某舟、刘某久、杨某林、于某镭均构成内幕交易违法行为。

根据王宏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北京证监局决定:对王宏处以8万元的罚款。

中国泛海董事长秘书参与内幕交易,获利563万余元

栾某舟是中国泛海董事长兼总裁卢某强的秘书,栾某舟与王宏接触较多,较为熟悉。内幕信息敏感期内,2016年6月28日至7月21日,栾某舟与王宏通话5次,且通话联络情况与内幕信息及栾某舟交易“民生控股”行为密切相关、高度吻合。

栾某舟于2016年6月28日与内幕信息知情人王宏通话联络,次日便转入巨额资金并使用“彭某慧”“石某佳”证券账户陆续大量买入“民生控股”。相关证券账户存在突击开户、突击转入巨额资金,首次、集中、大量买入“民生控股”单只股票等特征。栾某舟的交易行为与内幕信息及与王宏的联络接触高度吻合、明显异常,且没有合理解释或正当信息来源,构成内幕交易行为。

栾某舟内幕交易行为累计买入“民生控股”205.48万股,金额1575万余元,共计获利563万余元。

根据栾某舟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北京证监局决定:责令栾某舟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没收违法所得563.77万元,并处以1691.31万元的罚款;此外,栾某舟因泄露内幕信息行为,被处以4万元的罚款。

红槿资本、徐某晶被罚没1.35亿元

内幕信息敏感期内,红槿资本及其股东单位的高级管理人员与内幕信息知情人王某及非法获取内幕信息的人栾某舟通话联络,相关高级管理人员商议并作出交易决策,红槿资本证券交易活动与内幕信息高度吻合,相关交易行为明显异常,没有正当信息来源或合理解释,红槿资本构成内幕交易违法行为。

徐某晶作为红槿资本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决策、组织、实施案涉内幕交易违法行为,是红槿资本内幕交易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红槿资本内幕交易行为累计买入“民生控股”2268.28万股,买入金额18894.95万元,获利4483.16万元。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北京证监局决定:责令红槿资本依法处理违法持有的证券,没收违法所得4483.16万元,并处以8966.31万元的罚款;同时,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徐某晶处以30万元的罚款。

曾经的下属参与内幕交易被罚没662.41万元

王宏是刘某久在民生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工作时的领导,二人认识时间很长,关系也十分密切。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刘某久与王宏多次通话联络,且通话联络情况与内幕信息及刘某久交易“民生控股”行为密切相关、高度吻合。

2016年7月28日刘某久主叫王宏通话,7月29日刘某久本人及其控制使用的证券账户即转入巨额资金,首次、集中、大量买入“民生控股”。相关证券账户存在突击开户、突击转入巨额资金、集中大量买入“民生控股”单只股票等特征,刘某久的交易行为与内幕信息及与王宏的联络接触高度吻合、明显异常,且没有合理解释或正当信息来源,构成内幕交易行为。

刘某久内幕交易行为累计买入“民生控股”113.53万股,金额979万余元,共计获利165万余元。

根据刘某久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北京证监局决定:责令刘某久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没收违法所得165.60万元,并处以496.80万元的罚款。

老同学参与内幕交易被罚没876.83万元

王宏与杨某林为同学关系。内幕信息敏感期内,2016年7月至2016年9月期间,杨某林与王宏多次通话联络,且通话联络情况与内幕信息及杨某林交易“民生控股”行为密切相关、高度吻合。

内幕信息敏感期内,杨某林控制使用的证券账户组存在突击开户、突击转入巨额资金、首次、集中、大量买入“民生控股”单只股票等特征,杨某林的交易行为同内幕信息及其与王宏的通话联络高度吻合,交易行为明显异常。杨某林对此没有合理解释或正当信息来源,构成内幕交易行为。

杨某林内幕交易行为累计买入“民生控股”192.52万股,金额1692万余元,共计获利219万余元。

根据杨某林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北京证监局决定:没收杨某林违法所得219.21万元,并处以657.62万元的罚款。

两名业务合作伙伴被罚没2691.54万元

王宏和于某镭很早以前就认识,二人有过业务合作。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于某镭与王宏有多次通话联络,且通话联络情况与内幕信息及于某镭、杜某共同交易“民生控股”行为密切相关、高度吻合。

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于某镭、杜某共同控制使用的账户组存在突击开户、突击转入巨额资金、集中大量买入单只股票等特征,于某镭、杜某共同交易“民生控股”的情况同内幕信息及其与内幕信息知情人王宏的通话联络高度吻合,交易行为明显异常。于某镭、杜某对此均没有合理解释或正当信息来源,构成内幕交易行为。

于某镭、杜某内幕交易行为累计买入“民生控股”429.93万股,金额4756万余元,共计获利672万余元。

根据于某镭、杜某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北京证监局决定:责令于某镭、杜某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没收违法所得672.88万元,并处以2018.65万元的罚款。

半岛新闻客户端综合整理,素材来源:深交所网站、中新网、中国经济网、中国证监会网站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