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飙暴涨又“闪电降费”的银保

2023-12-29 16:29 北京商报阅读 (96071) 扫描到手机

2023年已经进入了倒计时。岁末将至,回望保险业的2023年,人身险利率费率接连调整;车险“巩固、优化、创新”的综合改革持续推进;健康险市场多次被纠偏;一系列监管“组合拳”致力规范、促进市场发展。

撑起寿险大卖的两大利器——3.5%预定利率和重归“C位”的银保渠道都处于变化之中,这背后,也是监管对于利率和费用的控制。

只能“以量补价”

“压力只会传导到基层。”任职于某股份制银行的理财经理董郁金(化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监管层的“一声令下”,报行合一、控制银保渠道手续费,让银保业务自10月以后对银行中收的贡献值迅速下跌,临近年末,业绩压力犹如大山倾倒……

董郁金工作的银行对理财经理的考核是以中收贡献程度为基准,无论是销售基金、理财,还是保险产品,都需要完成一定量的指标,临近月末叠加年末“开门红”,业绩压力非常大。

“银保调整后,我们银行理财经理的销售压力已经翻倍。”董郁金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此前保险公司给银行的手续费是保费的24%,销售1000万元保单,银行就可以得到240万元中收。如今,手续费只有8.2%,要想维持此前的中收水平,就需要再多卖两倍保单,“以量补价”。但是,之前因为预定利率切换已经透支了客户的投保意愿,难度犹如上青天。

7月底之前是“躺赢”,基本上不用联系,客户都会主动上门,每天还需要蹲在电脑前抢额度;7月底之后市场逐渐冷静下来,不过,在10月银保渠道暂停调整再重新恢复之后,日子就不好过了。这是董郁金对自己今年工作的总结。

董郁金所说的银保渠道调整,是今年下半年监管对银行渠道的保险手续费率进行了下调,并要求银保渠道“报行合一”杜绝“小账”。

今年7月,金融监管总局向多家人身险公司下发了《关于规范银行代理渠道保险产品的通知》,对银行保险渠道佣金进行约束,要求各公司通过银行代理销售的产品,在产品备案时,应在产品精算报告中明确说明费用假设、费用结构,并列示佣金上限,即要求银保渠道佣金费用“报行合一”。9月,监管再次对银保渠道佣金费用进行约束,要求下调手续费。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表示,推进银保渠道降费的原因是为了控制保险公司的负债成本,避免因支付高额手续费而导致的费差损风险,以及提高保险公司的盈利能力,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调整背后的双重压力

监管力推银保渠道降费背后,重要的原因是保险公司在负债端和资产端不断承压。

近两年,保险公司在持续进行个险渠道转型,保险代理人流失个险渠道承压的同时,银保渠道成为保费增长的主力军。尤其是今年,3.5%预定利率的增额终身寿险停售前,银保渠道保费快速增长。

以头部险企为例,上半年中国人寿银保渠道总保费达620.66亿元,同比增长45.7%;平安寿险及健康险银保渠道实现规模保费收入268.43亿元,同比增长61.71%。

不过,银保渠道火热,其背后的负债成本和手续费率也水涨船高。根据监管规定,一家银行网点只能销售3家保险公司的产品,不同险企对于银行网点的竞争推高了手续费,也就是业界所说的“拼手续费”。有业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以5年缴的保险产品为例,一些网点多、零售业务强的大银行,在部分竞争激烈地区的手续费率甚至能达到40%。

从投资端来看,在利率持续下行的背景下,3.5%或3.0%的预定利率,叠加高企的费用率,无疑会让保险公司面临利率和费用的双重压力。《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发展报告(2023)》显示,行业综合投资收益率分布整体集中在3%以内,14%机构投资收益甚至出现负值。

此外,从费用方面来看,过高的手续费支出无疑也会带来费差损。精算云笔记主笔、中国精算师Kenny表示,近年来,由于个险渠道业绩不断下滑,导致银保渠道费用竞争有所抬头。过往保险行业利润高度依赖于利差贡献,各家公司或多或少都存在一定的费差损。但是近两年投资收益率下滑明显,利差益越来越难,就会出现亏损。

《中国保险业风险评估报告2023》提到,人身险行业转型仍处于攻坚克难阶段。一是渠道和价值均面临挑战。渠道方面,行业积极探索代理人渠道转型,但转型周期较长,业务层面有待持续改善。随着代理人渠道发展遭遇瓶颈,银邮渠道再度成为竞争焦点,手续费率上行进一步推高了负债成本。价值方面,受高价值率产品的保费规模下降等因素影响,部分公司新业务价值逐年下降。

随着银保渠道手续费不断走高,不仅加大了保险公司的费用压力,银保“小账”等行业乱象也随之而来,监管机构不得不着手规范市场管理。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表示,如果银保渠道的佣金费率持续走高,保险公司的负债成本将继续上升,监管机构采取措施降低银保渠道的佣金费率,以控制保险公司的负债成本,保持保险市场的稳定发展。

从成效来看,金融监管总局人身保险监管工作相关负责人在2023年三季度银行业保险业数据信息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绝大多数银保业务的银行已与保险公司按照报行合一重新签约。初步估算,银保渠道的佣金费率较之前平均水平下降了约30%左右。

阵痛之后利于长期

银保渠道手续费的下调,对银行业和保险业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首先,对于银行而言,中间业务收入压力将进一步加大。因为银保渠道佣金费率下降的落地,业内预测四季度的保险收入会减少。

“根据后续销售计划,与原费率相比,四季度保险代销收入会减少1.5亿元,但全年仍能保持较快的增长”,兴业银行高管在业绩发布会上透露。

对此,Kenny预测,考虑到2024年在理财和基金等代销中收仍然承压的背景下,银行或通过“以量补价”的方式加大对保险代销的投放,来弥补中收。

不过,从长远来看,Kenny认为,短期银保业务平台受到一些影响,长期来看银行和保险公司会形成新的业务平衡点,利好银保业务健康发展。

对于保险公司来说,未来更需要各险企发挥自身优势,摆脱对单一渠道的依赖。国信证券分析师团队认为,应持续拓展各渠道多元化转型。个险渠道方面,目前行业代理人出清已基本完成,规模约为300万人,不到巅峰时期的30%。从中期来看,个险仍将继续深化代理人人均产能的提升,实现由“广覆盖”到“提保障”的转型。因此,未来各险企需利用自身优势,实施定制化渠道发展战略,减少对单一渠道价值贡献的依赖,从而实现个险和银保渠道的价值双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