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希淼:商业银行“开门红”很重要,但穿越周期更重要

2024-01-17 09:53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13459) 扫描到手机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强化宏观政策逆周期和跨周期调节。在国家强化逆周期和跨周期调节的大背景之下,商业银行应如何转变经营理念,调整发展战略,以更积极主动的姿态走出“周期律”?日前,记者采访了招联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董希淼。他认为,商业银行应以长远的目光深入思考和筹划如何穿越周期波动,在经济下行周期实现稳健和持续的发展。

记者:2023年10月30日至31日举行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强调,“更加注重做好跨周期和逆周期调节”。12月8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要求,“强化宏观政策逆周期和跨周期调节”。随后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次提出,“强化宏观政策逆周期和跨周期调节”。为什么中央重要会议反复强调跨周期和逆周期调节?到底什么是周期?

董希淼:这里的周期,一般是指经济周期。经济周期,也称商业周期或景气循环,是指经济活动沿着经济发展的总体趋势所经历的有规律的扩张和收缩过程,分为繁荣、衰退、萧条和复苏四个阶段。在经济学上,经济周期还有短周期、中周期、中长周期、长周期之分,如3—4年的基钦周期、10年左右的朱格拉周期、15-20年的库兹涅茨周期和50-60年的康德拉季耶夫周期(康波周期)。

提起经济周期,人们往往会想起美国及英国、德国等经济体1929年至1933年经历的大萧条。在大萧条最惨重的时期,大约有四分之一的美国人口劳动力失业。因此,在衰退和萧条阶段,各国往往运用“有形之手”刺激经济,以期扩大有效需求、熨平周期波动。近年来,面对多种复杂因素冲击,我国不断调整优化宏观调控政策。一方面,立足当下,及时回应市场呼声,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如财政政策通过转移支付、调整支出结构等手段,加大对重点领域和重大项目建设的支持服务。另一方面,着眼长远,加大跨周期调节力度,着力补齐短板,培育新的增长点。如综合运用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实施对科技创新、民营小微和绿色发展等“精准滴灌”。特别是今年下半年开始,宏观政策组合拳加快落地实施,叠加效应、集成效应逐步显现,提振了经营主体的信心和预期。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作为金融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商业银行是典型的顺周期行业,业务发展往往呈现出与经济周期性一致的波动规律。在经济繁荣阶段,银行资产规模快速扩张,利润增长加快,不良贷款率下降;在经济衰退阶段,银行往往收缩风险偏好,降低扩张速度,利润增速下滑、资产质量恶化。商业银行这种“经济好的时候很好,经济差的时候更差”的顺周期表现,不但可能通过金融加速器作用加剧宏观经济波动,还对自身经营管理和稳健发展都带来重大影响。

记者:在您看来,在国家强化逆周期和跨周期调节的大背景之下,商业银行又该如何转变经营理念,调整发展战略,以更积极主动的姿态走出“周期律”呢?

董希淼:总体而言,商业银行应科学认识和正确把握经济周期的内在规律,坚持稳健审慎的经营理念,以更长周期的视角审视并制定中长期发展战略,调整优化经营策略和计划,努力降低经济周期对银行经营管理的负面影响,在为实体经济提供更好服务的同时实现自身可持续发展。在这方面,海内外不同的银行多年来孜孜以求,给出了不同的探索和回答,既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失败的教训。

其中,较为普遍的做法是坚持零售优先战略,加快向零售银行转型。相较于批发银行业务,零售银行业务更强调专业服务和智力投入,受宏观经济、利率变化等影响相对较小。因此,零售银行业务是商业银行的“稳定器”,如果以强大的零售银行业务作为支撑,商业银行将可以更好地面对经济周期变化和市场竞争加剧。

如美国的美国银行,在坚持零售业务先行的基础上,进一步将战略细化为“三类客群,六项准则”,以普通大众及中小企业为最重要的客户群体;时刻保持产品和服务创新,推出最少仅为25美元的小额贷款以及“保存零头”(Keep the Change)业务,成功吸引了一大批新客户。一向以零售业务见长的富国银行,进行以客户为中心的产品创新和流程再造,如对金额低于10万美元的微型贷款简化发放流程;在美国建立约6200家成本相对较低的零售银行商店(Retail Bank Store),增加网点服务客户和销售产品数量,达到提供服务质量和摊薄业务成本等目的。在2023年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名单,美国银行和富国银行均名列其中,其中美国银行仅次于摩根大通银行,位居第二。

记者:从我国商业银行的情况看,探索如何走出“周期率”的道路,有哪些成功的做法?

董希淼:随着经济增长动力和消费转型升级的转换,我国商业银行主动向大零售银行转型,部分银行取得了成功。如“零售之王”招商银行,通过长期努力,形成零售业务体系化经营能力和深入人心的零售文化认同,零售金融业务对营业收入和税前利润贡献均超过55%,发挥了压舱石作用。用招商银行行长王良的话说就是,“把我们的优势转变成招商银行应对未来经济周期变化的胜势”。而平安银行以“中国最卓越、全球领先的智能化零售银行”为战略目标,坚持“科技引领、零售突破、对公做精”方针,启动零售业务战略并不断深化数字化转型,保持经营业绩稳健可持续。而城市商业银行领军者宁波银行,近年来也高度重视零售业务发展,今年前三季度零售贷款和零售存款分别大幅增长21.14%、44.09%。

而作为股份制商业银行中的“00后”,浙商银行2022年开始实施以“经济周期弱敏感资产”作为压舱石的理念和实践策略,对如何走出“周期率”进行了更深入的探索。该战略核心是“抓两头、摆中间”,即抓住小额分散资产、客户服务总量,摆好弱周期行业资产,稳步提升经济周期弱敏感资产的占比,努力实现基础客群数量、小额分散资产占比、中间业务收入占比“三个大幅提升”,以期穿越周期、稳健发展。截至2023年9月末,该行经济周期弱敏感资产实现营业收入153.7亿,占全部营业收入的比例达到32%,较年初提升3.47个百分点;实现智慧营收220.71亿,营收占比45.95%,在减费让利的情况下逆势提升1.14个百分点,新的发展理念和转型策略初见成效。

当然,商业银行探索如何走出“周期率”的道路,并非十分平坦。如美国硅谷银行,专注服务科技型企业,今年之前一直发展良好。但由于对宏观形势特别是利率变化趋势缺乏正确研判,导致出现流动性危机,今年3月被宣布破产关闭。而以财富管理业务为主的瑞士信贷银行,2022年还在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之列。但由于投资资产价格出现严重缩水以及在金融控制方面存在重大缺陷等问题,今年一度出现危机,最终被瑞士银行并购,令人唏嘘。

记者:实际上,每年这个时候很多商业银行都在考虑新年“开门红”的问题。

董希淼:岁末年初之际,商业银行都在紧锣密鼓地打好收官之战并思考如何实现2024年“开门红”,这当然是非常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商业银行应以长远的目光深入思考和筹划如何穿越周期波动,在经济下行周期实现稳健和持续的发展。正如浙商银行行长张荣森所说,新形势下如何平衡兼顾资本、规模、质量、效益,走出中国特色金融发展之路,是新时代给银行业的考题。在这个过程中,招商银行的零售银行转型战略和浙商银行的“经济周期弱敏感资产”策略,都值得学习借鉴。

不过,应全面客观地看待“他山之石”。招商银行零售业务虽然强大,但并非就零售而谈零售。作为规模超十万亿的银行,招商银行在保持零售金融板块底盘和战略主体地位的基础上,持续推进零售金融、公司金融、投行与金融市场、财富管理与资产管理四大板块形成既特色鲜明又均衡协同发展的业务格局。浙商银行“经济周期弱敏感资产”策略,为商业银行提供一条可复制的高质量发展路径。但部分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由于经营区域狭窄,区域内产业结构单一,难有充分的弱周期行业。对于他们而言,重心应在“抓两头”,即拓展小额分散资产,增加客户服务总量。但不管怎么样,在周期波动之下,银行应重新校准发展战略,适时调整经营策略,从而始终走在科学、正确的道路之上。

半岛全媒体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