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信用卡中心终止营业的背后:信用卡发卡量连续下降,交易额明显减少,民众消费习惯和方式发生改变

2024-04-03 08:59 半岛都市报·半岛新闻客户端阅读 (12786)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姚文嵩

近日,华夏银行信用卡中心天津分中心获批终止营业。自去年起,部分银行信用卡专营机构开始收缩改造,如华夏银行、上海农商银行和蒙商银行等已陆续终止个别信用卡中心分支机构。业内人士分析,在银行业整体盈利压力增大的背景下,银行或适当减小对信用卡业务的支持力度。未来,银行信用卡业务或有一个出清的过程。另外,民众当前消费习惯和方式的改变也是加速信用卡变革的一大原因。

收缩改造并非个别现象

近日,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天津监管局披露的批复显示,同意华夏银行信用卡中心天津分中心终止营业;去年12月,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广东监管局批复,同意华夏银行信用卡中心广州分中心终止营业。

银行信用卡中心收缩改造,这并非个别现象,自去年起,部分银行信用卡中心陆续关停。2023年6月,蒙商银行信用卡中心呼伦贝尔分中心获批终止营业;7月,蒙商银行信用卡中心呼和浩特分中心获批终止营业,相关业务并入蒙商银行呼和浩特分行信用卡业务部。

2023年10月,上海农商银行公告称,同意零售条线一级部由零售金融部、信用卡部调整为零售金融总部、财富管理及私人银行部、个人贷款业务部、基础客群经营部。多家媒体报道称,这意味着上海农商行撤销了信用卡部。据钛媒体报道,2020至2022年,该行信用卡余额大幅萎缩,分别为117.41亿元、110.65亿元、61.09亿元。截至2023年6月末,该行信用卡余额仅45.9亿元。与此同时,该行信用卡不良率在持续攀升,2019至2021年分别为1.34%、1.73%、2.39%。

信用卡发卡量连续下降

而上海农商银行此时面临的信用卡问题,也是全行业困境的一大缩影。

据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9月末,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累计发卡量为7.79亿张,同比下降3.46%,环比下降1%,已连续四季度下滑。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937.42亿元,同比下降0.65%,环比增长4.57%,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09%。

信用卡业务情况在各银行年报中也有所体现。3月25日晚间,招商银行披露了2023年财报。招商银行信用卡曾是零售业务攻城略地的利器,然而,这种风光已经不再。

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底,招商银行信用卡流通卡9711.81万张,相比2022年底的10270.93万张,一年减少560万张,下降5.44%。这也是招商银行信用卡流通卡自2021年攀上1亿张之后,首次跌破亿张的规模。

另外,招商银行信用卡的其他多项指标也出现了下降。信用卡流通户6974.04万户,较上年末下降0.37%。实现信用卡交易额48149.67亿元,同比下降0.44%;实现信用卡利息收入635.15亿元,同比下降0.72%;实现信用卡非利息收入272.28亿元,同比下降3.02%。同时,信用卡贷款不良余额163.83亿元,较上年末增加7.33亿元,信用卡贷款不良率1.75%,较上年末下降0.02个百分点。

此外,在平安银行2023年报显示,2023年,该行信用卡新增发卡量137.54万张,较2022年减少69.47万张。

或有一个出清的过程

至于信用卡缩量的原因,招联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研究员董希淼认为,自2022年7月信用卡新规(《关于进一步促进信用卡业务规范健康发展的通知》)公布后,信用卡业务从“跑马圈地”的粗放发展阶段迈入专业精细的新阶段,这也推动相关机构调整信用卡业务的产品设计、营销模式,进入精细化运营阶段。

信用卡新规落地以来,多家银行陆续开展信用卡相关业务规范管理工作,主要集中在清理睡眠卡、限制单一持卡人持超量信用卡,具体措施包括销户、减少持卡数量等。

董希淼对媒体分析称,当前,信用卡业务已进入存量竞争阶段,增速放缓是一个自然的周期性现象。同时,根据目前经济情况,部分客户经济状况或受影响,银行为防范风险,或主动放缓信用卡业务。不过,他认为信用卡中心划归分行管理的转型与发卡量下降无关。

也有业内人士分析称,近年来,银行信用卡不良贷款率有所提升,同时新发卡量增长率下降,信用卡业务盈利能力降低,投入与收益不平衡,在银行业整体盈利压力增大的背景下,银行或适当减小对信用卡业务的支持力度。未来,银行信用卡业务或有一个出清的过程,部分采取不切合实际的手段进行竞争的银行或退出信用卡业务。

民众消费习惯和方式改变

更值得注意的,不只是信用卡的数量变得越来越少,记者在梳理多家银行2023年年报发现,信用卡的交易额也在明显减少。为什么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不愿意办理信用卡或者使用信用卡了呢?

业内人士表示,最直接的原因是信用卡的优势正在逐渐消失。家住市南区的杨女士吐槽说,“以前信用卡积分可以换很多礼品,现在换东西还需要加钱,各种权益真的是越来越鸡肋了。”不同于早年的规模扩张,如今各家银行信用卡发卡量、交易额等诸多指标增速普遍放缓。上述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信用卡业务正转向“降本增效”的发展模式,发卡银行也从过去的“重拉新轻留存”向“留存要效益”转变。为控制成本,银行通过调高权益门槛,或取消部分权益的方式,降低营销成本,从而提升信用卡盈利能力。

“除了信用卡自身的吸引力下降,从更深层面来看,可能还折射出民众当前消费习惯和方式的改变。”岛城一城商行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民众的消费变得越来越谨慎,尤其对于提前透支消费的行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自我约束和控制。事实上,这一现象并不仅仅局限于信用卡领域,许多人甚至开始关闭了花呗、白条、微粒贷等类似的产品。

“攒钱一时爽,一直攒钱一直爽”甚至成为很多年轻人的口号。“不用信用卡后,感觉生活变轻松了。”市南区的刘先生向记者表示,“这种存钱的感觉让我意识到,现在赚的每一分钱都是实实在在属于自己的,这种感觉更加真实和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