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卡“改制”穿越周期

2024-03-25 17:46 21世纪经济报道阅读 (165869) 扫描到手机

“商业银行的信用卡业务正在穿越周期低谷,看到了曙光,但还没完全走出来。”一次关于信用卡的交流中,一位银行业资深人士表示。

近期,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悉,包括个别国有大行、多家股份制银行等在内的多家商业银行,正在对传统的信用卡中心事业部制进行改造,逐步推动将已有地方信用卡分中心撤销,相关业务并入分行。

究其原因,一是信用卡业务进入存量时代,新增发卡较为困难,各行通过挖掘分行潜力,实现新增。二是在部分地方监管要求下,就地处理信用卡投诉较多等问题。

截至去年9月,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7.79亿张,环比下降1%,发卡量连续四个季度持续下降。

信用卡专营机构收缩改制

如果一个新客踏进一家股份行网点,表达要开办信用卡的需求,也许会有两批客服人员相迎,一方为分支行的大堂经理、客户经理,另一方则为信用卡中心派驻网点的业务员。

中资商业银行的信用卡业务一般采用事业部制,但运营方式有所不同,部分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一般由总行信用卡中心统管全行信用发卡、运营等,多采用信用卡中心事业部制。分行在信用卡发卡、运营中的角色一般较轻。

近日,多位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些信用卡中心正在试点“改制”,个别银行的信用卡中心向管理中心和产品中心转变,营销、运营等职能下放到分行;信用卡业务也开始试行属地化管理,推动将已经获批成立的信用卡分中心并入当地分行。

“我们今年的目标是信用卡业务收归属地化管理,信用卡中心保留管理职能。”一位大行人士表示。

亦有股份行人士表示,保留信用卡中心事业部制不变,但逐步将新增发卡等营销任务转移到分行。

从公开消息看,近日,平安银行披露年报,此前零售金融板块旗下的汽车消费金融中心、信用卡中心,均未出现在调整后的部门设置中。接近平安银行人士解释称,该行年报中披露架构为职能架构,并非组织架构,因此信用卡中心未体现其中。该行信用卡中心仍是银行下属的独立持牌机构。

随着信用卡发卡增速的放缓,已有银行开始对信用卡部门进行调整。

去年10月,上海农商银行宣布架构调整,撤销信用卡部。该行董事会审议通过议案,同意零售条线一级部由零售金融部、信用卡部调整为零售金融总部、财富管理及私人银行部、个人贷款业务部、基础客群经营部。

从信用卡分中心来看,亦陆续出现终止营业的案例。

根据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网站,去年12月、今年3月,华夏银行信用卡中心广州分中心、天津分中心陆续获当地监管批复同意终止营业。当地监管要求应按有关规定妥善安排终止营业的有关工作,对外进行机构退出公告,做好宣传解释,确保实施过程平稳运行。不过该机构未公布退出原因。

而在此前,信用卡业务独立是银行业趋势。

原银监会2012年底发布监管指引,允许商业银行针对某一特定领域业务单独设立领取金融许可证的专营机构。各家银行信用卡业务陆续申请获得信用卡专营机构牌照,主要集中在上海。截至2020年末,在沪信用卡类专营机构12家,信用卡类专营机构贷款总额占全国信用卡市场的47.50%。

在2016年全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上,原银监会明确提出当年要指导条件成熟的银行对信用卡、理财、私人银行、直销银行、小微企业信贷等业务板块进行牌照管理和子公司改革试点。2015至2016年,光大银行、民生银行等一度公告拟出资成立信用卡业务独立法人机构。但后来银行理财子公司、金融科技子公司相继落地,信用卡子公司则一直搁置,没有下文。

收归分行探因

“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挖潜分行的渠道资源,实现发卡新增。”一位信用卡业内人士如是解读信用卡“改制”。

业内人士表示,信用卡进入存量时代,进入精耕细作时代,需要挖潜各方面资源。其中,分行在代发工资、保险理财、借记卡客户等方面仍有不少客户可转化为新增信用卡客户。

“存量竞争白热化。去年我行的增量主要来自分行,今年信用卡发卡目标翻了几倍。”一位股份行人士表示。

“去年信用卡业务巨亏,今年的主要工作是要融入到分行,分中心、分行合并,实行直管模式。”另一股份行人士表示。

实际上,信用卡部区域分中心和地区分行之间的关系,颇为微妙。

多位信用卡从业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分支行作为接触客户的第一线,本身就配备了零售客户经理和理财经理等专业团队,其考核指标也包括信用卡的开办;然而,信用卡中心也有自己的一线销售团队,常称为信用卡业务员。

从工作关系上来看,银行编制员工、派遣员工、外包员工在同一个屋檐下工作的情况稀松平常。一位就职于某头部股份行的客户经理表示,信用卡部领导是正式员工,卡部派驻网点的员工常是派遣人员,而外出拓客的会有外包人员。在网点里,信用卡业务员有单独的办公区域,分行零售团队也有信用卡活动室。

在拓客方式上,分行员工以网点大堂获客为主,而信用卡部业务员常常会去各大商场“蹲点”,以自拓为主。而在网点之内,客户经理经常忙于自己的理财营销,当时间匆忙时,会将信用卡开办转给卡部业务员,业绩则是推荐人和经办人两人对半分。

在信用卡类别上,“卡部开的普通卡更多,分行的客户经理开的更多是高端信用卡,常常是白金以上。” 卡部人员营销普通卡的难度并不大,这位客户经理将卡部同事的压轴话术形容为“您就填个资料帮个忙”。

不过,线上自主申请的情况则是算入公共池,不计入分行和卡中心任意一方的业绩。

值得一提的是,依托分行资源,依托借记卡转化信用卡也是一种有效模式。一家股份行为此专设了一个新指标“交叉率”,为“新开卡同时办了信用卡的人数”与“可以办信用卡的新开卡人数”的比值,用于衡量单次接待新客时同时开储蓄卡和信用卡的效率,并与卡部人员业绩挂钩。

分中心与分行合并的另一动力,则是来自于监管要求。

一位银行业内人士表示,近年来信用卡、消费金融等投诉较多。监管部门接获投诉后处理压力很大,也希望能够做实分行职责。

“未来的信用卡中心会成为产品中心吗?”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信用卡遇到的最大挑战来自异业,尤其是互联网平台的网络贷款,坐拥巨大的流量,基于场景的信用分期贷款可实现快速的规模扩张。

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信用卡业务本地化调整下,信用卡分中心、银行分行之间的融合获客模式、直营模式或将并存。但盈利能力较差的信用卡业务或将面临收缩压力。

不过,仍有中小金融机构正在进入这一行业。根据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网站,今年1月,四川银行获批开办信用卡发卡业务。

“商业银行的信用卡业务正在穿越周期低谷,看到了曙光,但还没完全走出来。”一次关于信用卡的交流中,一位银行业资深人士表示。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去年6月末,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896.46亿元,环比下降9.45%,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05%。

尽管如此,“信用卡行业未来分化,一超多强的行业格局可能正在形成”。一位业内人士如是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