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行趋势持续,银行打响息差“保卫战”

2024-06-03 15:24 北京商报阅读 (530081) 扫描到手机

继去年末首度跌破1.7%关口后,一季度商业银行净息差下滑趋势仍未得到缓解。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数据显示,2024年一季度商业银行净息差为1.54%,较上年末减少0.15个百分点。

商业银行净息差持续收窄主要受LPR下调、贷款重定价、存量房贷利率调整、存款定期化等多重因素影响,为缓解息差下行压力,此前多家银行收紧大额存单、调整协议存款利率、叫停智能通知存款,进一步压降负债成本。不过,随着取消全国层面房贷利率下限、消费贷“价格战”持续以及“推动贷款利率稳中有降”等政策的落地,分析人士认为,当前,银行贷款端利率下行的趋势仍未结束,为维持息差稳定,大概率会继续下调存款利率。

息差持续收窄

商业银行净息差收窄趋势仍在持续。根据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数据,2024年一季度商业银行净息差为1.54%,较上年末的1.69%,减少0.15个百分点,较上年同期的1.74%,下降0.2个百分点。

分银行类型来看,大型银行、城商行等类型机构面临的息差压力较大,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民营银行、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一季度净息差分别为1.47%、1.62%、1.45%、4.32%、1.72%、1.47%,环比分别下降0.15个百分点、0.14个百分点、0.12个百分点、0.07个百分点、0.18个百分点、0.1个百分点,除民营银行净息差同比增长外,其他类型机构净息差同比均出现下行,降幅在0.13—0.22个百分点。

商业银行净息差持续收窄主要受LPR下调、贷款重定价、存量房贷利率调整、存款定期化等多重因素影响。近年来,商业银行净息差逐步下滑,截至去年末首度跌破1.7%关口,降至历史低位1.69%,突破市场利率自律机制发布的《合格审慎评估实施办法(2023年修订版)》中自律机制合意净息差1.8%的临界值。

“监管对银行净息差合意标准为1.8%以上,具体情况还需视各家银行自身经营情况而定。”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表示,金融支持实体的背景下,贷款利率显著下行,然而银行的负债成本保持相对刚性,存款定期化趋势愈加明显,且长期限存款和部分特殊存款产品定价偏高,导致息差持续压缩,也加大了商业银行的经营压力。

根据A股上市银行2024年一季报,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邮储银行的净息差分别为1.48%、1.44%、1.44%、1.57%、1.27%、1.92%,均较上年同期有所收窄。

星图研究院副院长薛洪言认为,银行息差是维系必要的利润以补充资本、对冲不良资产损失以及覆盖经营管理成本的源泉,结合上市银行业绩报告来看,受息差收窄压力影响,不少银行不得不通过减少拨备计提来维系利润,表明现有息差已经接近合理区间下限,开始影响银行稳健经营的持续性,在这个意义上,银行息差已无继续下降空间。

还有哪些招

为缓解息差下行压力,中国银行、邮储银行、兴业银行等多家银行的高管均透露,下一步将通过压降高成本存款,提高活期存款等低成本存款占比加强净息差管控。而在二季度,亦有银行通过收紧大额存单、调整协议存款利率、叫停智能通知存款等措施,进一步压降负债成本。

“2024年,在推动社会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的情况下,银行净息差可能还会下降。”招联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下调存款利率、压降负债成本成为商业银行的共同选择。但不同的银行由于市场竞争压力、客户定位、负债结构等因素有所不同,调整存款利率的节奏、幅度各有不同。部分银行调整大额存单、定期存款、协定存款等产品发行计划、压缩发行规模、暂停部分产品,以及下架智能通知存款产品,主要是为了降低存款利率,压降负债成本。

不过,随着取消全国层面房贷利率下限以及《关于做好2024年降成本重点工作的通知》提到的“推动贷款利率稳中有降”的政策导向,为呵护商业银行净息差,业内人士预计,存贷款利率下调或势在必行。

“当前,银行贷款端利率下行的趋势仍未结束,为维持息差稳定,银行大概率会继续下调存款利率。”薛洪言指出,当前,银行业维持息差稳定的决心较强,通过更大力度下调存款利率,有希望在贷款利率下行趋势中维持息差稳定。

明明认为,取消房贷利率下限可能导致房贷利率进一步下降,从而对银行息差产生负面影响。考虑到金融支持实体的目标仍在推进深化,未来存贷利率还有下调的空间,预计在维持净息差稳健的基础之上引导存贷利率共同下行,但具体节奏仍取决于经济环境、市场需求和监管政策等因素。

在息差持续收窄的趋势下,明明建议,商业银行资产端应继续深耕挖掘优质信贷资产,同时发展中间业务等,扩大收入来源,从而分散贷款利率下滑对资产收益的影响。负债端应拓宽融资来源,可以借助业务创新协同,持续挖掘新储户;或者借助市场化方式,通过发行一些特定项目金融债,以较低的成本补充负债端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