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投证券人事动荡:元老级总经理被免职或指向自营“踩雷”

2024-04-11 16:24 蓝鲸财经阅读 (52533) 扫描到手机

国投证券持续人事地震,继去年末更换董事长后,掌权11年之久的总经理被免职。

蓝鲸新闻关注到,4月10日晚间,国投证券公告称,免去王连志董事、总经理职务,由公司副总经理王苏望代行总经理职责。目前,该公司官网已撤下王连志履历。这也是继去年11月后,国投证券又一重大人事变动。彼时,国投证券原董事长黄炎勋到龄退休,国投证券股东国投资本董事长段文务兼任国投证券新掌舵人。

对于总经理免职,国投证券回应称,近年来,公司经营业务出现了一定波动,主要指标行业排名有所下滑。但进一步来看,问题显然不止于此,据市场消息,王连志被免指向国投证券衍生品部自营资金投资失利。

实际上,2021年国投证券中高层便已大“换血”,管理层的动荡伴也随业绩下滑,老牌券商逐步“掉队”。2022年、2023年国投证券净利润持续缩水,投行业务违规频发,屡屡受罚,指向合规内控方面的不足。

管理层动荡,业绩萎靡不振

现年58岁的王连志可谓国投证券“元老级”人物,2013年7月,王连志从安信证券副总经理一职升任总经理至今,迄今已经近11年。

对于总经理被免职原因,国投证券虽给出了官方口径,却似乎另有隐情。

据财新报道,王连志被免或指向国投证券衍生品部自营资金投资失利,“踩雷”华软新动力。此外,近年关于王连志的举报颇多,包括其在用人方面难以服众,提拔的干部能力受到质疑等。

蓝鲸新闻关注到,亦有市场消息进一步指出,国投证券自营斥资6亿投资华软新动力,由此公司业绩受到严重影响。从规模来看,尽管“踩雷”资金对于国投证券的体量来说并不大,但集中出现风险损失亦会对其业绩造成冲击。

对此,分析人士认为,王连志突然被免,一方面与国投证券业绩持续下滑有关,另一方面,也免不了与自营踩雷启动的问责追责相关。

此次代替王连志履行总经理的王苏望,是去年6月通过市场化招聘加盟国投证券的高管,分管自营业务。履历显示,王苏望先后担任建设银行莆田市分行储蓄所主任,中信证券投资银行部职员,招商证券投资银行总部战略客户部总经理,招商局积余产业运营服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现任国投证券副总经理兼金融衍生品部总经理、安信证券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

两日前,国投资本副总裁、董事会秘书、总法律顾问、首席合规官姚肇欣申请辞去公司相关职务。姚肇欣也是国投证券三名监事之一,其亦兼任中国投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目前,这两个职位并未发生变动。

事实上,近年来,国投证券的高层结构并不稳定,持续动荡。5个月前,国投证券更换“一把手”,原董事长黄炎勋到龄退休,段文务继任。年末,安信证券正式更名为国投证券。

拉长时间线来看,2021年国投证券高层便已“大换血”。2021年3月,安信证券原副总裁李军病逝;不久后,分管投行业务的副总裁秦冲离职;同年9月,副总裁李勇也因病去世;2021年6月末,安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军工行业首席分析师冯福章离任,加盟招商基金;同年8月,安信证券研究所所长胡又文离任,加盟民生证券,同时,多位首席跟随其跳槽。

管理层的频繁变动与人员流失,并不利于机构的决策稳定性和执行的连贯性。这也给国投证券的业绩带来了明显的影响。

2022年安信证券营收和净利润双降,其中净利润同比下降38.3%,这一降幅,已经超过行业平均水平。2023年,国投证券营业收入143.9亿元,同比微增;归母净利润为19.39亿元,同比减少25.96%,利润连续两年下滑。

从业务条线来看,国投证券的经纪业务净收入41.89亿元,同比减少3.68%;投行业务净收入14.89亿元,同比减少10.77%;资管业务净收入3.25亿元,同比减少21.9%;信用业务净收入13.53亿元,同比减少8.08%;投资业务净收入1.99亿元,同比实现增长。

投行业务屡遭罚,内控存薄弱环节

聚焦投行业务来看,国投证券的投行业务隐患颇多,不仅面对业绩下滑、撤否率高企的难题,亦在合规方面频触红线,屡被监管处罚。

Wind数据显示,2023年,国投证券终止IPO项目15个,撤否率达到27.78%。2023年公司投行执业质量评价由A类下降为B类。今年以来,国投证券终止4个IPO项目,其中,兴业汽配、青牛技术、博菱电器处于终止撤回状态,胜华波处于终止审核不通过状态。

在合规方面,国投证券亦频频触红线。今年1月16日,国投证券因保荐上海荣盛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荣盛生物”)项目收到上交所监管函。

公开信息显示,上交所于2022年6月受理了荣盛生物上市申请,国投证券担任保荐机构。2023年8月,荣盛生物撤回发行上市申请和保荐人撤回保荐。

但撤回也未能免责。监管点出,作为荣盛生物IPO保荐人,国投证券存在保荐职责履行不到位的情形,同时尽职调查程序执行不到位,内部控制存在薄弱环节。

前期,上交所还对国投证券实施了执业质量现场督导,发现其对个别项目的收入、资金流水和存货等审核重点关注事项核查不到位。例如收入函证程序执行不到位,未充分关注替代测试程序中存在的异常;又如资金流水核查不到位,对个别关键自然人银行账户流水调取不完整;再如存货核查程序存在不足,未关注相关原始单据落款时间与实际情况存在矛盾。

执业质量现场督导还发现国投证券在保荐业务内部控制方面,存在投行质控、内核部门对项目意见跟踪落实不到位、对项目部分重大异常关注不足、对项目底稿验收与报送管理不到位等薄弱环节。

屡屡被监管“敲打”也折射出国投证券的投行业务合规性与执业质量问题。事实上,王连志有丰富的投行经验,然而其领导之下公司投行业务似乎并未实现强劲发展。

眼下,国投证券新任董事长段文务反复强调要"严守合规底线",或也正酝酿着一场对公司合规体系的革新。然而,在当前IPO节奏收紧、市场竞争激烈的情况下,如何在合规基础上挽救相对低迷的投行业务,仍是待解决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