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红太阳信披违规受重罚 “预重整”能否成为化解债务危机救命稻草?

2023-09-07 09:36 证券日报阅读 (24983) 扫描到手机

   本报记者 刘钊 李如是

    9月6日,ST红太阳发布公告,公司及相关当事人收到中国证监会(以下简称“证监会”)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和《市场禁入决定书》。截至9月6日收盘,ST红太阳每股股价为9.01元,年内股价跌超25%,公司最新市值为52.33亿元。

    公告显示,ST红太阳存在三大违法事实:公司未按规定披露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公司《2019年年度报告》《2020年半年度报告》及《关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归还上市公司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公告》中存在虚假记载,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未实质归还占用资金;未及时披露控股股东股份冻结相关事项。

    证监会决定对ST红太阳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250万元罚款;对公司实际控制人、时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杨寿海,公司原财务总监、时任公司董事赵晓华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20万元罚款;对时任公司财务总监詹燚给予警告,并处以150万元罚款;对公司财务总监赵勇、时任公司监事会主席、董事兼总经理赵富明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50万元罚款;对时任公司董秘唐志军给予警告,并处以20万元罚款;对时任公司董事兼总经理陈新春给予警告,并处以5万元罚款。此外,证监会决定对杨寿海、赵晓华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在此情况下,ST红太阳如何解决关联方资金占用问题,推进公司预重整项目化解债务危机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因三大违法事实受罚

关联方资金占用积弊已久

    公司因违法行为“暴雷”在2022年年报披露时已有迹可循。2022年,ST红太阳的年报审计意见类型为带强调事项段的保留意见,保留意见所涉事项为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可回收金额的准确性无法判断、因对外担保导致公司承担的预计负债余额的准确性无法确定、部分预付款项的商业实质及可收回性无法判断等。

    此次,ST红太阳被证监会处罚也是因为关联方资金占用问题。

    公告显示,ST红太阳及其子公司于2012年至2016年间向南一农集团及其关联方提供存货、资金的关联交易,应在2012至2016年年度报告中披露而未披露,涉及金额合计1.25亿元,累积影响至《2018年年度报告》《2019年半年度报告》。

    ST红太阳及其子公司南生化2018年向南一农集团及其关联方提供资金发生直接或间接资金往来的关联交易,应在《2018年年度报告》中披露而未披露,当年年度发生金额合计13.23亿元(占当年经审计净资产的27.87%)。前述以前年度未归还且未披露的资金占用累积影响至2018年的金额1.25元,期末未披露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余额为1.4亿元(占当年经审计净资产的2.95%)。

    ST红太阳及其子公司南生化2019年上半年向南一农集团及其关联方提供资金发生直接或间接资金往来的关联交易,应在《2019年半年度报告》中披露而未披露,当期发生金额合计46.81亿元(占当期期末净资产的93.66%),前述以前年度未归还的资金占用累积影响至2019年上半年的金额1.4亿元,期末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余额为14.9亿元(占当期期末净资产的29.81%)。

    北京博星证券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研究所所长、首席投资顾问邢星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ST红太阳多次信披违规体现出公司法规意识淡薄,规范管理水平不高,未能正确认识到上市公司忠实勤勉、平等公正的对待投资者和对全体股东负责的责任和义务,是上市公司在信息披露和内控制度方面的缺失。”

    根据处罚决定,证监会对ST红太阳总计处以1165万元罚款,并对两位公司前任高管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其他相关人员给予警告。“监管层雷厉风行,充分彰显出对上市公司违规问题‘零容忍’的坚定态度,有助于市场投资者保护机制的建立以及推动资本市场健康高质量发展。”邢星对记者说道。

缺乏清偿能力业绩下滑

债务危机如何化解?

    一边是公司内部治理触及重大违法,另一边是业绩出现大幅下滑,ST红太阳能否走出经营困境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问询ST红太阳,“公司资金占用问题还未解决,是否会导致公司退市?监管部门会因重大违法要求公司退市吗?”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ST红太阳的信息披露违规行为会对公司的日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公司股价可能会出现波动,影响公司的市值和股东权益;公司可能会面临投资者的诉讼和索赔,增加公司的法律风险和财务压力;公司的声誉和品牌价值也可能会受到损害,影响公司的市场形象和业务拓展。”

    值得一提的是,ST红太阳业绩也陷入泥潭。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6.02亿元,同比减少53.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02万元,同比减少97.08%。在2019年至2021年,公司归母净利润连续三年亏损,2022年刚刚实现扭亏,今年上半年又再次出现大幅度下滑。

    对此,ST红太阳表示,草甘膦、草铵膦价格成倍下降联动整个灭生性除草剂价格大幅下挫和全球主要农药市场上年高价“超买”等多重不利因素影响,导致农药渠道库存消化缓慢,引发全球全行业上半年农药产品价格持续走低,整体市场成交量低迷。

    实施“预重整”已成为ST红太阳化解债务危机的救命稻草,也是投资者在8月份的密集提问点。

    2022年9月16日,南京太化化工有限公司以ST红太阳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但仍具备重整价值为由,向南京中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当年12月7日,ST红太阳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南京中院送达的(2022)苏01破申62号《决定书》,启动预重整程序。

    根据ST红太阳于9月6日披露的最新进展,公司及预重整管理人正在积极与债权人进行沟通和协助审批,力争取得多方支持;同时,积极推进预重整财务投资人的确定工作。但尚未收到南京中院关于受理重整申请的裁定文书,公司是否进入重整程序尚存在不确定性。