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年物价涨0.2%,意味着什么?

2024-01-13 10:38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6482) 扫描到手机

1月12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23年12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下降0.3%。2023年全年,CPI同比涨0.2%;2023年12月份,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下降2.7%,环比下降0.3%,去年全年,PPI比上年下降3.0%,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下降3.6%。

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表示,核心通胀回升幅度不及预期,保持在历史偏低的位置,反映了居民消费需求依旧不足,但不存在通缩的基础。2023年年末国有行和股份行下调存款利率,负债成本下降为贷款利率下调打开了空间,2024年一季度降息的概率正在上升。

2023年12月9日,消费者在山东省枣庄市一家超市选购蔬菜。新华社发

需求不足,但不存在通缩基础

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首席统计师董莉娟指出,2023年12月份,受寒潮天气及节前消费需求增加等因素影响,CPI环比由降转涨,同比降幅收窄;扣除食品和能源价格的核心CPI同比上涨0.6%,涨幅保持稳定。

数据显示,2023年全年,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比上年上涨0.2%,低于全年目标。风口财经梳理发现,进入21世纪以来,我国曾多次出现CPI阶段性下行现象。2008年至2009年和2020年,受国际金融危机和新冠疫情等超预期因素影响,CPI涨幅阶段性快速回落,甚至也曾跌破0,经济平稳发展面临压力并较快企稳。

历年CPI当月同比变化。数据来源:同花顺iFind

2002年CPI曾阶段性回落,且连续10个月低于0,但宏观经济保持平稳较快发展,而在去年,也有多个月份CPI同比负增长,其中11月同比下降0.5%,降幅创三年新低。

“这不能说当前国内已形成通缩格局,‘低通胀’表述更为准确。”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在接受风口财经采访时表示,去年下半年以来CPI多次出现同比负增长,一个重要原因是“猪周期”处于价格探底阶段。另外,2023年以来国际原油价格整体上出现大幅下跌,加之上年同期价格基数偏高,也对国内PPI、CPI走势都产生了明显的下拉作用。考虑到当前经济处于复苏向上阶段,广义货币供应量(M2)一直处于两位数较快增长水平,当前不存在通缩的基础,但低通胀现象确实值得高度重视。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在接受风口财经采访时表示,从全年来看,2023年CPI上涨0.2%,并未出现年初预期的疫情放开后的通胀回升现象。其中,既有猪肉对食品的拖累,也有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下行的影响。同时,核心通胀回升幅度不及预期,保持在历史偏低的位置,反映了居民消费需求依旧不足。

2023年11月23日,在第二届全球数字贸易博览会丝路电商馆,一名主播进行电商直播。新华社发

PPI方面,2023年12月份,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下降2.7%,环比下降0.3%,去年全年,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比上年下降3.0%,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下降3.6%。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2023年PPI同比收缩,反映工业部门整体供需结构仍不够平衡,部分行业企业仍在削价促销。但从趋势看,2023年PPI同比收缩幅度呈现趋势收窄态势,反映随着国内需求持续修复,宏观政策支持,工业制造业部门整体经营状况在逐步改善中。

一季度降息概率正在上升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着力扩大国内需求”。要激发有潜能的消费,扩大有效益的投资,形成消费和投资相互促进的良性循环。推动消费从疫后恢复转向持续扩大,培育壮大新型消费,大力发展数字消费、绿色消费、健康消费,积极培育智能家居、文娱旅游、体育赛事、国货“潮品”等新的消费增长点。

“预计2024年政府主导的基础设施投资将会显著增强,对企业生产和投资、对就业、消费的拉动作用会明显增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立群在接受风口财经采访时表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到积极的财政政策要适度加力、提质增效,很重要的就是与货币政策更好的形成一致性,有力支持政府投资的资金需求,用合适的资金做应该做的公共产品建设,进而有效推动政府投资增速提高,带动力显著加强。

周茂华认为,物价表现整体低迷,结合最新的制造业PMI指数看,国内消费需求恢复仍需要一定宏观政策支持。近期央行释放加大宏观政策实施力度,推动实体经济融资成本进一步下降等,这势必提升市场对央行进一步加码支持政策的预期。

2023年11月25日,市民在山东省高密市一家商场选购商品。新华社发

“从去年四季度货币政策委员会例会来看,央行将会更加注重做好逆周期和跨周期调节,更好发挥货币政策工具的总量和结构双重功能。”温彬指出,上年末国有行和股份行下调存款利率,负债成本下降为贷款利率下调打开了空间,2024年一季度降息的概率正在上升。预计随着扩内需政策逐步发力,叠加春节错位因素影响,2024年2月CPI同比大概率能回升至上涨区间。

展望2024年,王青认为,在疫情“疤痕效应”减弱、“猪周期”转入价格上升阶段,以及国际原油价格有望回稳等因素带动下,CPI同比中枢有望从2023年的0.3%回升至1.3%,通缩风险会进一步弱化。不过,2024年全球高通胀有望进一步退潮,国内货币政策主基调为“灵活适度”,不会出台强刺激措施,以及房地产行业还可能低位运行一段时间,居民消费需求将继续处于温和状态,这些都意味着2024年国内物价涨幅难现大幅反弹。

PPI方面,王青指出,2024年年中前后,PPI同比有望转正,但考虑到当前M1增速仍在底部,而M1增速对PPI有6个月左右的领先,因此,预计PPI同比转正后仍将低位运行。

温彬也认为,2024年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有望波动上行,我国一系列稳增长政策有望带动投资企稳,下游消费有望逐步恢复,同时低基数也会产生正向支撑,预计2024年PPI将缓步回正,时点或在年中左右。

半岛全媒体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